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县政府办良民证? > 正文

“良民”评级,醉翁之意不在信用

2010年03月27日10:02红网陈胜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让社会更加公正、更加和谐。”温家宝总理的话语还隐约传响于耳边,中国进入保障个人尊严时代的声音渐起,心中刚刚对未来有一丝美好的幻想,幻想公民合法权益不会被公权暴力所侵害,幻想个人的自由能够逐步得到保障,幻想作为一个人,能够有尊严地活着。谁知,看到江苏睢宁县创造发明了史无前例的“良民”评级,将每个公民私人生活的各个方面引入了大众信用征集系统,这一系统将我之前的一切美好幻想撕破。

所谓大众信用征集系统,如同学校操行考核一样,将个人操行用数字进行量化。被量化的范围除了个人银行信贷记录外,大到围堵党政机关,小到欠缴水电费,进而以这些数字将公民个人评为ABCD四个等级。

我们都说政府要为人民服务,睢宁县县政府真就把自己当“父母”般服务人民了,将人民看做自己的孩子一般,一言一行都要自己都要量化,评分,不管孩子需不需要,不顾孩子的尊严需求。这样一个系统,普通民众的个人姓名、住址被公开,个人曾经受到的惩处等不良信息曝光。首先这就侵犯了民众隐私。放眼世界,任何一个具有良好现代观念的、注重民权的政府,会做出这样侵犯公民隐私的行为。睢县县委书记王天琦说“既强调民权,又要强调民责”,这样违背民权举措不是在强调民权,而是在强奸民权。

再者,犯了错,理应得到惩罚。可现在,因为这个错误,百姓还得在将来的岁月中,因为这个系统在资格申请、救助项目申请、执照申请受到政府的二次处罚,恐怕这也有违法理与公义。同时,按照所宣传的“一处失信,处处受限”原则,一旦将个人诸多领域的行为置于一个评价体系内,就存在将个人行为责任扩大化的隐忧。

在目前公布的分数中,我们还能看见,受到加分奖励的绝大多数都是政府及事业单位员工,主要加分项目为“社会妈妈帮扶孤儿”,而减分则主要是普通群众。我们早已经习惯政府那些事儿中掺杂一些人为因素,映射着特权的影子。“社会妈妈帮扶孤儿”虽然遍布纸间,恐怕也不是那么多社会妈妈都受到了帮扶吧。

还要注意的一点是,睢宁县是个民风彪悍,老百姓“喜争好斗善诉讼的地方。这样的地方往往就是政府眼中“刁民”的培育中心。而睢宁县偏偏是个“在网络问政、网络监督问责走在前列的县”。再看看罚分标准,对利用网络、短信、信函诬告、诽谤他人记录的罚分则达到了100分/次,与刑事处罚的分值并列最高。按常理来说将用网络诽谤他人与刑事处罚并列虽然不正常,但现在的地方政府是视网络、信访为眼中钉肉中刺,这也就很合理。那么,我认为这个系统不仅仅是为大众信用管理与监管而设,恐怕有醉翁之意不在酒之嫌。

县委书记王天琦高调宣称“管理大众信息,鞭策群众讲真话”。但是没有保障,没有尊严,不知道怎么讲真话。在一个没有独立健全的司法保障,分分钟会被跨省追捕、被喝水死,不能有尊严地生活的社会环境中要别人讲真话,不知道是他很傻很天真,还是这仅仅是一句口号。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