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评论 > 民生社会 > 正文

警惕“良民”评级成了权力对民意的要挟

2010年03月27日08:09红网傅万夫我要评论(0)
字号:T|T

江苏睢宁县创造发明了史无前例的“良民”评级,将每个公民私人生活的各个方面引入了大众信用征集系统,如被评为“招商引资、平民英雄”获表彰+20分,恶意欠缴电话费-20分。县委书记高调称要“严管民风”,让群众“一处守信,处处受益;一处失信,处处制约”。(3月26日正义网)

当地政府将公民的一些违规行为进行打分,通过信用级别来决定公民享受社会福利等方面的优先等级,从而引导公民做一个诚实守信的人,貌似很有创意。尤其是在当下,社会诚信价值体系遭遇强烈挑战,创建一个大众信用系统,对于唤醒公民脑海中的诚信认识,以及建设一个信用社会,都将是一种推动。

可是,激动之余,却多了一些忧虑。据说,这个评估细则不仅包括个人银行信贷记录、个人履行合约记录等常见的诚信内容,居然还包括了“家庭暴力、不履行赡养、抚养义务记录”、“围堵党政机关、企业、工地、无理闹访、缠访等记录”、“个人超计划生育记录”、“交通违法记录”等行为和道德层面的内容。尽管这个信用征集系统很详细,可到底有多少操作价值不仅取决于内容,还有取决于执行者能否独善其身。

换句话说,江苏睢宁县要想建设公民的诚信价值体系,当地政府首先要够“良民”的资格。因为,在整个社会的诚信体系中,政府既然是一个引导者,就必须起到引导者的作用和价值。可是,事实上这个表率,政府做的似乎并不好。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公民的车辆违规了,个人的诚信就要被减分,可是,政府的车辆违规了,谁来管?尤其是那么多特权车肆意的违反着交通规则,它们的诚信级别又该由谁来打分?换句话说,政府可以打着信用征集的旗号来“严管民风”,可是又由谁来“严管官风”呢?要知道,上梁不正下梁歪,政府做不到守信用,还有什么资格要求公民也来守信呢?

令人诧异的是,当地政府是只字不提本身在信用体系中是首先是个演员,然后才是导演,反倒一上来就将自己置身于整个体系决策者的层面上,这难免让人质疑,这种所谓的信用征集或许是一个幌子,其实际目的可能已经通过“围堵党政机关、企业、工地、无理闹访、缠访等记录”说的明明白白,那就是将信用征集于公民社会福利相挂钩,通过建设一个连带的关系网,暗地里约束和牵制公民履行监督等权利的自由度。

政府本来是应该接受公民监督的,这个地位决定了政府的服务对象是人民,如今,政府却要给公民打分,而且还要关系到公民在这个社会中所享受福利等方面的程度,这种背景下,公民还怎么监督政府?或者说,公民还敢不敢监督政府了呢?这难免让人怀疑,政府是在用手中的权力来稀释公民的权利,最终实现要挟公民主动放弃监督等权利的目的,真可谓是煞费苦心啊!而对于这样的信用征集,我们除了耻笑外,或许就是摇头叹息了。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