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评论 > 民生社会 > 正文

政府没有资格为民众划等级

2010年03月27日08:06南方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江苏省睢宁县今年启用一套大众信用征集系统,从银行欠贷到早点摆摊,从闯红灯、欠缴水费到家庭道德等无所不包。比如围堵党政机关、闹访、缠访的将被制裁,利用网络、短信诬告、诽谤他人的扣100分;而被“党内严重警告”的仅扣30分。民众按分数划分ABCD四个等级,A级受优待,获评C级和D级在政审、资格审查、执照审核、社会救济等方面受限或不予考虑。

当地政府为专门设计这套系统耗资80万元,并成立了正科级的征信办公室负责操作此事。新政迭出、被视为明星书记的该县县委书记王天琦声称,建立这套征信系统是为了严管民风,通过管理大众信息,鞭策大众讲真话。征信系统既强调民权,又强调民责,就是为了让民众一处失信、处处制约。然而,此事经媒体公开披露后,将民众强行划良民和刁民的做法引起广泛反感。

在该县县委书记的眼中,民众非严管不足以教化。为了实现这个经不起推敲的目标,除了一贯的党政约束和司法制裁,又利用征信系统另设一根道德锁链,强行加诸社会大众。显然,征信系统以信用为名,实质上强化的是社会控制之实;表面上看是要扭转民风,实际上是为了驾驭民众。在这个系统的压制下,民权难保,所谓的民责反被扭曲为驱使民众的借口。

根本的问题是:政府有没有资格来划分民众的优劣等级?答案是否定的。敢于这样想乃至于付诸实践都可谓大谬。《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示: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政府要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这是主权在民、政府民有及民治的源头和依据所在。政府的合法性来自于民众同意,受民众信托,然后才能在此前提下实施正当的治理。睢宁的做法完全反其道而行之。

历史上也有依照等级制来统治的政权,也有给民众强行贴上三六九等标签的政府,但其评价和下场如何已有公论。而睢宁的民众征信系统,违反宪法,无视历史,竟然还能在一方借助行政力量公然推行,着实令人惊诧。此种新政形式不仅在于颠覆了民权的主体地位,更借着以德治县的堂皇理由背弃法治。试问,如果对法治有信心,政通人和,又何必用道德去节制民众?

征信系统于法于理无凭无据,其作为道德惩罚的手段更加荒谬。本来,民众只要拥有公民身份即有资格要求政府提供完备的、不带附加条件的公共服务。可在征信系统中,就连类似执照审核的政府基本服务都被演变成打压的措施,公民权利被任意收窄,甚至遭到粗暴剥夺。征信系统发展蜕变到这一步,暴露出党政部门无意护卫民权的真实倾向,已然站到民众的对立面,很有威胁的意味。

可恰恰就是这样一套伤害法治、危及民权的东西,却能在睢宁大张旗鼓地批准实施。由此值得深究的是,对于执政者而言,宪法、民权、政府的次序已经被打乱,他们丝毫不忌惮于促成另外一种秩序。在这种秩序下,权力通吃,民众成为政府防备的对象。征信系统的崇拜者轻佻地拿民权说事,却用实际行动蔑视了民权,对逆势而动满不在乎。

征信系统在试图进一步束缚民众的同时,民众也可以较为清楚地衡量与政府的关系,也容易归纳出政府对待民众的真正态度,从而更清晰地看出自身的处境。总之,有助于民众加深对政府意志的理解,这是单靠书本知识无法完成的启蒙。因此,似乎没有必要过分担心征信系统对大众的伤害,实因系统必将随着大众的透彻理解而趋于脆弱直至崩溃。

相关专题:《县政府凭啥发“良民证”?》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