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县政府办良民证? > 正文

王旭东:公民社会,我们不需要“良民”评级

2010年03月26日19:10新民网王旭东我要评论(0)
字号:T|T

江苏睢宁县创造发明了史无前例的“良民”评级,将每个公民私人生活的各个方面引入了大众信用征集系统,如被评为“招商引资、平民英雄”获表彰+20分,恶意欠缴电话费-20分。县委书记高调称要“严管民风”,让群众“一处守信,处处受益;一处失信,处处制约”。(3月26日《南方都市报》)

加强公民道德建设是政府的份内之责,建立公民信用征集系统是一种首创。但是,要弄清楚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是真正倡导“守法、守信,向善、向上”的良好民风,还是为了“严管民风”——让睢宁老百姓不再“喜争好斗善诉讼”?或者更直白地说,让老百姓绝对服从于政府的领导,为得到政府征信的“高分”,成为政府眼里的“良民”,是否必须放弃一些权利,比如诉讼权等?

由政府直接给公民信用打分评级,本质上讲,还是没有跳出“政府管理社会、管理公民、管理一切”的圈子。事实上,公民社会正在崛起,公民的信用问题真正“拍板”的是公民社会,公民社会的完善与自律,政府最多只能是个“参谋”。有学者认为,政府应该为公民社会的自治提供制度环境。公民社会的出现将促使政府从许多经济领域和基层乡村领域退出,这些领域不应再是政府的直接治理,而是社会的治理。有观点认为,为适应公民社会发展要求,进一步推进政府管理体制与机制改革,实现政府体制与机制的转型。

恰恰我们缺少适应公民社会发展的制度环境与社会管理体制。政府是有意无意遏制公民社会的成长,还是改善制度环境改革管理体制促进公民社会的成长?这里面涉及到一个权力与权利关系问题。曾有评论认为,一个权利充分张扬、受尊重的社会,必然是一个民间组织发达、活跃的社会。反之,一个权力十分强势,管得过宽过死、甚至无孔不入的社会,必然是一个权利相对孤弱、民间组织严重发育不良的社会。当政府管理到每一个公民的“私人生活领域”,可见,权力之手伸得很长,而公民权利必然“失血”,公民社会必将“贫血”。

公民社会,我们都是公民。公民意识的增强、公民责任的自觉、公民理性的成熟,都将是公民社会发展并走向成熟的力量。公民社会的兴起是中国社会整体进步的重要表现,它也考验着政府职能的转变。时下,尚有不少地方政府不知道自己应该管什么、不应该管什么,仍然延续着一直以来的“包揽一切”,看似有所作为,实则是出力不讨好,抑或是,“好心办坏事”。真正需要政府“创新”和改革的是,如何促进公民社会的健康成长,让公民社会闪烁着公平正义的光辉。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