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南平惨案求解 > 正文

邱兴华杀人动机与常人无异

2007年01月04日02:51大洋网-广州日报武志红我要评论(0)
字号:T|T

武志红 心理学专家

嫉妒,是一种升级为强烈愤恨的令人不满的恐惧,是由于害怕失去,或害怕不得不与他人分享一个所爱的人的好感而产生的。

嫉妒,还是一种瘾,有这种瘾的人总要把话题扯到令“幸福的亲密关系”遭到破坏的情境中去。

嫉妒,还是一种需求,嫉妒的人需要把自己看成是伴侣的不公和恶意的受害者。

——摘自瑞士心理学家维雷娜•卡斯特的著作《羡慕与嫉妒》(有删改)

多种迹象显示,邱兴华极有可能是偏执型精神分裂症,但是,即便这一点成立,这也并不意味着,邱兴华作案前后的心理就和动物一样。

精神病行凶时像动物一样,这是一名资深媒体人在其系列文章中发表的看法。这种看法,代表了一种主流意见。人们习惯上认为,精神病非正常人,其行事和正常人有极大区别,甚至完全没共同之处。

这是一种想当然的看法。其实,很多精神病人在作案时,他们的心理活动特点与正常人并无本质性的区别。

譬如,邱兴华有幻觉,会把石头堪称螃蟹,这是他完全异于常人的地方,但导致他杀人的直接动机是嫉妒妄想,即他无端地认为,妻子被道观主持熊万成骚扰,甚至他还“看”到了熊万成这么做。

这种强烈的嫉妒,其实并非是精神病人独有的特点,在所谓的“正常人”当中,并不罕见。

嫉妒,常常被我们理解为,一个人的亲密伴侣有了异心,所以招致了这个人强烈的痛苦和愤怒。

但实际上,在相当多的情况下,嫉妒只是一个借口,是这个人为了宣泄自己内心中早已郁积很久的仇恨和痛苦情绪的借口。

他本能上想宣泄自己的仇恨和痛苦,但他不能没有任何道理地折磨他的亲密伴侣,他必须要找一个借口,而红杏出墙则是最常见的借口。有了这个借口,亲密伴侣被弄晕了,她很容易认为,他嫉妒心这么强是因为爱她。周围的人也被弄晕了,以为他真地爱,还以为这一对伴侣的关系真地很复杂。

于是,这个借口成功了,而其本质——仇恨则被忽略了。正是因为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很多情杀发生之后,媒体报道和其他人的描绘常是玫瑰色的,这就正中了嫉妒的圈套。

用baidu搜索一下“情杀”,可以搜索到768000个相关网页。这中间肯定有不少是精神病人干的,但多数还是正常人所为。就本质而言,这些正常人制造情杀的心理机制,和邱兴华等可能的精神疾病患者的心理机制是差不多的。

找个“不忠”的女人,才好羞辱她

嫉妒心特别强的男人,似乎特别在乎处女情结。我一开始想当然地认为,他们特别受不了伴侣不忠,所以极其在乎忠贞。

但后来遇到的一个案例,改变了我这种想当然的看法。这个案例是,一个男子A在和女友谈恋爱时,女友告诉他,她已和别人有过性关系,如果他觉得不能忍受,那么两人可以分手。A听了,很大度地说,他虽然在乎这一点,但他知道其他男人也在乎这一点,他怕她以后找不到其他合适的男人,再说他爱她,所以他不想和她分手。

后来,他们结婚了。但结婚后,A整天拿这个话题说事,无论他们发生任何争端,也不管这争端是大是小,A都会把她的“不忠”拿出来羞辱她,并迫使她在任何一件事情上听他的。她也的确为此羞愧,所以一直屈服下去,并在他的迫使下断掉了所有的朋友关系,也不与同事来往,也很少与家人联系。

随着时间的累积,她变得越来越抑郁,经常想到自杀。她觉得这样的日子不能再过下去了,于是提出离婚。

离婚的要求一提出,A的反应非常强烈,他指责妻子说,你以前背叛我就算了,居然现在还想离开我。于是,他暴打她,并将她关在家里,断掉了她所有可能的联系方法。

最后,她找了一个机会逃出来,逃离那个城市,再也不敢回去。她听说A一直在找她,并威胁找到的话一定要杀掉她。

听这个女人讲完这个故事,我头脑里冒出的第一句话就是:A建立一个亲密关系,是为了找一个女人去折磨。他的爱情不是为了幸福和快乐,而是为了找一个女人整天以各种理由折磨他,以此释放他心中郁积的对女性的仇恨。

所以,尽管看上去很在乎忠贞,但当发现女友不忠贞后,他并没有因此而离开她,反而表现得有点大度。这种“宽容”,其实正是因为他对真正清白的女子没有真正的兴趣,他要找的就是“不清白”的女性伴侣,因为那样他才能“理直气壮”地控制她、羞辱她、折磨她。

不能满足嫉妒需要的女性,他不感兴趣

后来,看了瑞士女心理学家维雷娜•卡斯特的著作《羡慕与嫉妒》,发现书中有同样的论断:

嫉妒,还是一种需求,嫉妒的人需要把自己看成是伴侣的不公和恶意的受害者(楷体)。

维雷娜•卡斯特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有些人需要嫉妒,他们一定要把关系弄成三角关系,一定要把伴侣陷入不忠的境地,或者一定要找一个不忠的伴侣,那样他才可以气势汹汹地嫉妒。嫉妒是他的需要,不能满足他这一需要的女性,他其实是不感兴趣的。

当然,女性也会嫉妒,其程度并不亚于男性。只不过,在把自己看成是伴侣的不公和恶意的受害者后,女性容易是悲悲戚戚,用被动的方式表达对眼前伴侣的不满和怨恨,其实这男人只是“替罪羊”,她对男人的恨来自童年。男性则容易对眼前的伴侣充满愤怒,并用各种手段主动折磨她,其实这女人也是“替罪羊”,他对女人的恨同样也来自童年。

广州一位男士给我写信说,他一看到女友,就忍不住想打她,而且一打就失去控制,有时会把女友打成重伤,等清醒过来,他会痛哭流涕,跪下来恳求女友原谅。但下次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又控制不住自己了,于是又去伤害女友,最终女友离开了他,他则心痛欲绝。

这位男士和A的心理,本质上是一回事,都是埋着对女性强烈的恨。但这位男士是直接表达对女友的攻击,没有找什么借口,每次暴打女友后的哭泣,多少也欺骗了女友,让女友以为他爱自己,于是和他待了一段时间,但最终还是迅速醒悟过来,离开了他。相比之下,A的方式巧妙了很多,他对妻子的愤怒,先找了一个看起来很合理的借口“不忠”。

必须强调,这两位男士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暴打女友的那位男士,他意识上的确非常心痛,认为自己不该打女友,而A也并非是意识上故意选择不忠的女友的。这都是源自潜意识的心理机制,是潜意识的需要。

不过,这位男士给我写信,证明他已认识到自己有问题,那么他就有了改变的可能性,而A还在归罪妻子,他就仍然只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危险人物。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