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西南:极度干涸 > 正文

深度揭秘—云南干旱的幕后“元凶”

2010年03月22日22:17生活新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百年一遇的干旱,给一直以自然资源丰富自诩的云南一个沉重的打击。或许不久的将来,雨水将回归这片干涩的土地,但是不管怎么样也冲淡不了这次干旱在云南人心中留下的烙印。

从科学的角度上讲,我们可以把这次百年大旱归纳为一次“概率事件”:一场在历史中随机出现的极端天气事件。不过当我们一步步靠近这次干旱的谜底时,发现问题并没有那么简单,除了科学以外,我们还有很多地方值得探究和反思。

概率问题

3月本该是小春作物收获的季节,但在七甸乡水塘村根本看不到繁忙的春收场景。一眼望去,广阔的田间地头只有几个零星的背影在乏力地锄着干枯的土地。村民胡波开着拖拉机刚刚从两公里以外的七彩云乳业公司污水处理厂拉来两桶水,准备给自家地里的豌豆浇点水。拖拉机开过,尘土飞扬。

对于胡波来说,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将近三个月,自从村里的水塘彻底干枯以后,旁边的污水处理厂成了村民们唯一的灌溉水来源地。“我听老人说,这里之所以取名叫‘水塘村’,就是因为从古至今村里都把水塘当成生命之源,现在水塘没了,村里的命根子也就断了。”胡波说,由于缺水种不了地,村子里的年轻人都陆陆续续到外面打工去了,村里已经没剩多少劳动力了。

用污水浇地,庄稼自然长不好,胡波看着地里一棵棵干瘪的豌豆心里十分矛盾:要是继续种下去,豌豆也未必能长好;要是就此放弃,之前的付出注定要白费。让胡波烦恼的还有当下强劲的春风。由于地表太干,只要风一吹,漫天的沙尘让人根本睁不开眼睛,本来就脆弱的豌豆更是被刮得东倒西歪。“呸!这该死的风。”胡波愤愤地把嘴里的沙子连同吐沫啐到地上。然而让胡波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百年一遇的干旱正是因为没有“风”。

数十里外的云南省气象大楼,云南省气候中心副主任、高级工程师王学锋正坐在电脑面前绘制季风气象云图。“因为云南属于季风气候,一旦季风无法到达,就极有可能造成干旱。”王学锋对干旱原因给予了这样的解释。

王学锋说,云南夏季处于西南季风区,其降水多与孟加拉湾和印度洋水汽有关,由于青藏高压今年过于强大,且向下向东延伸,使孟加拉湾水汽无法输送到云南地区,再加上云南多山,焚风效应加强了干旱。“云南气候还有个特点,就是干湿两季交替明显。每年的十一月份至第二年的四月份是干季,从五月份到十月份是湿季,一般来说,湿季占全年降雨量的80%以上,所以一旦雨季的降水量不足,就有可能导致整年的干旱。”另外,去年雨季降水结束的时间比常年提前了1个月,这也是导致大旱的其中一个原因。

“从概率学的角度分析,我们同样可以解释这次干旱。”王学锋说,其实所谓的百年大旱,就是一个概率问题,像彩票中奖率一样,在历史的长河中,总会有那么一年碰到这样的情况。“如果这么想的话,事情就变得简单许多。”

幕后“元凶”

深度揭秘—云南干旱的幕后“元凶”

村民经过干枯的陆良德格海子水坝去运水 本报记者 金林 摄

如果百年大旱真是一个简单的概率问题,那是不是表明这样的情况根本无法避免?对于这个问题,中科院昆明植物所气候专家许建初给出了耐人寻味的答案:“云南百年大旱是存在必然性的偶然事件。”

关于云南旱灾的成因,学术界给出了一个普遍的结论:全球气候变暖,太平洋厄尔尼诺现象加剧破坏了大气结构,造成海洋季风无法登陆形成降雨。许建初支持这个观点,不同的只是他把研究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全球气候变暖”这个造成干旱的前提上。

去年12月份,许建初从云南气象局研究员手中接到一份数据:自20世纪80年代以后,云南区域平均气温总体上表现出明显的变暖趋势,尤其是2001年~2006年间,云南区域气温增幅达到0.64℃,升温的幅度要大于全球及北半球的平均值。以此对应的是1961年以来,云南区域年降水量总体上呈减少的趋势,同时极端降水事件开始增多。“如果按照时间段来分,云南自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以后出现变暖迹象,而90年代后期的增温最明显,而滇中地区则是最近10多年来全省增温最明显的地区。而在降水方面,近50年来,云南夏、秋降水量减少,特别是夏季降水明显减少。”

另外,许建初通过计算全球、北半球的平均气温与云南四季降水量的关系发现,全球、北半球平均气温升高不利于夏季、秋季及年降水量的增加,这与上述实际降水演变趋势基本一致。为了进一步研究云南降水的变化,许建初选取了1961年~1976年全球偏冷时段及1987年~2006年全球偏暖时段,在分别计算了这两个时期云南平均年降水量及四季降水量后发现,偏冷期的秋季、夏季及年降水量比偏暖期多,而且这种差异十分明显。“这些研究都无一例外地证明,气温变暖让云南的降雨减少了。”

不仅是气候学家,就连水塘村的村民也有切身体会。“越来越热,越热越干”是水塘村村民周辉对近几年来气候变化的总结。“从来没有像去年和今年这样热过,整个冬天我连一件毛衣都没有穿过,没想到连水都热光了。”和周辉一样,在不少村民的眼里,百年大旱和气温升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早在几年前,村里就有人发现了这个“规律”,随后把水田换成了旱地种植,目前的水塘村,已经是清一色的旱地。

极端天气

在周辉记忆里,干旱并非是头一次发生,2005年的时候,村里也因为缺水渴死了一大批庄稼,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村民们把所有的水田换成了旱地。而据一些年纪稍大的村民回忆,干旱总是隔三岔五地影响着村民的生活。“5年一小旱,10年一大旱”似乎成了村里气候变化的规律,只不过严重程度不及今年。

翻阅资料发现,干旱并非只有今年对云南的社会经济生活造成严重影响。2005年,云南遭遇了此前50年来最为严重的一次初夏干旱,因旱造成农业经济损失超过42亿元、工业经济损失近80亿元。放眼全球,云南的干旱也并非孤例。去年是印度近30年来最干旱的一年,全国雨季降水量只有平均值的四分之一,云南的旱情发展进程,也与印度干旱情况类似,只是发生时间稍有滞后。从气象角度来看,云南与印度气候一体化,均受印度洋季风、副热带高压、极地冷空气等综合影响。

“可以说,极端天气发生的频率和强度增大,是全球气候变化造成的。”王学锋说,不仅仅是旱灾,各种应接不暇的极端天气也蜂拥而至。就比如 “北方下大雪、南方闹大旱”这样的极端反常天气就在我国越来越频繁地出现。

许建初撰写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说,近年来,全球范围内极端天气事件及其导致的严重灾害出现了增加的趋势。“据统计,20世纪90年代,全世界发生的重大气象灾害比20世纪50年代多了5倍。”许建初说,天气极端事件频繁出现与全球变暖的大背景有一定关系。科学家利用大型计算机分析和模拟出的情景表明,气候变暖会导致许多极端天气气候事件的增多。几乎所有的陆地都非常可能出现酷热日数和热浪增多;许多地区极端的降水量值和频率也有可能上升。

相关专题:

西南:极度干涸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