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夺冠感言要格式吗 > 正文

由周洋感谢父母想到伏明霞的三个“不知道”

2010年03月08日03:18国际在线我要评论(0)
字号:T|T

“感谢你爹你妈没问题,首先还是要感谢国家。要把国家放在前面,别光说完感谢父母就完了。”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于再清在政协会议上批评周洋。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在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1500米决赛中,中国选手周洋打破奥运会纪录并夺得冠军。赛后有记者问“奥运会冠军对你意味着什么”,周洋回答:“获得这枚金牌以后,可能会改变很多,以后会更有信心,也会让我爸妈生活得更好。”(3月8日中新社)

周洋,这名90后的冬奥会冠军,赛后一句“会让我爸妈生活得更好”的感言,打动了亿万国人。世人读懂了她家的困窘状态,更为她的真诚、懂事和质朴感动,因为夺冠要“让我爸妈生活得更好”,可以看出她的有血有肉,有情有义。这种发乎真心的表达,抛却了以往的宏大叙事和统一口径,更为亲切和真实,一时备受好评。

应该说,周洋感谢父母并无不妥,在夺冠后的情绪激动之时,最先想到父母是人之常情,如果不考虑家中的真实现状,大讲虚话、套话、官话,才令人担忧。并且,周洋感谢父母,并不表明她心中没有国家,实际上她勇夺冠军就是为国家争光,何需再吹毛求疵要求她把国家放在前面。周洋是运动员,不是政治动物,也不是政治家,没有必要要求她说话滴水不漏,充满政治敏感。再说,所谓感言即是有感而发,真实是其要义,没有必要字斟句酌,极富高度,按统一口径,说套话、大话、官话和虚话,这样的话。

由此笔者想到了一个关于运动员答问的报道,委实耐人寻味。1990年,一脸稚气的跳水运动员伏明霞在美国佛罗里达的世界友好运动会上征服了裁判和观众,夺得冠军。当时,出席赛后发布会的伏明霞从教练和领队那里得到指示,无论外国记者问什么,一律回答“不知道”。队里的考虑是,让一个10岁出头的孩子面对美联社、路透社,万一说错话怎么办?因此,当面对记者“你训练得苦不苦?”“你想不想爸爸妈妈?”“你今年多大?”一连三个问题时,伏明霞均以“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作答。于是,比小小年纪就拿跳水冠军更有爆炸力的新闻诞生了,《一个只会说“不知道”的中国姑娘获得了世界冠军》,这是美国一家报纸的标题。

到了1992年,伏明霞赴澳大利亚比赛,赛前,队里领导对伏明霞说:“这回如果再拿冠军,可不能什么都说不知道了。记者问你问题,你都可以回答,没有关系。”领导的考虑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能要求她答记者问的每句话都说得那么圆满和准确吗?她说错了又有什么关系?不就是个孩子吗?是的,周洋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非要她说得那么圆满和准确吗?何况她并没有说错。按照相关官员的思路,也许周洋以后碰到问题时,只能回答“不知道”或者把于副局长设计的台词背得滚瓜烂熟然后背出来就好了,问题是,这样搞有意思吗?

其实,一些全国政协委员苛求运动员不是一次两次,全国政协委员王蒙在政协会议上批评过刘翔。雅典奥运会上刘翔在因外国运动员失误获得冠军后,回答记者“这次获胜是否有偶然因素”的提问时说,“不,就应该我得金牌。”王蒙认为这虽然是一个回答方法,但有些粗糙。他替这位运动员设计了一个回答,“是的,某某的实力甚好,他本来有条件夺冠,我为他的失误感到惋惜……”(2007年3月13日《新京报》)王蒙的设计表面上更圆润,但实际上更为粗糙,因为他是强运动员所难,忽略了运动员的真实感受和当时的语境,忽略了运动员都是有思想的生命。王蒙也许是善意的,但其实质是泛意识形态化、泛政治化,与于再清的思路和落脚点如出一辙。

日前,全国政协常委、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张维庆在政协小组讨论会上痛批目前中国官场存在的不正之风,并感叹官员说真话越来越难,现在看来,运动员说真话也不容易,有时,他们连自己夺冠后发出真实的感言都不能做到,一旦有血有肉就备受指责,令人感慨。在笔者看来,运动员就需要奔放,需要真实,需要率性些,那些头脑中始终绷紧政治弦的人能不能少给他们一些压力和苛责?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