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委员发电脑莫惊诧 > 正文

美国议员报销帐目五花八门

2010年03月07日05:17中新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新网据华尔街日报2009年6月5日报道:佛罗里达州众议院议员阿尔塞·黑斯廷斯(Alcee Hastings)去年花费纳税人24,730美元租用一辆雷克萨斯(Lexus)豪华混合动力车。俄亥俄州众议员迈克尔·特纳(Michael Turner)花费1,435美元购买了一台数码相机。而美属萨摩亚众议院代表埃尼·法莱奥马维加(Eni Faleomavaega)则购买了两台46英寸的索尼电视机。

这些开销都属合法范畴,在账目上也没有不当之处,而且是从美国政府向议员发放的补贴中支取的。按照规定,以办公费用名义购买的设备在议员离任后必须交回众议院或者美国总务管理局(General Services Administration)。

不过就在英国议员因为滥用公款──他们将公款花在从糖果到清理壕沟等各种开销上面──而备受诟病之时,对美国议员报销情况的调查显示,华盛顿的民选官员们利用公款消费的记录也十分抢眼。

和英国议员所不同的一点是,美国议员不能让纳税人为自己的日常生活开销买单。美国国会规定,由美国财政部给予议员们一定的补贴,以补贴他们的“公务及作为民选代表的开支”。此外,议员们在资金使用的问题上还享有相当的自主权。

美国参众两院会定期公布议员们的报销要求,不过该文件不会以电子形式发布。《华尔街日报》仔细查看2008年度上万页的报销记录后发现,大多数议员的开支都与职员工资、出差、办公室租金、办公用品、打印文档及发送信件相关。

不过我们也发现,议员们的开支还体现在了一系列的商品上面,种类从汽车租赁、电器到高端笔记本电脑和价值22美元的手机套,不一而足。加利福尼亚州的民主党籍众议员霍华德·伯曼(Howard Berman)报销了针对他的选举人制作的价值8.4万美元的个性化日历。该日历由美国国会历史协会(U.S. Capitol Historical Society)印刷。伯曼的发言人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这一记录还显示,有些议员为了在12月结束前花掉补贴,在2008年的最后几个月报销了大笔的开支──而在那个时候,美国普通民众都在节俭度日,而议员们也在批评底特律汽车厂商的高管们乘坐私人飞机前往华盛顿求援的做法。

民主党籍众议员黑斯廷斯和共和党籍众议员特纳是在去年第三季度购买上述商品的。而民主党籍众议院代表法莱奥马维加在去年11月中旬以每台1,473美元的价格购买了两台电视机。上述三位众议员的发言人均未回应置评请求。

众议员们每年的政府补贴在130万至190万美元不等。参议员们的补贴则在290万美元至450万美元之间。议员们的补贴差异是因几个因素造成的,比如说,那些老家远离华盛顿的议员们通常都会得到更多补贴,以补助他们更为高昂的旅行开支。

如果议员们没有用完他们当年的补贴额度,剩余的部分不会计入下一年度,但这笔钱仍然归财政部所有。我们的评估显示,年末开支的增加不仅仅是因为购买“硬件”,还有一些是为了给助手发年终“奖金”。《华尔街日报》此前的一次分析显示,议员的助手们第四季度的收入和之前的几个季度相比平均上升了17%,奖金一般在第四季度发放。而奖金的数额也从几百美元到1.4万美元不等。

管理议员开支的现行制度旨在提供更高的透明度以及加强公众信任。美国国会管理不善的丑闻──其中包括在众议院银行透支而未受处罚以及在国会邮局滥用公款──直接导致1996年众议院推出新的规定,即向议员们发放统一的补贴用来支付各类开支。

即便如此,对这些开支进行审核和评估依然困难重重。众议员向首席行政官提交收据和开支记录,而首席行政官负责在每个季度公布长达3,000多页的财务报告。每位议员开支的分类清单大约有6页,包括对每项开支的简短描述、开支数目和发生日期。参议员每半年会公布两卷参议员开支的账目记录,只是上面的描述不如众议院公布的这般具体。

普通民众可以索要具体收据,但议员们并没有义务提供。官员们称,他们正在探讨发布电子信息的可能性,但是短期内不会实施。

“不是所有公众都能够看到这些信息,”无党派的“纳税人常识”(Taxpayers for Common Sense)组织副主席史蒂夫·埃利斯(Steve Ellis)说,“而这些信息是每个选民都应该知道的。”

如果参众两院的行政管理者认为一项开支要求有失妥当,他们可以拒绝偿付。众议院首席行政官丹尼尔·比尔德(Daniel Beard)的发言人杰夫·文图拉(Jeff Ventura)说,至于究竟有多少补贴要求是不妥当的,没有正式的记录,但是这种情况比较少见。参议院有关补贴的操作规程大致相同。

根据公布的记录,在大多数议员的预算中,工作人员的薪金占了最大的部分。而交通旅行费用则是议员们的另一项大笔支出。因为许多议员要求报销乘坐商业航班或火车往返选区,以及到达选区后驾车或开私人飞机额外运输里程的费用。

大约100位议员用他们的公务补贴来租车。其中大多数租用的是美国车,像福特爱仕(Ford Escape)和雪佛兰太浩(Chevy Tahoe)等运动型多功能轿车是最受青睐的选择。

第四季度的国会议员支出报销记录被装订成厚厚的三大册。记录显示,路易斯安那州众议员罗德尼·亚历山大(Rodney Alexander)花费两万美元为2009年租用了一辆混合动力的丰田汉兰达(Toyota Highlander)运动型多功能轿车。亚历山大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这辆车是为他的选区负责人执行公务使用的。他说,考虑到选区面积和众议院为议员租赁交通工具设定的能效标准,丰田汉兰达是合适的。“我们的选区很大,在路易斯安那州是最大的,”他说,“我们不能只给他租辆自行车”。

其他申报的补贴还包括五位数的打印费。拉姆·伊曼纽尔(Rahm Emanuel)今年1月份辞去了伊利诺伊州国会议员的职位,现在成了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的办公厅主任。记录显示,伊曼纽尔在第四季度申报的打印费高达3.3万美元。他的一名助手说,那是由于他们当时向选区每户家庭都投递了公务邮件。

记录还显示了几例申报高端电子产品的条目。

路易斯安那州民主党籍众议员威廉·杰斐逊(William Jefferson)去年9月份花费2,793美元购买了一台松下(Panasonic) Toughbook笔记本电脑,这一型号电脑的目标客户群是军队。大约三个月后,他在12月的换届选举中失利。杰斐逊目前正面临一项与补贴无关的联邦贿赂指控。他的律师拒绝置评。

有些议员对一些数额不大的开销也作了说明。宾西法尼亚州民主党籍众议员查卡·法塔(Chaka Fattah)记录了一笔用于购买Liz Claiborne手机套的22美元的开销。法塔的发言人表示,为工作人员配备手机套是惯常做法,而购买的手机套也“不是什么新潮货”。

还有一些议员详细列举了从瓶装水、防虫剂到办公室绿植等等的报销项目。俄勒冈州民主党籍前众议员达琳·胡利(Darlene Hooley)在报销账目中列举了一笔支付给Plant Tender的81美元的支出。

胡利表示,她的办公室尽可能地做到透明化,对每件报销的小东西都予以说明。她补充道,如果其他人也能做到这一点,她申报的补贴项目看起来会好很多。胡利在上届国会换届时退休。

有些议员对补贴用途的解释就没有那么详细了。佛罗里达州民主党籍众议员蒂姆·马奥尼(Tim Mahoney)用众议院发放的信用卡支付了他和助手去年9月份花费的1.1万美元机票费用。而对此的说明仅仅是“A/F马奥尼/米切尔(Mitchell)。”

马奥尼在一次采访中表示,那行字指代了他两个月内的13次旅行。马奥尼已在众议员换届选举中失利。他被要求上交信用卡的付款收据,并由众议院决定公布多少信息。马奥尼补充说,“作为国会议员,我极其谨慎地努力确保我的办公室严格遵守所有的道德规范及财务报告规定。”

还有许多议员并没有用完他们的定额补贴。众议院议长南茜·佩洛西(Nancy Pelosi)(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人)在2008年底时还有5.7万美元的补贴结余。众议院少数派领袖约翰·博纳(John Boehner)(俄亥俄州共和党人)有22.8万美元结余。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