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代表带来了感谢信 > 正文

政协委员蒋洪:“三公”消费应公开

2010年03月06日05:42四川新闻网郑钰飞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博士生导师蒋洪前日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他将建言政府预算公开改革驶入快车道,并希望政府向人大提交的财政报告中把“三公”消费(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公款用车)单独列出来,做一本让大家看得明白的账本。

要做一本大家能看明白的账

蒋洪认为,预算公开最关键的是账本要让大家看懂,政府要做一本大家能看明白的账。“关于看得懂这个问题,一方面可以用更好的方式表达,让大家可以看得懂。看不懂的一个原因是太粗、太笼统。细化到究竟是什么项目?是造办公大楼呢?还是造幼儿园?如果是造幼儿园,那么上幼儿园的是谁?我发现并不是老百姓看不懂,实际上近年来发现支出中有问题的,恰恰都是老百姓。一旦到了具体的层次,大家都会很明白。”

“指望每一个人把什么都看得明白也是不可能的。”蒋洪说,比如说一个项目,到底需要花多少钱?那就要看这是什么项目,是造桥梁就需要有这方面的专家。公开的好处是可以发挥大家的智慧。所以要细化,看不懂这个问题一定要通过细化来解决,要发动大家来看来解决。

去年,蒋洪所在的上海财经大学中国财政透明度研究小组向31个省级政府申请查阅财政收支信息。“根据我们的调查结果,今年跟去年大致相同,平均都大约只得了22分。”蒋洪说,因为一旦公开,就会引来各方面的意见。因为现有的支出中,包含着一些“三公”消费。所以在政策、制度上需要有改进。

透明是为了让人看清楚

蒋洪坦言,“两会”期间更多的代表、委员去关注政府工作报告,而很少讨论财政预算。“人大可以要求政府提供详细的预算报告和说明。去年我们做过一项调查,人大在审计预算之前,能够获得多少信息?31个省份当中,只有两个省份给我们提供。从两个省份反馈的情况来看,他们是否比我们一般公民了解到的信息更多呢?我们的调查结果是并不多。”此外,调查小组在31个省份选择省人大、政协、财政、税务、工商、教育、卫生、环保、交通等11个单位调查,结果人大、政协在财政预算公开方面排位靠后。

“现在说‘渐进逐步’地进行财政预算公开。因为这是一个重大改革,我们不能指望一蹴而就,但是我不希望‘逐步’变成遥遥无期。国务院已经说在3年内各部门全部公布。有了这个时间表,还有一个公开程度问题。”蒋洪说,透明不是目的,透明是为了让人们看清楚,看能否制止那些不必要的支出。”本报全国“两会”特派记者 郑钰飞

不能说不想公开的就是“国家秘密”

我国《预算法》从1995年开始实施,10多年过去了,其中并无预算公开的规定,只是在从2008年5月1日起实施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将预算、决算报告列为政府部门应重点公开的信息。昨日,中国政法大学长期致力于推动地方公共预算改革的蔡定剑教授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预算法》要修改,《保密法》也要修改,不能说不想公开的就要保密,就是国家秘密,不能让法律成为预算公开的障碍。

蔡定剑认为,《预算法》的修改一定要解决老百姓对预算信息的要求,谁负责公开?公开什么?用什么方式公开?应该怎么细化,怎么编制预算,包括预算审查、预算监督都要在法律上予以明确,否则,会使法律空泛化。同时,《保密法》修订要换指导思想,要以公开为原则,保密为例外。正在修订的《保密法》一个相当明显的缺陷是保密范围界定不清,实践中行政部门不想公开的就说是保密的。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