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将陶然居改为食堂 > 正文

取缔网吧 比一刀切更好笑的是信权力

2010年03月03日16:02东方网曹林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一年一度的全国两会开始了,一年一度集中展示代表委员雷人雷语的新闻大片也开始上演。张晓梅委员“给老婆发工资”的雷人建议雷犹在耳,公众又要被严琦委员“关闭所有社会网吧”的提案雷晕雷倒了,这位陶然居饮食集团董事长认为,网吧衍生的各种社会问题,已经成了社会顽疾,针对这些久治无效的顽疾,政府应该下猛药关闭所有社会网吧,然后政府自己办一批公共网吧。(《重庆晨报》3月2日)真是好大的口气,好大的魄力,好狠的猛药。不知道严琦委员在大过嘴瘾之余有没有想过,“关闭所有社会网吧”将是一个多么浩大的社会工程,将影响到多少人的切身利益,将引发多少矛盾冲突,又将牵涉到多少个正当性和合法性问题?人家开网吧都经过正当手续,有政府发的营业执照,定期向政府缴纳各种税费,凭什么想关就关了。关闭网吧引发的损失谁来赔偿,关闭能不能解决网瘾问题?“关闭所有社会网吧”产生的社会问题,远比原先单纯的网吧问题更多、更复杂。

这样的提案,与一些地方政府“一刀切”的行政思维不谋而合,也许严琦委员的建议正是为了迎合那种政府思维:有职业乞丐骗人,就想取缔所有沿街行乞;有摊贩占道影响交通,就想扫荡所有的摊贩;有路犬伤人,就杀气腾腾地全城杀狗。对于这种荒唐的“一刀切”思维,我只想反问严琦委员两个问题:你是一个政协委员,有一些政协委员不好好参政议政,只知道哗众取宠地提一些雷人建议、垃圾提案,是不是可以一刀切地让所有政协委员闭口?你又是一家饮食集团的董事长,有酒店以假冒伪劣欺骗消费者,是不是可以关闭所有的酒店?

这个提案最可笑的地方倒不在于“一刀切”,而在于“信权力”,过分迷信政府权力的力量,把政府当成解决问题的灵药,殊不知很多时间政府权力正是导致问题的根源所在。她的建议显然是把网吧问题都归咎于“社会”,私人老板唯利是图,办网吧祸害青少年,认为政府办网吧才能解决网吧问题。

这是一种对改革的反动,一种巨大的退步,一套可能将社会拉回到传统全能全权政府、让人们重回奴役之路的落后思维。30年改革最大的进步就是资源的市场化和社会化,许多传统由政府垄断的权力和资源都通过改革分散到了市场社会中。所以需要改革,缘于人们在那种的全权政府下付出巨大代价后形成的共识:由政府包办一切既不公平又无效率,既导致了短缺又引发腐败,既窒息了社会活力又侵犯着公民的权利。政府并非全知全能,权力很容易腐败,政府只应将权力用于保障契约和维护法治之类事务上,而不宜直接涉入经营。将办网吧的权利交给社会,由社会经营网吧,正是30年市场化改革放权让利的伟大成果。让政府垄断网吧经营,完全是逆市场改革而行,是网吧经营上的“国进民退”。这位严琦委员不仅不约束权力,还竭力给权力创造腐败的机会,无异于是在将民众关进牢笼。

社会办网吧唯利是图,政府办网吧就不会了吗?正如刘德华在《天下无贼》中对那个毕恭毕敬的保安的训斥:你以为开宝马的都是好人吗——你以为挂上“政府公共网吧”的牌号后,网吧立刻会“公共”起来吗?如今不少地方政府已经越来越公司化了,公司化的政府唯利是图起来,是丝毫不逊于社会资本的。有着公权暴力作资本,有着垄断的优势,独此一家别无分店,“政府公共网吧”的生意会做得更加红火,网吧问题又怎能减少?

权力本身不是药。可惜这位严琦委员认识不到这个问题,还沉浸在权力万能、政府全能的落后思维中,迷信已成为传说的权力,做着30多年前的荒唐旧梦。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