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二胎不缓解老龄化 > 正文

告别“越穷越生,越生越穷”

字号:T|T

在发展中获得转机

从根上捋,“人口控制”和“开发扶贫”、“生态建设”是一回事的三个面。说“环环相扣”,就是说这三个问题中任何一个问题拽出来都无法单独解决。“人口控制”是典型的受经济、文化制约的社会工程,问题的根本解决,不可能超越经济、文化的发展和生态环境的好转。

和全国计生工作的转变一样,毕节试验区从单纯的行政命令处罚逐渐转向利益引导。

1989年,金沙县的计生试点乡桃园乡,开始实行“人地挂钩”政策。在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基础上,新增人口不增地,死亡人口不减地,娶不增,嫁不减;超生的收回承包地;同时强力制止垦荒。

这项经济措施对遏制人口增长起到了有效作用,也受到大多数农户的拥护。桃园乡的经验曾两次走进人民大会堂,向全国介绍和推广。随后,扶贫资金、农村低保、民政救济等种种措施都和计生工作挂上钩,多个利益杠杆一起撬动广大农户的传统生育观念。

实际上,经过十余年的艰苦努力,经济搞上来以后,毕节试验区“人口控制”工作才出现根本好转。经济发展对“人口控制”的促进作用首先在于人们挣脱了穷困的梦魇,有能力控制生态环境向良性发展转化,再也无需靠多生男丁来维持生存。

其次,得益于地方财政收入的增加。毕节近5年来共投资9000多万元,全区250个乡级计生站基本满足开展优质服务的需要。2003年以来,毕节全面启动和实施“三大工程”,为已婚育龄妇女进行身体普查、普治158万人次,实施出生缺陷干预12万人。优生监测以及避孕节育、宣传咨询、知情选择等全面推开。计生工作从简单的管制转向关怀、服务。曾经在毕节市负责计生工作的徐兴志告诉记者,近几年,毕节试验区有免费送给育龄妇女预防新生儿出生缺陷的叶酸片。一开始,叶酸片不受欢迎,有人传谣,说那是让妇女绝育的药物。如今,“不少孕妇主动伸手要,甚至主动到药店买着吃。”

同样是得益于经济的发展,计生工作的利益导向一再强化。毕节有了财力加大对独生子女户和双女结扎户的奖励。独生子女户一次性奖励2000元,独女户一次性奖励4000元。记者近日在赫章县河镇乡海雀村采访时了解到,县计生局今年在上述奖励之上,再为该村的独生子女户每户奖励一头耕牛。村主任王永刚说,“每头耕牛折算市价,也有两三千元。”独生子女户和二女结扎户,普遍受到村民尊重。

有了财力,以实施“少生快富、养老保障”行动计划为主线的“奖励、帮扶、养老、双优”四项制度才普遍建立健全起来。

经济发展了,直接关系到全面提高人口素质的教育、卫生事业为计生工作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通过近20年的艰苦努力,毕节地区初步建立了基础教育、职业教育、成人教育、高等教育等在内的试验区教育体系,为加快人力资源开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到2006年,全区8县(市)实现了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两基”人口覆盖率达到100%。以农村和农民为着力点,全区投入经费3178.65万元,用于发展职业初中和职业高中,新建和改建职业中学28所。实施农民职业技能培训70多万人次。卫生事业投入不断加大,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参合率达92.64%,群众健康水平得到提高。

随着一条条公路的修通、电视的普及,昔日封闭落后的毕节老百姓开阔了视野。20年来,试验区不断增长的经济力量促进信息流动而带来人的观念的巨大变化。这是可感知却无从统计的事实。

此外,毕节试验区各县的干部有一个共同的结论,就是人员流动带给生育观念的影响。毕节地区120多万劳动力向城市和非农产业的转移,不仅使生存环境得到松绑,变“人口包袱”为“人力资源”,带来数十亿元经济收入,而且这120多万人在大城市打开了眼界,他们自愿选择优生优育,有了钱之后不再愿意多生孩子,而是考虑如何为现有的孩子攒下将来上大学的钱。大方县小屯乡滑石村,全村5300多人有800多人外出打工,每年带回800万元的收入。滑石村村委会主任王福忠感叹:“这些年,村里的茅草房变成了砖混小楼,村民们超生多生的少了,愿意供孩子上学的多了。”这种变化给偏僻山乡的旧观念带来历史性冲击,是最终结束“杨八郎”故事的不可低估的力量。

进入新世纪以来,整个毕节地区的计生工作方法,已改变了强硬粗暴的作风,并且由“县为主”、“乡为主”进入“村为主”管理和村(居)民自治阶段。大家都是一个村的,彼此知根知底。当毕节地区的计生政策实现从“处罚多生”向“奖励少生”的转变之后,村干部开展计生工作时遇到的眉开眼笑就多了起来。黔西县太来乡芭蕉村过去群众与计生干部发生冲突的情况时有发生。自从推进计划生育村民自治,计生干部和村民们互相间经常打的招呼是“常到我家来坐坐”。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