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问道2010:就业 > 正文

两会问道之周瑞金论就业

2010年03月02日01:00腾讯嘉宾访谈周瑞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国际在线•腾讯网两会特别策划,禁止转载

国际在线•腾讯评论:大学生就业难依然是2009年难解的困局,其中“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蚁族现象引发关注。中国青年报还曾提出一个讨论“年轻人应该逃离北上广”。您觉得蚁族们应不应该逃离北上广?

周瑞金:大学毕业生留在北上广创业,或者进入中小城市,是就业和创业成本的比较,属于经济性话题。我更关心的是“逃离北上广”背后的社会心态。即使在“上山下乡”时期,那代知识青年离开城市之初也是豪情满怀的。今天的“蚁族”心态,却不是一种正常合理的社会现象。

去年媒体和互联网讨论“蜗居”和“蚁族”,作为过来人,这两个词汇让我痛心。任何时候、任何环境下,都不能让年轻一代丧失对前途的信心。历史记载,1942年,在抗日战争最艰难的时刻,“陪都”重庆建成跳伞塔,提供青少年练习跳伞。在这座跳伞塔上练就无数中国空军飞行员,没有成为飞行员的也在跳伞塔上培养了勇敢的品质,很多重庆青年在抗日战争中出生入死,血祭中华。在跳伞塔启动当日,民国元老于右任先生开启塔门后,回首挥臂高呼:“塔门已经开了,请全国青年上去吧!”类似的情形,在新中国完成社会主义改造、开始工业化建设的年代,毛泽东主席1957年在莫斯科激情勉励中国留苏学生:“你们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在你们身上!”虽是两个全然不同的社会环境,却都是令人怦然心动的话语。今天我们还能给年轻一代以这样的精神激励和希望寄托吗?

当前市场经济有再多瑕疵,成人世界也有责任通过完善社会运行机制,给年轻人以信心。例如贫富分化不可怕,可怕的是堵塞了底层社会上升通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是中国社会维持创新活力的可贵精神遗传。但“蚁族”和“蜗居”传递的是一种无力和无望感。今年初在广东东莞闹市区出现“双刀侠”青年,已经把这种无望感演绎成绝望,这个身穿短裤、提着杀猪刀的青年仰天长叹:“没衣穿、没饭吃,就只能去偷去抢。并不是我不想做好人,是家庭环境、社会现实没有给我机会……”

逃离北上广,和网民口中的所谓“双刀侠”,是一个令我们警醒的信号啊!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