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问道2010:教育与足球篇 > 正文

2010年两会问道:周瑞金谈教育和足球

2010年02月24日18:07腾讯嘉宾访谈周瑞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国际在线•腾讯网两会特别策划,禁止转载

国际在线•腾讯评论:您觉得中国教育和中国足球相比,哪个改革更有希望?2009年您关注了教育领域的哪些问题?

周瑞金:当然是中国教育。我们不妨从教育改革的动力、主体两个方面看。中国有近2亿中小学生,3000万大学生,加上背后的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几乎就是全体国民,考虑到中国望子成龙的深厚文化传统,组成了教育改革的强大动力。在当代中国政治上,教育改革具有广泛的民意基础,不仅造福天下父母、家庭,对政治家还有赢取民意、凝聚人心的政治意义。“文革”后邓小平同志复出第一件事就是抓教育,恢复高考成了邓小平改革的第一声号角。恢复高考的消息一出,天下学子,特别是在农村工矿挣扎了十几年的“老三届”,喜出望外、奔走相告,多少父老热泪盈眶,人人感念“邓副主席”的恩德。去年教育部长易人,近来温家宝总理连续六次调研教育改革问题,中央放出了教育改革的强劲信号。我们可以乐观地期待,中外关注的“胡温新政”,以全民抗击“非典”为发端,在汶川地震中达到高峰,很可能以重启教育改革作为一个漂亮的收官之作。

教育改革的主体是教师和学生。尽管教育界和社会各界一样,难免受到庸俗的社会风气的影响,但从总体看,教师的敬业精神和专业素质令人动容。且不说汶川地震时那些舍己救人的英雄老师,我们国家的科学文化水平在“文革”后得到迅速修复和大幅提升,首先归功于中小学和大学的教师群体。教学相长,作为教育改革的另一个主体学生,在高技术、多媒体环境下的知识素质和人格素养,也让人刮目相看。从汶川地震中“80后”志愿者的表现,到韩寒的公共写作,“80后”的整体素质开始得到社会各界的肯定。对于还在课堂上的90后,我们也可以抱以乐观的期待。

对教育改革,网上议论的较多的是基础教育如何改变应试教育体制。这方面已经有一些零星的尝试,比如复旦大学等一些高校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少量自主招生,北京大学去年试行中学名校校长推荐制,对于这些尝试,我们要多加鼓励,同时各种配套措施要跟上,避免改革破坏了32年来相对透明公平的高校招生信誉。另一方面,我觉得高教改革可能是一个更重要的突破口,从恢复“校长治校”入手,改革大学课程体系、教师业务能力评价体系,破解“钱学森之问”,培养现代化建设所需要的高素质人才。高教改革先行,对基础教育改革也能起到价值导向的作用,对于破解“千军万马过高考独木桥”的难题是一种釜底抽薪之举。

我觉得,教育改革的一个关键,是需要邓小平同志在“文革”后恢复高考那样力排众议、破旧立新的政治家胆识。记得万里同志在80年代中期曾经自告奋勇分管教育,我总在想,如果当年万里同志接续邓小平同志恢复高考的大刀阔斧,今天的中国教育会不会是另一番景象?

比较而言,90年代开始的足球改革从一开始就是畸形的,制度设计围绕足协、俱乐部、赞助商、球星打转,恰恰忽视了广大球迷的利益。近来揭露出的赌球黑幕表明,足球周围已经形成了一个贪和黑的利益共同体,唯独把球迷的话语权排除在外。在这种畸形的制度环境下,我们的球星素质与教师队伍是不能同日而语的,这也不能完全怪这些二十出头的球员,他们哪里知道容国团“我爱荣誉胜过生命”的责任和自律,是畸形的制度害了他们。我不懂足球,只是一个直观的感觉,现行足球制度,让足协、俱乐部和球星都能从中不正当获利的制度,不从根本上改变,足球改革没有希望,中国足球永远还是方的。千万不要以为,中国足球一打黑,在次把赛事上拿个冠军,就以为大有希望了!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