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春节倒计时 > 正文

铁路工人的春节

2010年02月09日23:29博客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一名铁路工人2010年春运期间的工资条

又到一年春运时,已经在铁路战线上工作了30年的父母又忙碌了起来。在我的童年记忆中,当其他孩子都在盼望着过年时,我却很害怕过年。越是临近过年,父母就越忙,就越没有时间陪我。他们总是早出晚归,像打仗一样,有时候刚端起饭,一个电话又不得不回到工作岗位。童年的春节,我特别孤独。我时常一个人趴在窗子上,看远处的烟花,等待新年的降临。

在那个年代,似乎做一名铁路工人也有自己的骄傲。每年到了春运的时候,家里和火车站一样热闹了起来,电话也响个不停,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人提着腊肉或提着各式各样的礼物来到家中,请父母吃饭的人几乎排起了队。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做一名铁路工人的子弟,挺好。

父母都是接班进入了铁路,一方面解决了工作,一方面也算子传父业。我从小在铁路家属的大院里长大,和我一样长大的铁路子弟大多都没有进入大学深造,而是早早的选择了去当兵。因为铁路子弟当兵退伍后可以获得一份铁饭碗——在铁路上工作。和我一起长大的童年玩伴们也正是在这种早已有后路的氛围下长大,调皮捣蛋的他们或许在念完初中或许念完高中后进入军营,两年退伍后即可回到铁路上工作。

当几乎我的所有朋友都为了回铁路而去当兵时,我踏上了去上大学的火车。

前几天,一个比我年幼的童年玩伴、退伍后回到铁路上工作的兄弟和我一起吃饭。饭桌上,我们谈到了这份铁饭碗。他说,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孩子再在铁路上工作,我绝对不会再给他灌输任何当兵就可以回铁路上工作的思想,因为我就是牺牲品。

的确,铁路早就无法和上个世纪某个年代相提并论。父亲给我讲:才参加工作那一段时间,我走到哪里都穿着这一身让别人羡慕的铁路制服,那个时候一说自己在铁路上工作,找对象都要好找点,不像现在,一下班就把这身皮给脱了。

母亲常常值夜班,每次回到家中,眼圈里尽是血丝。而到了春运时,甚至睡个囫囵也觉得是个奢侈的愿望。

我也常常坐火车,作为一名铁路子弟,我没有任何的特权。依旧要排队买票,春运期间依旧要站几十个小时才到家中,甚至在票源紧张的时候不得不去花高价从票贩子那买票。

做一名铁路子弟不容易,那做一名铁路工人就更不容易了。

每年春运一到,父母的正常生活的全部打乱,意味着一次对生理和精神承受能力的考验。父亲是一名售票员。售票员在旅客眼中,是很风光的,但是,或许只有铁路人自己才知道,这份职业后面的艰辛。父亲每天一坐上这售票台,面对窗口一干就是8个小时,有时会更长。父亲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上厕所的,因为一上厕所就要暂时关闭售票窗口,这很容易引来旅客的不满。所以,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能不喝水就尽量不喝。要是从事别的工作,少喝水可能行,可父亲每天面对的是成千上万的旅客,工作时手在不停的动,嘴还要不停地说。由于不敢喝水,嘴唇有时都起泡,实在

扛不住时就来他那么一小口,润润喉,继续干。下班时,最大的心愿就是大口大口地喝个够。

苦和累倒不怕,就怕旅客不理解。随着人们的法制意识也在不断地增强,铁路工作要比以前更难做,搞不好就有旅客投诉。

我亲眼看到过很多次因为客车晚点,一些不理解的旅客对客运人员破口大骂,甚至大打出手的局面。看到这次,我心里很难受,因为我父母也是普通的铁路工人。

今天,父亲拿到了2010年春运开始后的第一份工资:1463.21元。微薄的工资后,却是铁路工人超负荷的工作。

相关专题:

春节倒计时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