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春节倒计时 > 正文

过年回忆

2010年02月09日23:16博客恬淡如菊我要评论(0)
字号:T|T

前几天的小年,如果不是父亲提醒,还真就给忘了。

年味,人情味,食品的香味,随着时代的发展,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

五十五个大年小年,留存在记忆里的微乎其微。

统购统销的年代,母亲把细粮赚起来,从腊月二十三这一天开始家里改善生活,(妈妈说是换饭)一直到正月十五就和馒头结了缘,那时,感觉过年这些天过得飞快。就像妈妈说的,年好过,日子难过。

小年是一年中最期盼的日子。

在邻居家小孩子捡大孩子衣服过年的时候,妈妈给我买一件毛衣,买一双新皮鞋。在孩子堆里嫣然就是一位小公主。

过年就代表有新衣服穿。

在毛织厂上班,L在江北当民兵,每到年前就会送来成联的肉票。每次送L走,父亲都拍拍他的后背赞许的说,这个大个子。

一米九的L回头眯着长长地大眼睛,一笑两个浅浅的酒窝,友情写满了白净的脸上。

不起眼的几联薄纸,这个年就可以多吃几顿妈妈做的溜肉段。

也可以把十斤肉搅成馅,然后撰成十个团,冻在煤棚子里,包冻饺子,舍不得吃,直到春天开化,饺子皮都成黑颜色,才能成顿的吃。

那个年代日子就是那样过,还有滋有味。

大年初一家里人来人往,都是我工厂里的兄弟姐妹。这对独生子女的我家,是过年最高兴的事,尤其是那些男孩子,妈妈最上心,仔细的询问人家的情况。那时的妈妈最慷慨大方,脸上也笑开了花。

直到今天父亲还能准确的说出那个时候那些人的名字。

真是留恋过去的时光啊!

三口之家的日子,年前大百货商场,一定会出现我们的身影。从老人到孩子每人买一件衣服,是最基本的。

十六点四平方米的空间,在结婚时婆家陪送的两开立柜的穿衣镜前,全家人试着新衣服,温馨弥漫着小小的空间。

他说,小声点笑,别把吊铺震塌了。

独立行走在江湖,小年大年都坚守在小店里。希望、期盼、收获,驱赶着孤独寂寞。

年夜饭也在小店里,儿子放开了酒量,只有这一天父亲和我不阻拦。

新春钟声敲过和儿子打车回家,儿子在车里的呕吐也如这烟花。

一路上五彩缤纷的礼花把整个世界装扮的绚丽多彩,就像那时的人生。

默默清理儿子的脏衣服,感叹此时的心情同出一辙,就是对生活的无奈。

现在的新年也给自己一些目标,只是,那些目标无所谓有无所谓无。

现在过年不再为一件新衣服,一顿溜肉段而欣喜若狂。

也不会有那些让人期盼和激动的刻骨铭心的记忆。

相关专题:

春节倒计时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