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评论频道首页(停用) > 评论 > 正文

回家,是一种悲惨的信念

2005年02月09日03:27南方网赵牧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汹涌的人群中,我总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它随时可能产生巨大的破坏力量....”

生物学家康·洛伦次在做这样的研究时,手中没有中国春运的样本。

如果有,他的恐惧感会不会更加强烈!

在短短的几天中,一亿多人(主体是农民工)从四面八方涌向火车站;十几亿人涌向短途或长途的客运!

为了对付与年俱增的压力,中国的农民工今年又有了极大“创新”:男人女人穿着“尿不湿”挤火车;而为了没有男人相助的中国女人也能买到回家的票,济南长途汽车总站采取了这样的“人性化”手段──推出了专门的女性售票窗口。

在肯尼基的萨克斯管下,“回家”的底色是忧郁;如果有个中国式的“回家”,它的底色会是什么?

两年前,编辑曾做过这样一个温柔的专题:《回家,是一种信念》。我看了,想改得更明确一点,但又心有所不忍,所以没说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信念?

我现在不能说了,这是一种“悲惨的信念”!

悲惨,是因为不得不如此。

如此大规模的,年复一年的季节性人口迁徒,这在人类历史上都罕有的悲壮景观,它的确极具中国特色。几千年被捆绑在土地上的中国农民,越来越多的不得不离开土地,为谋生背井离乡。春运,把他们肉体的生存与精神的关系割裂的严酷情形展示的淋漓尽致。

在自然界的非洲大草原,可以看到类似的情景,比如角马。

电影《狮子王》曾把那非洲角马集体狂奔的壮观场面艺术化地展示过一回,可笑的陈凯歌今年在电影《无极》中也照葫芦画瓢地把那个场面窃来了一回。然而这种展示,却把悲惨的主角变换掉了。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