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正文

绿色和平VS方舟子:一场关于转基因食品的争论

2004年05月21日05:48青年参考黄章晋 吴珊我要评论(0)
字号:T|T

若泽·博韦(Jose Bove)先生,法国一位五十多岁的普通农民,必然将伴随今天这场关于转基因作物的宣传战而进入历史。1998年和1999年,为了反转基因作物和反全球化的事业,没受任何人的派遣,他在自家门口开着拖拉机捣毁了两片土地上的转基因作物;1999年春天,他带领一大伙人砸了一家麦当劳餐厅。后来他成了领袖人物,成为反转基因作物和反全球化的符号。

地球的另一端,方舟子,一位三十多岁的留美生物学博士后,在博韦先生的反转基因作物宣传事业开始传入中国之时,他在自己的“新语丝”网站,开辟了一块为基因作物辩护的宣传阵地。并不断将之移植到传统媒体,与日渐声势浩大的反基因作物宣传对抗。尽管在中国支持转基因作物推广的队伍中,有学术成就和学术成就远高于方的人,譬如袁隆平先生,但在今天这场宣传战中,方成了一种符号和代表人物。

今天,中国这场关于转基因作物的宣传战也许还只处于热身阶段,我们将绿色组织的代表性观点和方舟子等人的观点一一对应列举出来,让读者自己辨识,毕竟,转基因生物,有害还是有利,受影响的是我们每一个人。

转基因食品是否有害于人体健康

绿色和平:转基因食品不是更好吃、更有营养或更便宜,但却更有健康风险,你为什么要冒这个不必要的风险?直到现在为止,转基因食品在推出市场前都没有经过长远的评估,人类长期食用是否安全仍然存疑,科学界对这些食品是否安全也没有共识。

世界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及经济合作组织这些国际权威机构都表示,人工移植外来基因可能令生物产生“非预期后果”。即是说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足够的科学手段去评估转基因生活及食品的风险。

方舟子:“天然”食品同样不可能排除有害的可能性:海鲜可能导致过敏,胆固醇可能引起心脏病。目前并无任何证据表明转基因食品会比同类非转基因食品更有害健康,相对而言,转基因技术则能让食品更安全。

在技术上手段要求上,转基因食品的安全体现为,尽可能采用基因剔除技术、改变已有基因的表达、转入其他可食用作物的基因、让转入的基因只在非食用的组织表达、必须证明转基因所生产的蛋白质是对健康无害的。

从转基因食品的效果上,抗虫害转基因能减少或消除农药污染、抗病害转基因能减少食物中真菌、病菌分泌的毒素的含量、改变食物(例如花生)的成分消除过敏、改变种子油的成分降低饱和脂肪酸的含量、降低重金属在果实、种子中的沉积。

转基因作物是否破坏生态环境

绿色和平:转基因的动植物是人造的生物,而不是自然界原有的品种,它们对地球的生态系统来说,都属于外来品种。由于转基因的生物一样具有反之及近亲交配能力,它一旦被释放到环境中(例如在农田种植),后患莫测,一旦出错,也难以补救。

目前已有足够证据证明,让转基因生物在自然环境中生长,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影响。这些生物会造成基因污染,可能对环境造成循环不息、层层递增的人造灾难。任何拥有一种或多种农作物物种多样化中心的国家都必须立法,禁止引入和栽培转基因品种。即使是小规模的田间实验也会有新基因扩散的危机,因此应该完全禁止田间实验。

一个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国家,会不经意或非法把转基因生物输入邻国。例如,墨西哥是玉米的物种多样化中心。与墨西哥一线之隔的美国栽种了各种转基因玉米。结果有大量转基因玉米以进口、走私或花粉传播等形式进入墨西哥,污染了玉米的故乡。

方舟子:如果按照生物的自然演化才算自然界原有品种的标准看,今天所有的家畜和农作物都是人工培育之物,都是非自然界原有的品种。转基因技术与传统育种技术(例如杂交)相比,有其独特性,比如,它可以打破物种的界限,将动物、微生物基因转入植物中。但是,从总体上来说,转基因技术仍是传统的育种方法的延伸,它所面临的健康、环保问题,传统作物同样也有。我们甚至可以说,转基因技术在某些方面要比传统的育种方法更安全可靠,因为当我们用传统的育种方法将两种亲本进行杂交时,对它们的基因大多数都茫然无知,无法预知其可能的后果;而在转基因时,转入的却是有了透彻了解的特定基因。人们既然并不担心传统育种技术会造成危害,为何却要对转基因技术吹毛求疵?

所谓基因渗透或基因污染的问题。例如,转基因作物的花粉被风或昆虫带到野草的花中,会不会使抗除草剂或抗虫害基因转入野草中,使得野草也有抗除草剂或抗虫害的能力?如果两个物种之间亲缘关系很远,是不可能杂交的,因此这种可能性极低。但如果两个物种亲缘关系很近,或者有一些共同的特征(例如染色体数目相同),则有可能产生基因交流。几乎所有的农作物都有其野生的亲缘物种。

在美国,这个问题不大,因为在美国种植的农作物都无野生种,只有棉花是个例外,在夏威夷和佛罗里达北部有野棉花,可能与棉花杂交,因此美国环境保护局规定不能向这些地区销售转基因棉花种子。其他国家对这个问题应该引起更大的关注。2001年11月,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两名研究者在《自然》杂志发表一篇论文,宣布在墨西哥的玉米中发现了转基因玉米的一段“启动子”序列。由于墨西哥是世界玉米多样性的中心,这个发现引起了很大的关注。其他专家指出这个发现是实验技术导致的人为假象。2002年4月《自然》杂志发表社评认为,回过头来看这篇论文的结果不能成立。

消费者需不需要知情权

绿色和平:转基因食品每天都被端上无数中国消费者的饭桌。你知道什么是转基因食品吗?你是否知道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在国际上备受争议,可能会影响你的家人和孩子的健康?关于转基因食品,消费者有权利知道,也应该知道。

方舟子:有人声称欧美企业对中国实行歧视政策,暗示欧美各国把自己不敢吃的转基因食品倾销到中国来。事实上,美国不仅是世界上转基因食品最大的生产国,也是最大的消费国。目前美国市场上的食品中,大约60% 含有转基因成分。

美国民间一直有人呼吁对转基因食品进行强制性标记,也有议员提出有关议案,但未获通过。要求标记的理由是消费者有权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也就是国内现在正在热炒的“知情权”。但是“知情”是建立在获得准确的信息基础上的,而不是在有偏见的舆论误导下提出的不合理的要求。目前并无任何证据表明转基因食品会比同类非转基因食品更有害健康,反而有许多证据表明已上市的转基因食品对人体无害甚至更有益处,那么,要求强行标记一种无害的成分,就不是一个合理的要求。尊重消费者的“知情权”,也不等于就必须强制标记某种食物成分,有时,甚至对有害成分的这种"知情权"也未能得到满足,更何况无害成分。

要强制标记转基因成分,并不只是简单地贴个标签,还要有检测、分流(与非转基因食品分开)、管理、监督等方面的投入。加拿大政府资助的一项研究表明,这将会使食品价格上涨10%。将这部分额外费用摊在所有消费者身上,对那些并不在意吃转基因食品的消费者来说,也是不公平的。

对不愿吃转基因食品的人,他们可以去吃有“有机食品”、“绿色食品”或“不含转基因成分”标记的食物,有这类标记的食物据称都不含转基因成分。他们却强求所有消费者为他们对转基因的特殊“知情权”买单,就像那些不愿吃施过化肥、农药的食品的人,不去吃“有机食品”、“绿色食品”,却要求对所有其他食品强行标记“化肥食品”、“农药食品”一样,是不合情理的。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