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正文

赵牧:马致远笔下没有血门

2009年12月03日02:27赵牧博客我要评论(0)
字号:T|T

马致远是“元曲四大家”之一,他能为后人广泛铭记的只是因为这一首小令《天净沙·秋思》,并由此博得“秋思之祖”之名。

这是文字强大生命力的例证之一,就像《滕王阁序》让王勃不巧一样(参见《滕王阁随想:屡毁屡兴话名楼》)。

不过,一个历史名人的老宅是否会被保护抑或重修,却可能与作者优美的文字全然无关。“天净沙”的凄美与马致远的人生态度其实就不是北京门头沟与河北东光县争相重建其“故居”的理由。

也许某一天,门头沟政府会与南面直线距离约230公里的河北东光县政府也会打起来,就像湖北襄阳与河南南阳为“《孔明何处睡懒觉?》已断断续续打了160年一样,尤其在当下,这事关旅游资源,事关当地的财政收入,事官官吏的政绩,这也是近二十年来,名人故居之争在中国各地烽烟四起的根本原因。

就普遍情形而言,我敢断言,在中国的历史上,历代官吏可能都没有像今天的官吏这么凶顽颟顸,大小当权者都敢满不在乎地雇佣所谓学者,操纵媒体,把一个个历史名人五马分尸,轮奸一个个学术问题。

上周穿越京西古道,终点韭园就是号称是马致远的“故居”,这勾起了我对关马致远的故居争夺战的兴趣,回家便查了一下争夺的情形。

一翻搜索,我发现争夺双方的一些说辞相当地坦率也因此非常有趣。

东光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马恒志称:关于马致远之争既是学术之争更是利益之争。他说,东光对马致远的研究除了考虑文化价值外,更主要的是考虑打出名人牌,用马致远的名人效应带动东光县的旅游业。即使马致远故里真在门头沟,由于北京有太多旅游资源,也很可能造成马致远故里旅游资源闲置。

门头沟区旅游局规划科科长刘金利则说,王平镇韭园村正在制订马致远故里的旅游规划,争取早日将马致远故里这个旅游品牌推出来。他认为,都说马致远是大都(今北京)人,东光县远离京城,不可能是马致远的故居。东光县没有像门头沟这样有众多的旅游资源优势,只凭马致远故里就想带动旅游开发的成功性较小。(详见《 京冀争夺马致远故里(转载)》)。

上面文字是不是活灵活现展示了当今中国官吏的特色?在这些官员眼里,只要有利益,历史真相是无所谓的。

这种利益之争又和争夺双方所在地的老百姓有什么关系呢?诸葛孔明“故居”给南阳的百姓带来过什么好处?又给襄阳百姓带来过什么好处?马致远的故居也是如此。

好山好水好名胜,当权者敢用任意的名义划个圈,就收买路观光钱了,那钱都是财政收入了,怎么花是当权者的事,和当地人又有什么关系?

表面上看,当今许多“文化搭台”的官员还很热爱文化呢,其实为了利益,他们破四旧的胆子一点也不比红卫兵差多少。

2009年4月,佛教盛地——重庆缙云山的千年古寺[详见组图缙云山和尚抵抗遇暴力拆迁)就遭遇了有政府支持背景的开发商暴力拆迁,并激起了寺庙和尚的奋起抵抗。

马致远的“故居”何尝不是?按东光县的说法,马氏故居在文革时就被毁过一次了。

我敢断言的是,马致远如果地下有知,一定会有我相同的判断:现在的官员的胆大妄为及其凶残,即使是生活在暴虐的元朝时代的他也都不敢想象。他要效法陶渊明做个“马东篱”,想有个独善其身的机会都不可能有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图说天下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