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正文

家属质疑120人员仅抢救7分钟即宣布病人死亡

字号:T|T

12月1日上午,成都锦江区某学校教师张蓉找到本报记者称:她妈妈11月28日在绵阳火车站晕倒,绵阳市肿瘤医院(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出诊的医生赶到后,只进行了短暂抢救即宣布死亡。张蓉认为,到现场两三分钟就宣布病人死亡,急救人员的抢救存在问题。

为弄清事情原委,本报记者就此展开尽可能详尽、公正的调查。

到成都给外孙过生老人倒在绵阳火车站

当事人张蓉女士:拨通母亲电话,却得到母亲在绵阳火车站出事的噩耗。

张蓉介绍说,11月28日上午快10点的时候,她在成都家中拨打住绵阳的妈妈的小灵通,想问问她上车没有,但是电话无人接听。“妈妈头天晚上来电话说,她要到成都来看外孙,已经给外孙买了两条过冬的裤子。星期六,是外孙3岁的生日。”

11点10分左右,张蓉再次拨打母亲的电话,但接电话的是一名男子。对方称:“你妈在绵阳火车站晕倒了,你们家里赶快派人来。”张蓉心里一紧:“你是哪个?你咋个晓得的?”对方答:“我是警察,你妈是不是叫杜勋秀?”不敢多问,张蓉立即给家里的座机打电话,没人接,估计爸爸上街去了;又打妈妈的小灵通,给接电话的警察说家里没人,对方语气很急:“抓紧联系,赶紧派人过来,做好心理准备。”

“做好心理准备”?张蓉一下子急了。张蓉问现在母亲情况怎么样了。对方回答:“已经拉到殡仪馆去了……”当天下午5时过,张蓉和丈夫周建斌以及家住德阳的三姨妈杜勋兰一道赶到了绵阳。记者与他们一道打听张母杜勋秀去世前的情况。

发现旅客出现意外车站值班员展开了急救

车站值班员陈孝明:旅客说刚开始都还在边织毛衣边摆龙门阵,突然就不声不响了。

最先发现杜勋秀出现问题的是车站值班员陈孝明。他回忆说:大约(11月28日上午)9点55分,候车厅有旅客发现坐在椅子上、手拿着毛线的杜勋秀一动不动,就报告了正在候车厅巡视的陈孝明。陈赶紧走过去,只见杜勋秀歪着的头低垂着,喊她没有回应。周围的旅客说,两三分钟前,她还一边织毛衣、一边给旁边的旅客摆龙门阵,不知怎么突然就不声不响的了。见此情景,陈孝明开始掐杜勋秀的人中试着救她,并通知了值班主任马红和安全员杨明。马红和杨明到达现场之前,在检票口执勤的车站派出所民警马奎(就是后来两次接张蓉电话的民警)也赶到了现场。由于陈孝明要接到站的火车,就先离开了。杨明接着掐杜的人中抢救。

马红是当天的值班主任。她在从值班室跑向杜勋秀所在的候车位的过程中,拨打了120;在车站两名工作人员持续抢救了大约10分钟后,绵阳120的医护人员赶到了现场。

医护人员赶到现场抢救几分钟就宣告死亡

杜勋秀家属:《出诊登记表》显示的登记时间推断,120实施抢救过程不足7分钟。

车站值班主任马红介绍说,她看到医护人员给杜勋秀吸上了氧,“抢救了一会儿,就宣布人已经死了。”

后据陈孝明称,当他从对讲机上听到杜勋秀的死讯时,他有点惊讶,因为他在实施抢救时,仍感到杜勋秀还有呼吸,也有脉搏。

按照陈孝明、马红等的记忆,陈孝明抢救了四五分钟、杨明又抢救了两三分钟,接下来,120才到达现场。杨明说,他在掐杜勋秀手掌虎口的时候,“还动了一下,有点反应。”“我掐人中的时候,(鼻腔)那个气息,好像还有那个气体,喷了我的指头,我还号了号脉搏……有点微弱。”绵阳120第一次指派的医生,来自距离火车站较近的绵阳市肿瘤医院(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领队的主治医生名叫姚永东。

家属找到医院,复印了《绵阳市肿瘤医院出诊登记表》。出诊登记表上记载:接到出诊指令的时间是9:55,出诊时间是9:59,到达时间是10:04,回医院时间是:10:16。这证明:从医院出发到返回医院,一共花费了17分钟时间;除去路上往返耗去的10分钟,只剩下7分钟;这7分钟,还要除去拿出和收捡相关器材、上下车的时间。那么,真正用于抢救的时间,有多少?这么短的时间,抢救一个病人并且宣布其死亡,合适吗?

那么,120医生是根据什么宣告杜勋秀死亡?在绵阳市肿瘤医院给家属出具《出诊登记表》上,记载了“接诊经过及病员情况”:“接120电话后立即出诊,到现场时病人口唇发紫,面色苍白,无呼吸,心跳停止,双侧瞳孔等大等圆约0.5cm,对光反射消失……临床死亡。”宣布完后,姚永东回复120指挥中心,然后返回医院。这个记载,说明医生并没有使用心电等有关仪器。

绵阳市肿瘤医院《院前医疗急救病历》,记载了现场采取的救治措施:“开放气道、吸氧,胸前锤击一次复律,心跳未恢复,临床死亡。”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图说天下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