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家鑫父亲能不能拒付那20万元

自2010年10月以来,轰动一时的药家鑫案一直是网友们关注的焦点,即便药家鑫已经在去年6月7日被执行死刑,但随后发生的故事,以及关于该案的影响和反思,都依然引起广泛关注。…[详细]

近日,在药家鑫父亲药庆卫诉张妙家代理人张显侵犯名誉权的官司宣判之前,张妙家人突然宣布向药庆卫索要当初曾拒绝过的20万元补偿赠款,甚至还带队上门索取并与药家发生了冲突,这戏剧性的场面让网友为之错愕。药家鑫父亲有没有义务支付这20万元?

今日话题
事实梳理:药家鑫案赔偿问题来龙去脉
药家鑫案令举国关注

双方未就民事赔偿达成协议,法院判决的赔偿也被放弃

在网友印象中,张妙家人一直是宣称不要“流血的脏钱”的,突然向药庆卫索要20万,这让人感到非常意外,药庆卫是否承诺过要赠与张妙家人20万,如果承诺过是否该履行责任?不妨先来回顾以及梳理药家鑫案赔偿问题的关键事实——

2010年10月20日,年仅20岁的药家鑫将农村妇女张妙撞倒,又刺其八刀致其死亡。

其后,药家与张家进行了一些接触,因谈不拢赔偿方案或别的原因,两家并未就民事赔偿达成初步谅解。

2011年2月起,一位西安副教授张显高调介入药家鑫案,宣称必须用药家鑫的死来为张妙讨回一个公道,鼓动张家不要药家“带血的脏钱”,一审判决后,宣称放弃索要法庭判决的4.5万元民事赔偿。…[详细]

二审判决后,药庆卫登门奉上20万,但仍被拒绝

5月20日,药家鑫二审被判死刑。

5月26日,药家鑫父亲药庆卫夫妇在律师陪同下看望了张妙的孩子和父母,临走时放下了20万元。其后,这些钱被张家寄回,张妙之父张平选接受采访时宣称,药庆卫夫妇来那天他并不在家,将钱寄回是因为“我们不要他的钱”。…[详细]

之后,药庆卫再在微博上承诺捐赠20万,张家没有回应

6月5日,药庆卫在微博称20万元被张妙父母退回了。但又发了一条微博宣称:“我们也会把这20万用专门的账户存着留待你的父母和孩子将来确实需要的时候再来拿,因为这是药家鑫最后的愿望,做父母的一定会去完成。张妙,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你的父母和孩子,愿你早日安息,落土为安!”

6月7日,经最高法院复核,药家鑫被执行死刑。在此前及此后,张妙家人陆续接到社会各界人士的捐款。…[详细]

今年2月,张家突然宣布接受微博上捐赠的20万

2012年2月7日,张显在其博客上代张妙家人发了《关于接受药庆卫赠与二十万元的声明》,声称“从2011年6月7 日药家鑫被执行死刑,至今已经整整八个月了,药庆卫仍然保留这些微博(编者注,即药庆卫6月5日微博),说明药庆卫的态度是诚恳的,也是坚决的,为此,现在我们表示愿意接受药庆卫无条件赠与的20万元,并定于2012年2月8日上午前往药庆卫处接受该款。”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张平选声称接受赠款是因为此前获得的捐款用于给妻子治病,已经花光。

2月8日,张妙家人以及张显前往药庆卫处索要这20万元,遭到拒绝,并与药庆卫方面的代理人发生冲突。

2月9人,张显代张妙家人发表声明,称冒着“被口水淹死的危险”接受药庆卫“赠与”的20万元,目的就是脱掉药庆卫那身“皇帝的新装”,“现在人们已经清楚药庆卫只是作秀”。…[详细]

法律分析:药庆卫可以拒绝支付这20万元
药家鑫之父药庆卫

从法律角度看,张妙家人索要这20万并非无理取闹

从上面梳理的事实可知,药庆卫曾两次表示了赠与的意思,第一次是2011年5月26日,是在张平选的家中作出的,但是被张平选给拒绝了,而在6月5日之前,药庆卫已经收到了退款。

据《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规定,“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由于张平选的拒绝,药庆卫的第一次赠与合同就不能成立了。

然而,6月5日,药庆卫在微博上又表示了第二次赠与,虽然这并非书面合同,但同样具有法律效力。药庆卫表示,这20万元要作为“专门的账户存着”,这是“药家鑫的最后心愿”、“做父母的一定会去完成”、“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你(张妙)的父母和孩子”。这种用词可以说明药庆卫此次赠与并非开玩笑而是很正式,并且与此前张妙家人拒绝第一次赠与没有关系。

对于这次赠与,张妙的家属没有作出拒绝的表示,也没有作出同意的表示。而因为药庆卫称“将来确实需要的时候再来拿”,也就是说没有限制领取赠与的时间,并且从微博发出到现在,药庆卫并没有删除这条微博或撤销。而现在张妙的亲属表示愿意接受药庆卫赠与的这20万,依据《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规定,药庆卫作出赠与的意思表示,张妙的亲属作出愿意接受赠与的意思表示,赠与合同成立。这是一种“诺成合同”。张平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以前不要药庆卫赠与的二十万元,那是以前的事,现在向药庆卫要赠与的二十万,是另外一回事。从法律的角度来看,确实是这么一回事。…[详细]

药庆卫以第一次捐赠被拒为由不履行第二次捐赠合同,是不成立的

对于张妙家人此次索要这20万元,药庆卫并不认同。他对前来采访的记者称,“既然当初张平选明确拒绝并退还了这20万元,现在我就没有义务再给他这笔钱。”

药庆卫认为,那20万元是他和妻子亲手交给张平选的,张平选他们交谈后收下,但后来不知何故又将钱寄回。药庆卫还称,令他想不到的是,张平选等人在接受采访时撒谎,称药庆卫夫妇送钱的时候,张平选并不在家,也没收钱。药庆卫认为张选平这种行为伤害了他。

显然,或许是没料到张妙家人真的来讨要这笔钱,药庆卫回避了在微博上曾有过的“第二次赠与”的行为,而把矛头指向了他第一次赠与时张平选拒绝捐赠的事实。

而药庆卫的律师兰和在答网友问以及正式声明《“索要20万赠款”情理法无据》中,同样回避了“第二次赠与”,完全没有谈及药庆卫在微博上曾经做过的表示,仅仅以首次赠与合同不成立为由否定了张妙家人这次的索取行为。

所以,从法律的角度来看,药庆卫拒绝支付这20万的理由并不成立。微博上的“第二次赠与”以及对方接受赠与后产生的“诺成合同”都是存在的。…[详细]

但药庆卫可以选择反悔合同,拒绝支付

那是不是说既然赠与合同已经成立,药庆卫就必须支付这20万元呢?并非如此。

这是因为,赠与合同是典型的无偿合同和单务合同,即赠与人无对价支付利益,受赠人不负担任何对待给付义务即可以获得利益。这一合同关系,导致双方的权利义务严重地违反了公平和等价有偿的交易原则。为均衡赠与人与受赠人之间的权利关系,要尽可能采取措施优待赠与人。正是因为这样,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款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台湾地区著名民法学家王泽鉴说合同法这样规定,目的在于“赋予赠与人和受赠人达成合意后法定要件实现前以悔约权,使赠与人不致因情绪冲动,思虑欠周,贸然应允将不动产等价值贵重物品无偿给予他人,遭受财产上的不利益”。(以上观点参考至法律学者东綦潭的博客)

在日常生活中,恋人、朋友之间也往往发生这种赠与关系,但只要赠与人在赠出财产前反悔,这种协定通常是可以取消的。

所以,尽管赠与合同成立,只要在将二十万元转移给张妙亲属前,药庆卫都可以撤销赠与。

不过,也有人提出,《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在“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这一款后面,还有这么一款:“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不适用前款规定。”

药庆卫把20万元赠与张妙家人,是不是属于“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据法学家们解释,所谓“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主要是基于亲人之间的。事实上,从法律上看,药家鑫与张妙家人仅仅只有4.5万元的民事赔偿责任,药庆卫可以代为支付,但这笔钱张妙家人已经放弃了。药庆卫与张妙家之间实际上不存在“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即只要这微博上承诺的20万元还没给出去,即便张妙家找上门来,药庆卫也是可以反悔的。

但药庆卫既然不想给这笔钱,为什么没有选择用反悔合同的方式来拒绝支付呢?即便他不清楚这点,他的律师也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原因在于,反悔会让他在与张家的纠纷中丢脸,而且他并没有很好的理由来解释为什么给张妙家人的“专门的账户”就这么没了,所以干脆不承认赠与合同成立。

但为什么药庆卫这种出尔反尔的行为没有被网友追究,原因很简单:张家这次表现太不堪了。…[详细]

情理分析:为什么这次舆论逆转了
备受争议的张妙家代理人张显

张显及张妙家人这次被舆论抛弃是自作自受

如前所述,在法律意义上,药庆卫的应对并非没有漏洞,但是在这两天的风波中,几乎所有网站的舆论调查和跟帖都显示,网友被张显和张家的行为激怒了,几乎一面倒的支持药庆卫拒绝支付20万的行为。

原因很简单,张家自食其言,因为“不要流血的脏钱”是网友在药案中发挥如此大舆论作用的最关键一点。仅凭在这一点上出尔反尔,张家就不可能得到大多数网友的支持。并且,药家的几个反问也非常有力度:张显曾信誓旦旦地在其微博上发布“超出20万部分善款转捐”的承诺,为何至今没兑现?社会各界近百万的捐赠总额,怎么一下就没了?

不仅舆论风向开始转变,就连往日一露头往往就被围攻的“药家鑫不该判死刑”“舆论杀人”等说法,在最近几天也得到了相当多的支持。

显然,被普遍认为是幕后策划者的张显误判了局势。张家向药家索要这20万元,或许有利用舆论影响名誉权官司判决的考虑,或许也确实有钱的考虑(很多网友怀疑张显是否会从中渔利),也可能确实是为了恶心药家——但不管理由是什么,这个决策是严重的错误。

这也让网友们越来越相信,张显确实有操纵舆论、煽动网友情绪的嫌疑。且不谈药家鑫之死是否真的有舆论干预的因素,但毫无疑问的是,张显塑造出来的一系列姿态,包括“不要流血的脏钱”,包括用各种流言把药家描述为“背景深厚”,显是有意为之的。

当悲情牌打尽,真实想法一旦被网友识破,被网友们抛弃也就分分钟的事。这个结局,或许能够让网友能对药案本身有更深入的思考,反省是否曾因被煽动有过太激烈的情绪。…[详细]

本次闹剧亦再次凸显刑事杀人案的民事赔偿困境

“社会捐赠的钱到底哪里去了?”“是不是张妙家人或张显太过贪婪?”,类似的疑问已经在网友心里发酵。不过仔细想想,张显利用了这么多手段,这么一个举国关注的刑事命案,张妙家人所得的捐赠也不到百万,相当一部分金额还不是现金形式。而且几乎可以笃定,很难再有另外一个刑事命案的遗孤得到这么大关注和捐赠了。

所以,本次索取20万的闹剧,某种程度上再次凸显了刑事杀人案民事索赔难的困境。是要一个公道,还是要更多的补偿?法律是要追求公正,还是要注重对受害人的补偿?什么时候能够让民事赔偿不再依附于刑事审判?什么时候国家、社会能对刑事案件受害人家属有更多的救济?

这些问题,需要不断地追问。…[详细]


本次风波,是药家鑫案的一个插曲,一次闹剧,但又是整个药案很合理的组成部分。透视药案,能够看出当今中国的法治、甚至是整个社会的无数问题。药家鑫案,仍需保持关注。

资料区 怎样用手机浏览今日话题

相关专题

怎看药父起诉张显

从法律的角度,到底应该如何看待这起民事纠纷…[详细]

相关专题

药案为何赔4.5万

为何故意杀人这种最恶劣的案件,只用赔4.5万这么少…[详细]

相关专题

反击农村人难缠

将善意发扬有助于让城市人与农村人携手…[详细]

相关专题

花钱买刑行不行

“花钱买刑”,如何看待这一现象…[详细]

相关专题

药家鑫父亲难辞咎

是什么样的后天环境,塑造了这样一个人…[详细]

投票区

新闻立场
你觉得药家应该给张家这20万吗?
应该
0
投票
不应该
0
投票
0%
0%
专题调查
加载中...

互动区

读者来信
CSTX:警惕父爱专题是网络暴力
汤勇波:自中国的研究论文有着极...
袁文良:回家过中秋
张妍文:慈善的过度娱乐化是慈善的...
美丽中国:莫让公款行贿打法律“擦...
越洋:关于“产妇之死”专题的意见
蔡平:冰桶挑战是被绑架的宣传工具
chenxiaohong:我们是否需要一个完...
如颠如狂:再讨论谁来为产妇负责
不老松:医院尽力则不为产妇负责
我要写信
编辑手记
谌旭彬:三论岳飞绝不是“民族英雄”
刘彦伟:航班延误,有苦该向谁诉
王杨:几个关于婴儿喂养的误区
谌旭彬:评毛泽东的一篇“优秀”作文
刘彦伟:“死老虎”王立军该怎么...
更多
今日话题·历史版
第684期:教材用错“天皇宣读投降诏书”照
第684期:教材用错“天皇宣读投降诏书”照
实时互动

010-82155180 20614277@qq.com

版权声明:腾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腾讯网评论频道

本期责编:丁阳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