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难民涌入中国”传闻背后

前几日,许多媒体都报道了大量缅甸“难民”涌入中缅边境中方一侧。外交部对此澄清称,一些缅甸边民出于安全考虑暂时进入中国境内,局势平息后就立即返回缅甸。这些人不是难民,人数也远没有外界报道的那么多。…[详细]

 

不管性质、规模如何,这些人都是因为缅甸地方武装克钦独立军与缅甸政府军之间的战事而逃出。“难民涌到中国”的消息如此受到关注,则是因为外界都认为这场战事与中国政府的态度休戚相关。更有分析认为,克钦独立军背后是西方利益集团,它是反华的。果真如此?

今日话题缅甸战事让不少人流离失所

2012-02-13 第 1976

今日话题
“难民涌入中国”惹关注的玄机
09年果敢战事中云南建的难民庇护所

起因惹关注:中资企业的大坝被认为是战事催化剂

克钦族是缅甸北部的少数民族,其实和中国境内的景颇族同根同源。而克钦独立军所控制的“克钦邦第二特区”与中国云南接壤,自然资源十分丰富。

众所周知,缅甸政府军与缅甸多支少数民族武装之间长期以来战事不断。不过,它和克钦独立组织却有长达17年的停火协议,一直到去年6月才重开战火。对此,许多人都认为这和中国在缅甸克钦邦境内修建的密松水电工程有关。

被称之为“海外三峡”的密松工程本来是中国在海外最大的水电工程,工程本也得到了缅甸政府的全力支持。不过这个建在克钦邦的工程却受到当地许多人和克钦独立军的强烈反对。反对原因错综复杂,包括宗教信仰原因(密松对当地人来说是神圣之地,破坏这里就是破坏“龙脉”)、环保原因(破坏原生态大自然等)、地质原因(坝址位于地质断层,地震时会有垮坝危险)……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根本原因还是当地人觉得在自己地盘上修的电站,自己要付出资源还可能被移民,却没有人和自己商量——电力90%输往中国,军政府会获得一大笔财政收入,就是没有当地人的好处。因此,克钦独立军很反对密松水电站的修建,密松工地上的一系列爆炸等破坏事件都被怀疑是他们干的。能够从中获得巨大收益的缅甸政府当然不准别人来搞破坏。据悉,它限令克钦独立军在2011年6月12号之间撤销包围水电站的营地,限期还没到,新一轮的战争就在6月9日打响。

因此,一些分析认为密松工程是克钦战事的根源,甚至还认为这是中方向缅甸政府施压的结果。不过这种说法较为偏颇,两方的矛盾由来已久,密松工程只是导火索或者催化剂而已。…[详细]

走向更惹关注:如果真有其事,中国很容易处于两难之间

倘若真的有大量的克钦难民涌入中国境内,那么中国政府很可能被置于在两难境地中。路透社援引专家的分析说:“这为中国制造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困境。如果中国被认为是支持克钦独立军和延长难民的停留时间,那么它与缅甸政府的关系就会变得紧张。另一方面,中国也不能对克钦族人和克钦族难民过于敌对。”

以上这段话确实有迹可循。一些国际组织已经在警告,在克钦邦可能出现人道主义灾难。它们只被缅甸政府批准进入由其控制的难民营,而大量的难民其实都逃到了缅甸政府控制地区以外,由于军政府不准国际组织进入,他们得不到救助。缅甸政府对待难民的强硬态度可见一斑。另一方面,克钦独立组织(克钦独立军归该政党领导)的联合书记LA NAN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放狠话说,“中国如果向我方施压,他们会损失掉在这里的投资。他们在玉器、采矿和水电领域投资了好几百万美元呢。我敢肯定在他们在向我们施压前就‘照顾’他们的投资。”可见,和当地人搞好关系还是非常重要的。

当然,除了两难之外,国际社会的关注也很重要,“不驱回”原则是国际社会对待难民的基础性原则。我国早就加入了保护难民的有关公约。如果被认定了“难民”身份,就要受到进入国的庇护。否则,就会被指责。(由于中国关于难民的法律几乎是空白,认定工作实际是由联合国难民署来做)…[详细]

其实就算没有中资大坝,战事也一触即发

尽管外界认为这场战事和中国的关系很关切,不过这样的关系其实很表面。究其根源,还是在于缅甸很难调和的民族矛盾。

克钦独立武装战士

历史上克钦所在的缅北一直不受缅甸中央政权的控制

克钦邦属于缅北。历史上,不管缅甸的哪个王国其实都对缅北没什么影响力。而到了缅甸变为英国人的殖民地,英国人也是把缅北、缅南分而治之,英国人甚至不许缅族进入这片地区。缅甸独立后,克钦在内的缅北许多地方其实对缅甸中央政权没有认同感,反倒受英国和中国的影响很深。

后来这片地区一度控制在中国人和认同中国的势力手中。缅甸政府对这些地方的控制能力非常弱。1960年,中缅签署了边界条约。这个条约是中国放弃了之前强硬的领土主张,在做了巨大让步下签订的。由于当时中国饥荒等原因,云南许多边民外逃,解决边界问题变得很迫切,同时,中国也急于以此为契机,消除周边国家对中国的疑虑。因此中国不但在领土主张上做出让步,还和缅甸合作,消灭了缅甸境内的国民党军队。…[详细]

由此可见,克钦族人对于缅甸的民族认同感不强,这也是它和缅甸军政府发生争端的基础。

缅甸政府一贯强硬的民族政策激起克钦在内各少数民族强烈不满

缅甸有很多个民族。而实际上不光是缅北的这些少数民族政权反对缅甸政府,缅甸其它地区的许多少数民族也一样。这个共性就跟缅甸政府的民族政策有关。

缅甸民族英雄昂山将军于1947年缅甸独立前夕与多个少数民族势力签订了“彬龙协定”。该协定不但给予各少数民族以极大的自治权,而且规定10年后这些民族如果仍无法与缅族共处,可以选择退出联邦。这就是今天缅甸各少数民族要求自治的法理理由。不过随着昂山将军被暗杀,这纸协议也等同于废纸。随之而来的,是缅甸政府对少数民族的强硬政策,比如克钦独立组织负责人介绍,本来信仰基督教的克钦人被要求信仰佛教,老师在学校也不能教授景颇语,只能在家躲着教。可以说,偏激的民族政策让缅族和少数民族之间在政治、经济、文化,乃至信仰上都有巨大的鸿沟。许多少数民族都起身反抗,反抗自己被强制说同一种语言、有同一种信仰。

而今日,许多少数民族武装的诉求是实行联邦制,而非单一制,要求高度自治。所以人们常说缅甸有三股政治势力,缅甸军队、昂山素季为代表的民主派和少数民族武装。少数民族武装自然追求民族利益。

而这次,缅甸政府准备将少数民族武装都编入边防军,克钦独立组织拒不加入,这直接造成了双方翻脸。

因此,实际上,如今战火的根本原因还是缅甸的民族矛盾,假如没有密松工程,战火也很可能点燃。…[详细]

“亲西方、反华”的阴谋论并不成立
缅甸政府与克钦独立组织在云南瑞丽谈判

克钦独立军背后是西方反华势力的传闻很热闹

去年3月,克钦独立军军委主席恩板腊受邀前往美国访问,在会见美国会众议院、参议院的代表时,他希望后者帮助解决缅甸的民族问题,美方则表示要尊重中国的意见。(不过,克钦独立组织的负责人则说,恩板腊没有和美国官方接触。)

克钦独立军的历史与二战中美军101部队克钦(景颇)突击队有关,至今美军中仍然保留其部队番号并有101部队基金会。克钦独立军和美国来往引起中国不满。在中国拒绝与其保持正常往来后,克钦独立军也一度单方面关闭口岸,禁止中国商人在缅甸投资栽种的20万亩香蕉产品运回中国销售等。

如此种种,都让克钦独立军背后是西方反华势力的传言很热闹。而“克钦难民”的问题也就被认为是西方反华势力在炒作。…[详细]

从历史渊源上看,克钦独立军其实是亲华的,现在还很想让中国帮忙解决争端

在中国内战末期,国民党的败军退至边境争议地区,强化了抗战后中国人对当地的控制。1952年新中国的解放军也进入这些地区与国民党作战。于是缅北出现了中国的国共两军和各个民族势力各据一方的局面。等到中缅签署了边界条约之后,解放军帮助缅甸政府赶跑盘踞在缅北的国民党军队,将地区的控制权交给缅甸政府,并且撤兵。这被当地人称为“中国人赶跑了中国人”。

不过后来,风向又变了。缅甸民族矛盾激化,而中国在支持“世界革命”的旗帜下支持缅共“武装夺取政权”。但到上个世纪80年代,缅共解散,缅共的东北军区、中部军区、815军区与101军区分别演变为后来的果敢、佤邦、猛拉和克钦新民主独立军。现在的克钦独立组织和中国也很有渊源,它在当时是加入了缅共的“统一战线”的,间接接受中国的支持和军事援助。

另外,克钦独立组织负责人介绍,从战争一开始,他们就往昆明送材料,希望向中国反映情况。他们甚至要求在中国境内和缅甸政府军进行停火谈判。而1月中下旬的谈判正是在中国瑞丽举行的,但这次谈判破裂之后,缅甸政府拒绝再在中国境内谈判,要求回到缅甸再谈。

由此可见,从历史渊源来看,其实克钦独立军不但不反华,还是亲华的。而他们最大的利益诉求是民族的权益,为此,他们还很希望得到中国的斡旋。因为民族利益显然不是靠“为西方势力代言”就能争取到的。而密松工程的停建,其实也不是他们反对的结果,主要在于缅甸政府不得不尊重民意。

目前,在包括修建密松工程等诸多事宜上,不管是不是克钦独立军的克钦人都对中国只和缅甸政府接触不和当地人接触等诸多做法很不解。…[详细]

走向民主化的缅甸政府能不能实现民族和解
为民主呐喊的印度人更团结了

还不能论断缅甸真的会走向民主

缅甸最近发生了很多变化,例如,解除了严厉的新闻审查制度,针对部分国外网站的互联网封锁业已取消;议会通过了允许独立工会成立的法案,并可能很快通过保障游行示威权的法案;总统吴登盛承诺与“持不同理念和主张的人”合作,宣布了大赦,释放了包括扎加纳在内的数千名政治犯,邀请流亡者回国,并会晤了民主派的精神领袖昂山素季……

不过另一方面,缅甸政府军和少数民族之间的冲突却在持续。2月10日,掸邦军发言人称,已经和缅甸政府签订了停火协议的南掸邦军在2月7日遭到了政府军猛烈攻击。

这一切好像都说明,尝试民主化的缅甸政府对于少数民族问题没有改变原有立场。不过这里先要搞清一个问题,缅甸是不是真的走向民主?克钦独立组织就认为这些只是缅甸政府讨好西方的把戏。这也是外界一些人的看法。

事实上,缅甸总统吴登盛推出的一系列“新政”,都未摆脱1993年启动制宪、2008年5月10日公投、去年1月31日生效的《缅甸联邦宪法》窠臼,按照这部宪法的规定,缅甸三军总司令而非总统为武装力量统帅,军队代表在任何一级议会中都拥有25%的固定席位,这部宪法曾被斥为“让军人专权合法化”的工具,18年来屡屡引发反抗浪潮,如今宪法还是那部宪法,评论却翻了个个。(陶短房)

因此,军队对于政界影响力强大的缅甸,这些民主的姿态到底是为了让西方给其“松绑”设计的表象还是真的民主希望呢?很难说。…[详细]

经验证明,真正的民主有利民族问题的和解

缅甸的少数民族武装对民主化兴趣不大,他们要求自治,这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人少,一人一票很难投过别的民族,民主还是专政也只是昂山素季的民主派和缅甸政府军这些缅族人之间的争论。

不过,经验告诉我们并非如此。如果缅甸实现了真民主,缅甸的民族矛盾将不再是一潭死水。

很多中东欧国家民主转轨的过程中都伴随着激烈的民族矛盾,一些谋求民族独立的少数民族政党也应运而生。但是许多国家的民族矛盾只是在转轨初期凸显。而后,随着民主进程发展,少数民族也很好地参与到政治生活中,能够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民族问题反而越来越和缓。所谓人少票少言轻的问题也很好解决,有智慧的政党能够巧妙地在各种政治势力的平衡中赢取自己的空间,罗马利亚和斯洛伐克的匈牙利族政党都是此间高手,其它的大政党想要取得议会多数党地位需要它们的支持,而它们也顺利进入执政政府,利用此地位有效维护匈牙利族人的利益。(参考:《高歌:中东欧国家的民族冲突、民主转轨与政治稳定》)

而在印度,所有的主要政党都是超越民族的。各民族之间可以有许多不认同,但是对宪政民主这条极为认同。由此,几年一次的选举都是一次民族大团结的洗礼,因为不搞团结,就赢不了。印度的国家认同也越来越稳固。

因此,真正的民族平等必须走民主的道路。…[详细]


要想不被阴谋论困扰,最好正面与各种利益接触,彼此加深了解。

资料区 怎样用手机浏览今日话题

相关专题1

缅缘何拒中国大坝

缅甸人不欢迎中国大坝是否又是“西方势力”从中破坏…[详细]

相关专题2

缅甸驱逐杨紫琼

缅甸的变革将走向何方?…[详细]

相关资料3

缅甸大选是游戏?

这是政府自我改良,民主化模板吗…[详细]

投票区

专题调查
加载中...

互动区

读者来信
CSTX:警惕父爱专题是网络暴力
汤勇波:自中国的研究论文有着极...
袁文良:回家过中秋
张妍文:慈善的过度娱乐化是慈善的...
美丽中国:莫让公款行贿打法律“擦...
越洋:关于“产妇之死”专题的意见
蔡平:冰桶挑战是被绑架的宣传工具
chenxiaohong:我们是否需要一个完...
如颠如狂:再讨论谁来为产妇负责
不老松:医院尽力则不为产妇负责
我要写信
编辑手记
谌旭彬:三论岳飞绝不是“民族英雄”
刘彦伟:航班延误,有苦该向谁诉
王杨:几个关于婴儿喂养的误区
谌旭彬:评毛泽东的一篇“优秀”作文
刘彦伟:“死老虎”王立军该怎么...
更多
今日话题·历史版
第600期:洋人“成为中国人”何时最易?
第600期:洋人“成为中国人”何时最易?
实时互动

010-82155158 wangyang019@qq.com

版权声明:腾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腾讯网评论频道

本期责编:王杨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