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遭毁容,罪在“官二代”?

继去年的药家鑫案、李昌奎案、李天一案之后,又一个刑事案件在短短时间内引起了全国范围的广泛关注。合肥17岁少女周岩拒绝“官二代”同学求爱,惨遭泼油烧伤毁容。其毁容前后的照片对比,让网友纷纷感到心痛。 …[详细]

由于被贴上“官二代”的标签,网友们非常担心受害方会遭到不公正的对待,纷纷发掘案件是否存在什么黑幕。从现有的消息来看,“官二代”的说法有点言过其实,未必会让案件受到很大影响,但网友为何会如此在意“官二代”,仍是一个很值得探讨的话题。

今日话题毁容前的周岩

2012-02-27 第 1990

今日话题
毁容事件的发生与“官二代”关系或许不大
网上流传的陶汝坤和周岩合影

这件事一定程度上是情感纠纷

在最初的网贴中,网友多将此次事件描述为“官二代横行霸道,恋爱不成将少女毁容”,“追求少女不成,官二代闯入对方家中行凶”,在介绍两人背景时,则称两人曾经同校不同班,周岩为了躲避陶汝坤的追求甚至转学,但最终未能逃离厄运。事件给人的印象类似于“恶少强夺良家女致其毁容”。

然而,陶汝坤的父亲陶文在网上作了一个情况说明,称其子“2010年初和周岩产生早恋”。从周岩的QQ空间的内容来看,陶父所述在一定程度上应该是实情。在2010年底的几条留言中,两人曾经用非常亲昵的语言互动过。2011年陶汝坤开通了微博,取的id叫做trk520zy,即“陶汝坤我爱你周岩”之意,并单独建立了一个叫“钟爱一生”的收听名单,只收听了周岩一个人。在他们的同学之中,也确实有人认为他们曾经是一对。

不过,这个恋爱关系可能有胁迫的成分,据周岩自述称:“我开始和他是以比较好的同学关系在相处,在深入相处后,我发现他人品不好,不像表面上那么乖。我就开始疏远他。后来,他说要追我。我没答应。在同学们面前,他硬是搂着我,我一反抗,他就偷偷掐我,还打我。被他打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但即便如此,基本上还是可以认定,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两位花季少男少女的情感纠纷导致了这一惨剧。…[详细]

丧心病狂的行为,更应归结于教育而非“官二代”身份

在恋爱纠纷的前提下,这一惨剧发生的原因就充满多种可能性了。在当今社会,为情感问题想不开而走上杀恋人、杀第三者、甚或自杀的情况绝非鲜见,成年人尚且避免不了,未成年人陷入想不开境地的绝非少数,这已经是相当严重的社会问题。

而对于本案,民众特别愤怒之处在于,陶汝坤怎么能够用泼油烧身这么丧心病狂的做法来对付一个花季少女,人们直观地想知道,如此扭曲的行为性格,是否跟其“官二代”的身份有关?

平心而论,未成年人性格扭曲与否与“官二代”身份并无直接联系,而是与其受到的教育息息相关——包括社会教育、学校教育以及家庭教育。据报道,一名曾担任过陶汝坤班级任课老师的知情人介绍说,陶汝坤在寿春中学期间品行并不好,曾一度被身边的老师同学怀疑有暴力倾向(网上找出陶汝坤的帖子,可以发现他说话确实粗暴)。而在网上,有一网友自称是陶汝坤的同学,称其“奶奶太娇惯了,他做那种事,同学一点都不奇怪。”

品行不佳、娇生惯养,这与“官二代”也并没有必然联系。从统计的角度看,平民子弟不见得比官家子弟更为品行端正,“官二代”也不见得比普通独生子女更为娇生惯养。也没有证据显示,恋爱中采取极端行为的“官二代”比例特别高。…[详细]

但人们强调“官二代”不是没有理由
“我爸是李刚”奠定官二代形象

因为官民差别如此明显,所以科级干部也成了高干

然而,为什么本次事件从一开始被广泛关注时起,就被打上了“官二代”的标签呢?无论是网贴还是周岩之母的亲述,都在强调,陶汝坤的父亲、母亲是“高干”。但据调查,陶父是合肥市审计局办公室主任,陶母是合肥市规划局财务处主任,从级别上看,也就两科级干部。科级能算高干,科级干部的子女能算“官二代”吗?从常理而言,确实比较勉强。

然而,从“我爸是李刚”开始,再低级别的官员(李刚不过是个副科)也免不了让人们怀疑其背后有“显赫背景”,原因何在?皆因在人们的认知中,官民差别过于明显。只要是个官,在财富、地位、权势等方面,相比普通老百姓无一不是占据压倒性优势。而且越是小地方,这种优势可能会越明显。在本次事件中,人们普遍相信,陶汝坤家里能够拿出来的赔偿,绝对不止现在这么多。…[详细]

因为人们无法免于恐惧,所以相信“官二代”手段通天

在周岩戴着面具、催人泪下的访谈中,她强调没有办法摆脱陶汝坤的纠缠。

“在学校的时候,他对我打骂是家常便饭,跟老师与家长反映都没有任何效果。”;“他曾威胁如果我父母不让我们在一起,我父母就死定了”;“他在同学面前假装着我们两个很好的样子,他搂着我的时候,我也不敢反抗,因为如果我一有反抗,他就会趁别人不注意掐我捶我。”“学校老师也知道陶汝坤在追求我,曾出面管过这件事情,也被打了,后来我就不太敢让老师介入了”。

周岩的母亲同样强调了这一点:“案件没发生之前,我们多次联系陶汝坤的父母,让他们管管儿子,不要骚扰我们家庭,甚至磕头请求陶汝坤放过我女儿,但都不起作用。”“女儿转学、休学都没能摆脱恶魔的纠缠。”

从泼油毁容事件发生在周岩的房间来看,周岩和她母亲的说法是可信的。当周岩不愿意继续跟陶汝坤在一起时,没有办法摆脱他,连家长也没想出任何办法。最终当陶汝坤发狂的时候,周岩无可避免地受到了伤害。

为什么摆脱不了陶汝坤的纠缠,免除他所带来的恐惧?无疑,周岩家眼中陶汝坤“官二代”的身份是重要原因。千百年来,人们信奉“民不与官斗”,知道官惹不起,连学校的老师都管不了这件事,那只能躲了,可惜连躲都躲不掉。而且,不敢对抗,以致畏惧,以致认为“官二代”无所不能、手段通天,只能忍辱负重。

这正是周岩的悲剧以及人们心有戚戚之处——当一个有钱有背景有势力的人无赖般缠着你的时候,没有办法摆脱,只有忍耐。中国人缺乏“免于恐惧”的权利意识,导致制度建设的落后;而制度建设的落后,又进一步磨灭我们的权利意识。

平民百姓迫切需要想办法摆脱这种恐惧。…[详细]

因为人们总是得不到公正,所以认定“官二代”妨碍司法公正

然而,一个更让人难过的事实是,连法律也没有办法让人摆脱这种恐惧。在整个事件中,最让人心寒的是周岩被烧着后陶汝坤将其拦下时说的话,周岩回忆,陶汝坤当时声称:“我说你最好和你家里人说,是我们在玩的时候不小心搞到的,你是知道的,我父母做官的,我以前有很多案底,但都被放出来了,如果你报警的话,就算我因为这个事情被抓进去了,最多一个星期就放出来了,如果让我知道你们家报警的话,你就死定了,你们家就等死吧。”

对于周岩来说,这个威胁并不算虚张声势,据她所知,陶汝坤确实曾因为抢劫、打架等被抓留过案底,都被他妈妈花钱摆平了。目前,尚不清楚陶汝坤是否真的曾经这么逍遥法外,但“官二代”的身份足以让周岩这种涉世未深的女孩感到,法律不是用来保护她的。对于陶汝坤而言,也可能正是“爸妈会救我”的心态让其恶向胆边生,做出丧心病狂的举动。

陶父陶母利用“关系”救他,这也正是人们普遍的担忧。尽管陶汝坤并没有如其自称一个星期就被放出来,但五个月后案件才传出风声,警方迟迟不对周岩做伤情鉴定,以及陶汝坤被取保候审的传闻仍然让很多人怀疑案件是否能公正审理。…[详细]

案情令人发指,但罪刑还须法定
毁容让人生不如死

未成年人判死刑?太不理智的想法

本次毁容案,在短短时间内,其关注度已经几乎比得上药家鑫案。很多人也开始担心,本案的审理是否存在如药家鑫案那样被舆论影响的可能。从现在的反响来看,已经有许多网友高喊“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并不在意陶汝坤还不满17岁的事实。

不能否认,本次案件引起这么大的反响,是与某些特定因素有关的。如果不是最初的网贴里刻意渲染“官二代”的因素引发了对立情绪,如果不是周岩漂亮的烧伤之前的照片与烧伤后的可怖照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个案件不会引起如此大的关注。

当然,民众的这种关注完全可以理解。人们慷慨之气、同情之心的激发是不可能绝对平等的,只能选择性地进行关注。这次毁容案如此受关注,免不了有因缘巧合的成分。

然而,我们也应该意识到,民众的慷慨之气、同情之心是能够被操纵的。在药家鑫案审理的过程中,已经有许多网友感到,很多“民愤”其实源于张显等人刻意制造的“军二代”、“药家在找关系”等不实传闻,最终造成了“民愤极大”的效果。虽然,药家鑫最终判死刑与此可能确实没有关系,但还是引发了人们对“舆论杀人”的担忧。

事实上,“民愤”也往往会影响中国的刑事判决,因为我国的刑法体系向来很重视犯罪的“社会危害性”,一些司法机关为了满足人民群众的正义愿望,在对犯罪刑罚的适用上,往往把“民愤”的强烈程度等同于社会危害性强烈程度,从而从重判决。

然而,“民愤”并不是很稳定的存在,随时受各种真伪不明的信息、媒体关注程度的高低所影响。要想真正实现公正,刑事审理必须让“社会危害性原则”让位于“罪刑法定原则”,即法律规定能适用什么罪名才判什么罪名,能适用什么刑罚才判什么刑。刑法不会因陶汝坤是“官二代”加重其罪名,更不可能因民愤而违背未满18岁者不适用死刑的铁律(《刑法》第49条: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的人和审判的时候怀孕的妇女,不适用死刑)。

所以,案情虽令人发指,喊“枪毙”的心情也可以理解,但到底怎么看这个案件的审理,应理性对待。我们希望陶汝坤因其伤害行为受到制裁,而非因官二代身份受制裁,正如我们希望药家鑫、李昌奎是因其残忍罪行被判死刑,而不是因社会舆论的影响。…[详细]

毁容向来被严惩,施害者可能会遭遇严厉判决

《刑法》第234条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伤残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用硫酸或者泼油烧伤造成对方毁容,一般即可以算作“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伤残”。

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的副庭长李武清在《刑法重大疑难热点问题解析》曾介绍过一个毁容判死刑复核通过的案例。李武清称“采用硫酸泼洒被害人致被害人毁容二级伤残,从案件情况看属于有预谋的犯罪,动机卑劣、手段残忍,导致被害人永久性的伤残,生不如死,综合考虑核准死刑。这个是被害人没有死亡核准的死刑,但是这个比死还要痛苦。”

2003年,也曾有过一例女生之间泼硫酸毁容被判死刑的案例,作案者年仅19岁。法院认为泼酸硫搞得人生不如死,痛不欲生,所以判死刑。这就是为什么刑法规定伤害罪可以判死刑。

所以,如果周岩的伤残鉴定比较严重的话,即使陶汝坤是未成年人,不会判死刑,但可能也会被重判。…[详细]

从现实角度而言,赔偿问题更值得关注

对于大部分网友而言,可能更关心陶汝坤会被判什么刑。不过,从现实的角度来看,刑事附带的民事赔偿问题更值得关注。对于受害者而言,取得赔偿与让加害者受到刑事制裁同样重要。目前双方家长分别在网上撰文,已经就赔偿问题有了针锋相对的说法。

本案对于刑事附带的民事赔偿问题的价值在于,与以往备受关注的死刑案不同,本案不涉及“赔命不赔钱、赔钱不赔命”的两难选择。周岩能否取得包括精神赔偿在内的高额赔偿,假如得不到高额赔偿,国家、社会如何进行救济,都是值得关注的问题。…[详细]


关于此案,双方说法仍未一致,仍有许多事实有待厘清。在真相完全浮出水面之前,为何“官二代”这个说法让民意如此汹涌,值得反思。

资料区 怎样用手机浏览今日话题

相关专题

李双江之子打人

夫妻头部被打流血。打人者还大喊“谁敢打110!”…[详细]

相关专题

情感纠纷可免死?

情感纠纷不等于免死金牌…[详细]

相关专题

鄢颇不幸在何处

中国法律轻视对“免于恐惧”的保护…[详细]

投票区

新闻立场
你觉得惨案与官二代身份有关吗?
有很大关系
0
投票
基本无关
0
投票
0%
0%
专题调查
加载中...

互动区

读者来信
CSTX:警惕父爱专题是网络暴力
汤勇波:自中国的研究论文有着极...
袁文良:回家过中秋
张妍文:慈善的过度娱乐化是慈善的...
美丽中国:莫让公款行贿打法律“擦...
越洋:关于“产妇之死”专题的意见
蔡平:冰桶挑战是被绑架的宣传工具
chenxiaohong:我们是否需要一个完...
如颠如狂:再讨论谁来为产妇负责
不老松:医院尽力则不为产妇负责
我要写信
编辑手记
谌旭彬:三论岳飞绝不是“民族英雄”
刘彦伟:航班延误,有苦该向谁诉
王杨:几个关于婴儿喂养的误区
谌旭彬:评毛泽东的一篇“优秀”作文
刘彦伟:“死老虎”王立军该怎么...
更多
今日话题·历史版
第637期:斯大林孙辈评价祖父已两极分化
第637期:斯大林孙辈评价祖父已两极分化
实时互动

010-82155158 20614277@qq.com

版权声明:腾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腾讯网评论频道

本期责编:丁阳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