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农二代青年小关“辍学为鸭”

20岁的小关,外表俊俏,身高一米八几。他从事一项或许为一般人所不齿的特殊职业,他们把自己叫做“仔”或者“鸭”。而他其实是一名农二代——特指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出生在农村,但在城市打工的年轻人。…[详细]

 

小关的故事引发了广泛的讨论,许多人都试图从小关的经历出发,来探讨农二代这个群体的特殊命运。

 

到底如何看待小关的“非常”命运和选择?

今日话题小关迷失在了纸醉金迷中

2012-04-03 第 2026

今日话题
小关的迷失和许多青春期少年一样
青少年的迷失必须要考虑家庭背景

表面看,小关好逸恶劳、不愿吃苦

2006年,十三岁半的小关初一未读完,就辍学从农村老家来到广州。在姐姐的帮助下,小关找到了一份在发廊的工作,当时的工资是850元,不包吃住。
  小关在发廊工作了一年多,他觉得冬天太冷,帮客人洗头的手经常皲裂,不在发廊做了。他找到了一份在夜总会工作,开始了令外人甚感好奇的职业。起初在夜总会只是做“少爷”(服务员),到了2009年,时年17岁的小关开始走上了做“鸭”之路。这个转变,小关觉得顺其自然。

从事这行两三年后,小关的身体终于吃不消了,去年下半年回家修养。过完年后,他与女朋友两位“90后”的生活显得日益拮据,迫于生活压力的小关只好在朋友的介绍下,重操旧业。

表面上,小关的所有选择都是自愿的。而跟他一起在夜总会“陪酒卖身”的还有四五十个“要身高有身高,要样貌有样貌”的年轻男子,“这一行竞争很激烈”。

小关的个性被归结为“好逸恶劳,有钱就花”。从他的身上,不少人认为也许可以看到许多农二代的共同点——虽然这些农二代们来自农村,但他们早早就来到大城市,脱离农村已经很久,怕吃苦,总在追求轻松的生活,有一分钱,先花了再说。他们喜欢大城市的灯红酒绿的生活,又不想付出太多的劳动。…[详细]

小关的行为、心理和城市里援交的女中学生是一样的,不能代表农二代群体

人们会觉得小关“价值观不正”、“好逸恶劳”,是因为他对待性工作的态度,看似根本无所谓,他甚至在公共汽车上很大声地向初次见面的记者介绍他的职业。不过,这其实在许多的“青少年卖淫”事件中都可以看到。

比如,在去年轰动一时的“上海女中学生援交案”中,办案检察官提到,这些少女们对于钱色交易没有羞耻感。其中一些女孩家境并不差,出卖青春只是因为爱慕虚荣,喜欢购物、享乐,而手头缺少零花钱。…[详细]

在一个“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后笑”的拜金社会中,青少年们很自然就耳闻目染。把自己的身体当作商品来出卖,来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虽然这并不是常态,却也是在许多地方都存在的。因此,用小关这种特殊的“价值观”来探讨农二代的整体想法,其实代表性不强。而到底有没有羞耻感?只能说,今日小关的反应是一遍遍“修正”了自我认知之后的,他会调整自己的价值观去跟自己的行为一致。而昨日的他未必如此。

青春期青少年“四重”迷失,看不到未来

小关17岁开始从事特殊行业。援交少女们也多是在这个年龄。

精神分析派的代表人物埃里克森有别于弗洛伊德,他强调社会和文化对人格形成和发展的影响。他把人格形成分为8个阶段。基本上,在婴儿期、幼儿期、童年期和青春期,需要完成的是获得信任感、获得主动感、获得勤奋感、形成角色同一性的任务。如果失败的话,就很容易陷入自我的混乱。尤其在青少年期,所谓角色同一性指的是,人们将自己的过去、现在和将来整合成一个有机的整体,确立了自己的理想与价值观,并对未来的发展做出了自己的思考。如果顺利地建立“同一性”,他们就会有非常稳定的价值观。反之亦然。

小关很早就辍学,援交少女们虽然在读书,但是因为成绩不好,学校不怎么管。所以,小关也好,援交少女们也好,在他们的成长经历中,缺少家庭关爱,又缺少学校教育,过早地面对社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形成一套完整健康的价值观体系呢?他们又如何看得到未来呢?难怪说到未来,小关说从来没有想过,“我只想着,待会回家吃个饭,然后睡觉去,太累了。”

另外,在青春期,孩子们既渴望脱离儿童,从儿童中成长,又和成人的圈子有隔阂。所以同龄人之间的影响会非常大,形成一个小圈子,同龄人之间的价值观会传染。小关先到夜总会时并不是从事性工作的,但是受到周围人的影响,自然慢慢就融入了那个氛围,从内心开始接受“做鸭”。…[详细]

小关身上反映了留守儿童的困境
农二代有更高的职业期望

留守儿童,而非农二代身份,与小关的迷失关系巨大

一个清华大学和工众网的联合调查显示,相较于一代农民工,农二代们经常跳槽,很多人基本上可以算“临时工”了。该报告称,就代际而言,尽管无论老一代农民工还是新生代农民工在用工单位内部的向上流动和在职业转换后的向上流动的比例都相当有限,但新生代农民工的这两种向上流动情况都不如老一代。新生代农民工变换工作往往跨行业。此外,新生代农民工离职的原因也更多地是因为对公司不满,年轻农民工具有更高的受教育程度和职业期望,是他们频繁的换工、换行业的重要因素。

许多分析都认为,农二代比他们的前辈更加接近城市居民,更有权利意识,也更有自我。但是,这并不代表这个群体就娇生惯养,吃不得苦。而很多农二代频繁变动工作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未来有更高的期许。这和小关的自暴自弃是两码事。…[详细]

小关之前是在理发店给人洗头,以他的履历来看,并不算一个典型的农民工。那么,到底小关这个特殊的个案有没有普遍性呢?

答案是有。他的成长经历是一个典型的留守儿童的经历。而他的童年经历和他走上性工作者的道路关系甚大。

家庭、学校、社会关爱缺位,留守儿童的心理问题检出率高达57.14%

小关家中有八姐弟,他排行第六。小关记得小时候,作为第一代农民工的父亲常年外出打工挣钱,只有过年才会回家几天,而母亲在家种田养家。读书后,父母管得少了,刚开始也会问考试考得怎样,但后来也懒得问了。“又不是一两个子女,八个怎么管。”再后来,小关认为读书是浪费时间,就坚决不读,去了姐姐所在的城市。

在学校,小关经常打人。打得多了,怕别人报复就不敢去上学了。小关甚至没有接受完义务教育就退学。到底学校教育给了小关什么呢?不言而喻。

家庭、学校教育的双重缺失给小关带来了不可磨灭的坏影响。全国妇联的调查显示,留守儿童中成绩中等或中等偏下水平和相当差的占到了88%;家庭和学校监护不力,导致相当数量的留守儿童产生厌学、逃学、辍学现象。很多留守儿童都出现了价值观扭曲、目标模糊等心理问题。

一个被普遍引用的数据是,留守儿童的心理问题验出率高达57.14%。普遍认可的心理学理论是,家庭教育和早年经历对一个人以后的价值观和行为起着决定性的影响。而许许多多留守儿童正是有着这样的不愉快的经历。…[详细]

小关式困境:留守群体的迷茫未来
农民工在城市根本“住不起”

自杀留守妈妈与小关:留守群体的现实与未来困惑

前几日,四川省大竹县一位年仅27岁的留守妈妈不堪养孩子之累,带着3个孩子自杀。

农二代的总人数为8487万,占全部外出农民工总数的58.4%。调查结果显示,在已婚的新生代农民工中,59.4%的农二代是夫妻一起外出的。在有子女的农二代中,62.9%的新生代农民工将子女留在老家。

他们为什么不把子女带在身边?答案就是身份壁垒和身份歧视。

把子女带在身边,先得解决住宿问题。但是,他们的收入太低。据2010年全国总工会在全国25个城市(区)1000家已建工会企业中进行问卷调查,新生代农民工即“农二代”平均月收入为1747.87元,仅为城镇企业职工平均月收入(3046.61元)的57.4%。由于租不起房子,很多夫妇仍然是各自住在集体宿舍和工作地。而要租房子,他们只能租在城中村或者城乡结合部。

把子女带在身边,就得解决子女的教育问题。可是要想进公立学校何其难。倒是有许多人专门为农民工子弟开了学校,但是其一,有的学校也很“黑”,其二,很多学校还被关了。

于是只能把孩子送回家带,要不就给自己的父母,要不就让夫妻中的一人回家带孩子(一般都是妻子),结果不管是留守妈妈、留守老人,还是留守儿童都非常容易产生心理疾病。…[详细]

留守妈妈携子自杀是一种很极端的现实。而小关的故事则提醒着大家,农二代的后代们可能的极端的未来。如果留守儿童在家庭、学校、社会三方面都得不到重视,都还是面临制度性歧视,他们的未来会怎么样?

只有农民工“市民化”才是出路

小关的爸爸是老一代农民工,在城里辛苦地打工,供养着自己的8个子女。如今,再也做不动的他已经回到了家乡。可是农二代们却不同。

在身份认同上,农二代处于“农民”和“市民”之间的尴尬境地。在一项调查中,对于“自己是农民“这一说法“非常同意”和“比较同意”的比例分别为23%和45.5%。可是,在未来的打算上,接近一半的农二代有在城市定居的打算。“坚决不回农村”的农二代占到8.1%,“尽量留在城市,实在不行再回农村”的占到37%。

事实上,随着工业化发展,各国都有着农业人口非农化、农业人口市民化的进程。然而,在中国,由于长期以来特殊的二元化社会结构,农民工们变为了极为特殊的一群人——一方面他们还是农民身份,另一方面,他们又成了工业化里不可缺少的一元。

但是,城市在设计上却没怎么考虑他们。比如,城市化建设出现了围绕少数城市居民自我循环的高端化发展,大建各种高端的住宅、写字楼。廉租房他们也没有资格申请。而在我国台湾地区,即使台北市今日已经转型到服务业和科技业,仍处处可见摩托车骑士们在车阵中寻空隙穿钻。同样,在台北市区边缘的中和、永和、土城、汐止等地仍可见到有些脏乱的三四层楼的公寓。便宜的住房和便捷的交通让许多农民来到城市,成为市民。(参考:《黄春兴:城市化的“偶然性”》)

不能光想着靠“廉价劳动力”来推动经济发展,也不能为了维护既得利益者们就牺牲掉一批人。

城市的脊梁们真正贡献了经济发展,不管迁徙的自由还是居住的福利,他们都应该得到。…[详细]


小关的例子当然比较极端,很多人在相同的经历和处境下并不会如此选择。但是,他和携子自杀的留守妈妈的故事都在提醒着整个社会留守群体面临的残酷现实和未来困境。

资料区

关注留守1

留守妈妈携子自杀

为什么自杀还要携带上自己的孩子?…[详细]

相关专题

打工子弟怎没学上

既不给贫民福利保障,又不让他们自救自助非常罕见。…[详细]

相关专题

什么制造血色校车

丰县校车事故揭示撤点并校是祸端…[详细]

相关专题

女中学生援交案

道德指责之外,更应该关注事件细节…[详细]

投票区

新闻立场
小关的迷失主要是因为什么?
个人因素
0
投票
社会因素
0
投票
0%
0%
专题调查
加载中...

互动区

读者来信
CSTX:警惕父爱专题是网络暴力
汤勇波:自中国的研究论文有着极...
袁文良:回家过中秋
张妍文:慈善的过度娱乐化是慈善的...
美丽中国:莫让公款行贿打法律“擦...
越洋:关于“产妇之死”专题的意见
蔡平:冰桶挑战是被绑架的宣传工具
chenxiaohong:我们是否需要一个完...
如颠如狂:再讨论谁来为产妇负责
不老松:医院尽力则不为产妇负责
我要写信
编辑手记
谌旭彬:三论岳飞绝不是“民族英雄”
刘彦伟:航班延误,有苦该向谁诉
王杨:几个关于婴儿喂养的误区
谌旭彬:评毛泽东的一篇“优秀”作文
刘彦伟:“死老虎”王立军该怎么...
更多
今日话题·历史版
第600期:洋人“成为中国人”何时最易?
第600期:洋人“成为中国人”何时最易?
实时互动

010-82155158 wangyang019@qq.com

版权声明:腾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腾讯网评论频道

本期责编:王杨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