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头号罪犯”KONY是谁

近日,一部叫《KONY2012》的纪录片在中文网络上疯传,而在进入中文网络之前,这部影片短短几天在Youtube上的点击量已超过5000万。这样一部30分钟的短片,究竟有何魔力?…[详细]

 

《KONY2012》揭露了乌干达“圣主抵抗军”(LRA)首领约瑟夫.科尼(Joseph Kony)自1987年起绑架强迫超过3万名儿童为其战斗,毁容、摧残儿童肉体、强迫儿童亲手杀害父母并导致超过二百万人流离失所的罪行。罪行本身让人激愤,而影片目标——使Kony“成名”并在2012年将其抓获,更使人热血沸腾。

 

今日话题《Kony2012》视频

2012-03-14 第2006

今日话题
Kony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犯下了什么罪恶
KONY其人

他所领导的“LRA”是一个恐怖组织

Kony认为自己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想让乌干达成为一个基督教制的国家,所以在1987年他组建了一支叫做“圣主抵抗军”的军队,这是一个以狂热和残忍著称,带有邪教性质的恐怖组织。圣主抵抗军在乌干达北部绑架了大量平民,并把他们训练成游击队员和政府军作战。领导者Kony称将用《圣经》的十诫来统治乌干达,是神灵决定了他去杀人。一般说来,邪教魔头的基本特征就是“神授权”,通过不断地洗脑,给自己的残暴行为赋予正当性。

该组织90%的“战士”都是被绑架儿童,只是他们不像短片中的男主人公Jacob一样幸运。根据独立统计,在25年的和政府军的斗争过程中约有3万名儿童被绑架并被用为童军。LRA袭击的目标除了当地儿童和百姓外,还包括地方政府的官员、国际人道救援队伍和非官方性组织。

Kony犯下的是“普世罪恶”

在过去的20多年,乌干达几乎每天都进行着不同原因的战争,宗教之争、部族之争、政治之争。今天的纷争可能是以耶稣之名,明天就有可能是为了证明十诫才是真言。圣主抵抗军制造了非洲大陆持续时间最长但却最不为人知的冲突。在这部短片拍出之前,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个Kony是谁,倒是乌干达政府军和达尔富尔的苏丹部落叛军之间的冲突广为人知。

民主、自由、人权,早已被认为是普世价值。相反的,独裁、禁锢、杀戮,也是该被承认的普世罪恶。据联合国提供的数据,仅2008年9月至2009年6月,LRA在刚果(此时KONY已被驱赶出乌干达)频繁袭击平民,造成至少1200人死亡,23万人流离失所,被绑架者超过1400人,其中包括600名儿童和400名妇女。在国际法庭(ICC)上,Kony早已是通缉罪犯名单上的首位。

让人忧虑的是,被绑架的孩子既是受害者,又是残暴的施害者。当孩童被裹挟进一种暴力至上杀人愉快的氛围中,很可能丧失对自己同类的怜悯——男童会强奸被绑架来的女童,杀害不服从管理的同胞。

为什么罪恶没有被及时制止
童子军是LRA的主力

非洲各国内战的成因往往极其复杂

在非洲,有很多被指控滥用暴力和屠杀人民的反政府武装团体,其最初所反对的就是腐败无能的、或自己就在从事种族压迫和屠杀的“合法政府”,例如塞拉利昂的RUF(反抗腐败的精英阶层),原先南苏丹的反政府武装(反抗北部伊斯兰阿拉伯裔人的镇压),刚果(金)反政府武装(反对著名的暴君总统蒙博托);也有些是由于殖民地时代种族划分和压迫、冷战时代强权斗争等遗留问题,而造成的你死我活的对立延续,例如布隆迪和卢旺达的胡图族对图西族(被比利时人殖民统治)的战争,安哥拉长达27年内战(美国扶植的UNITA对苏联扶植的MPLA);更有根本是不同政治势力之间争权夺利而爆发战争,如刚果(布)共和国内战和利比里亚内战。

在这种内战中,血腥暴力有时是以暴制暴之举,有时是当地原始部落文化和习俗的传承,更多则体现出非洲政治的无序和混乱,有枪有人就能揭竿而起。在这种无序和混乱中,正义和邪恶的界限,有时候也会很模糊。kony在发动战争初期,也很受当地人民的欢迎,或许新的政权能给他们带来新的生活,就像Kony当初的许诺一样。想一想太平天国,或许就可以明白。

联合国为什么不管

有人说了,既然乌干达的罪恶乌干达自己解决不了,为什么联合国不及时出面呢?实际上,对联合国不能抱有太大的希望,正如《西方“绕开联合国”为哪般》揭示的,想经过联合国授权办点事太难了,历史上成功的例子寥寥无几,大国之间的不协调导致联合国很难产生一项重大决定。

美国政府为什么不管

又有人说了,既然联合国管不了,你美国不是以“世界警察”自居吗?实际上,美国政府只重视一类人的呼吁,就是选民。如果美国人不关注甚至不知道kony是谁,美国政府很难也不可能有动力去插手这件事。在民间组织“消失的孩童”(Invisible Children)着手拍摄《KONY2012》之前,志愿者去找议员希望美国政府能干预,得到的答复几乎都是不可能,后来,关注的人越来越多,美国在去年10月派出了100名带装备的军事顾问(军事顾问并不直接参战),这样做的原因无非是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关注这件事了。

美国历来出兵干预都是这样的情景:民众看不下去要求出兵——美国政府出兵——士兵伤亡较多——美国民众又不乐意了——美国政府收兵——下次出兵有心理阴影。

举个例子,1994年,美军在索马里直接出兵围剿当地军阀,陷入包围,导致10多名士兵丧生,部分士兵尸体甚至被当地人拖着巡游——这导致克林顿政府民望大跌,也令美国在随后十数年间均拒绝再派本国武装力量直接参与非洲大陆的武装冲突。(参见《美国人对战争的“爱”与怕》)

美国民众为什么要管“闲事”
美国民众在街上张贴活动海报

不仅仅因为善良

在这部《KONY2012》中,我们不难看出,参与其中的美国人不仅很有爱心,而且毅力、耐力、激情兼备。这不免让人疑惑,这些美国人图的是什么?如果是发生在自己身边、目力所及的残忍、暴力,我们给以同情帮助是符合常理的,而对于远在千里之外的陌生人,是什么力量让这些美国人团结在一起为不是自己的利益奔走呼告?这或许不仅仅是用善良可以解释的。

这是美国的传统,美国人关注苏丹达尔富尔人的命运更是不遗余力,成立了无数的民间社团给本地代表施压,表现达尔富尔主题的文艺作品也随之出现。06年12月的一个民意调查显示,62%的美国人认为政府应该把阻止达尔富尔屠杀当作一个优先政策,在外交政策上,其重要性仅次于伊拉克问题。正是因为来自民间的这种压力,加上达尔富尔本身的严重事态,美国政府对达尔富尔危机采取了一些积极干预的行动。

这种风起云涌的人道主义关怀,很大程度是活跃的公民团体动员能力的表现,而不仅仅是民间自发的热情。就算民间能够自发地迸发高度热情,这种热情的“可持续发展”,往往要依靠民间团体的机构力量。

当然,发达的公民团体也绝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它是长期的公民意识教育并给与土壤的结果。

《KONY2012》虽有问题,但瑕不掩瑜
拯救儿童,让恶人无所遁形

重要事实没有交代清楚

在《KONY2012》风靡网络的时候,出现了很多质疑、批评的声音。这些反对的话语中,有些是出于理性的独立思考,有些则完全是阴谋论的老伎俩(比如美国之所以会有动作是因为乌干达发现了新油田!)。

这部短片《KONY2012》确实存在不完善的地方,最大的问题是有个重要的事实没有交代清楚。整部影片中,都没有交代Kony领导的LRA现在的规模以及有无活动,所以在youtube上,不乏一些乌干达人表达不满,他们认为影片没有很好反映乌干达的现状。乌干达政府也就《KONY2012》活动发表官方声明,他们一方面表达感谢,一方面也指出:目前在乌干达没有任何LRA活动的踪迹。乌干达人民国防军在2006年成功将LRA驱逐出了国境,目前这一组织已经逃窜到中非地区一些临近国家的复杂地形中,势力也已经消减弱化到不足300人。

当然,乌干达政府的说明也不完全足以采信,但据多方消息显示,LRA现在确实大势已去。而《KONY2012》没交代这么重要的事实,是不是担心“不够惨、惨得不持续不足以撼人心”。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存在这种忧虑,一件正确的事情不需要错误(隐瞒)去增加它的正确性。

此外,拍摄纪录片的公益组织——“消失的孩童”,在财务上也引发外界质疑,公共记录显示,这个组织去年所募得的款项只有32%用于帮助乌干达儿童,其他都用于员工薪资和包括旅游在内的其他开支。不过这个质疑可能并不成立,公益组织本身需要有包括员工薪资在内的运作成本,所谓的“旅游”其实也是往来非洲的差旅费。

总的来看,《KONY2012》很有意义

《KONY2012》活动的积极意义很多:1,让更多的人知道有kony这个恶人存在,肯定是一件好事,无论最后有没有达到抓住kony的目的;2,提醒任何的独裁者和暴君们,美国人今天关注kony,明天就可能关注你;3,让没有公民意识的社会,参与、学习这种先进的文化,等等。

还有一点特别需要强调的,就是互联网的发展和普及才让这种努力成为现实。如今社交网络、手机网络的发达,使得利于传播的视频可以像“病毒扩散”般迅速走近每一个人,有价值的资讯不再需要传统媒体的垂青才能传播,只要你能做到像《KONY2012》这样精彩,你就是最大的传媒。


或许抓住了Kony,乌干达人也不可能过上像美国人一样的幸福生活,但至少有人在努力,并且一直这么坚持,真让人感动。

资料区 怎样用手机浏览今日话题

2000期特刊

相关专题

怎看南苏丹独立

要走向真正的和平,唯有尽早建立民主机制…[详细]

相关专题

解读泰国士兵暴行

这些士兵背后的动机成为更大的疑问…[详细]

投票区

新闻立场
你觉得《KONY2012》如何
很赞
0
投票
一般
0
投票
0%
0%
专题调查
加载中...

互动区

读者来信
CSTX:警惕父爱专题是网络暴力
汤勇波:自中国的研究论文有着极...
袁文良:回家过中秋
张妍文:慈善的过度娱乐化是慈善的...
美丽中国:莫让公款行贿打法律“擦...
越洋:关于“产妇之死”专题的意见
蔡平:冰桶挑战是被绑架的宣传工具
chenxiaohong:我们是否需要一个完...
如颠如狂:再讨论谁来为产妇负责
不老松:医院尽力则不为产妇负责
我要写信
编辑手记
谌旭彬:三论岳飞绝不是“民族英雄”
刘彦伟:航班延误,有苦该向谁诉
王杨:几个关于婴儿喂养的误区
谌旭彬:评毛泽东的一篇“优秀”作文
刘彦伟:“死老虎”王立军该怎么...
更多
今日话题·历史版
第670期:“勒石燕然”之战没什么含金量
第670期:“勒石燕然”之战没什么含金量
实时互动

010-82155158 947506168@qq.com

版权声明:腾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腾讯网评论频道

本期责编:张德笔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