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微博话题资中筠老师谈自己的履历

不知从何时起, 我在公共场合被介绍身份时,主持人常提到;曾为毛主席和周总理等国家领导人做过翻译,有时还要加上参加过尼克松访华的接待工作。起初我还不以为意,后来越来越感到不是滋味 资中筠履历

关于理想国

  • 广西师范大学理想国(imaginist),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北京贝贝特出版公司于2010年秋全新推出的文化品牌。理想国今后将以人文、艺术类图书出版为核心,并逐渐向创意产品、影视传媒、文化活动等多领域拓展,力图成为更具包容性、前瞻性,同时内涵更丰富的文化品牌。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梁文道

我们非常同意需要把启蒙当成一个未完成的计划继续下去。但是今天中国的教育有狼奶的灌输 …[详细]

贺卫方

以您这么多年来对体制权力内运行模式近距离的观察来看,我自己个人感觉越来越不乐观[详细]

阎连科

陈先生不在了七八天之后,我想看看资先生的生活,我先听到钢琴声,她坐在钢琴边上 [详细]

吴敬琏

只要给你一个口头上崇高的目标,一切人类最坏的事情都可以,突破一切道德底线,都可以做…[详细]
 

资中筠自选集首发式

我不是一个高产作家,弄了半天就这些了[查看全文]

资中筠:我不是一个多产作家,弄了半天就这些了。我这个书有很多是旧作,原来有几个集子,都是从90年代末到二零零几年出的,我一般每隔几年发表一些短的东西,把它集起来出一本集子。现在又有两三年没出集子了,有的人说应该再出一个,过去的那些就买不到了,于是有的出版社说是不是出一个全集全部出一次?我觉得不见得所有的东西老是出,而且太杂,因为我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什么都有,不见得所有人都感兴趣。所以,我就自己选了一下,按照性质分一下类。过去是不包括写国际问题的,这次把有关国际问题中好懂一点的、还不是太尖涩的文章出了一集。所以,这里面既有新的,又有旧的,向大家交代一下。 [查看全文]

七年来始终没有忘记的一段话[查看全文]

七年以来,我始终没有忘记的是资先生的一段话,他在讲座中特别提到:“比起上一辈,章太炎、胡适先生,我自己就是一个野蛮人。”这句话给我很大的震惊,七年来我没有忘却这句话。以我对资本先生的了解,怎么这样一个人自称是野蛮人呢?如果资先生是一个野蛮人的话,我这一代人是什么?至少七年以来,我个人的活动和很多想法正是由资先生的这句话重新开启了我对自己活动和想法一个思考。 [查看全文]

三个突出也是受益更多的地方[查看全文]

《坐观天下》这一集确实能够反映出资老师的一个特点,在几乎所有外人看来,一个崛起强大的中国有非常深刻的人文、忧患意识,可以说是一种盛世危言,这有非常好的体现,但是如果光看目录看不出来,包括国际关系的理论、基金会制度、中国人的世界观等等,都是很广义问题的研究,但是如果仔细读这本书,参加他各种各样的讨论,我觉得有三个突出也是我自己收受益更多的地方。 [查看全文]

落后了半个多世纪的问题现在还没解决[查看全文]

中国在这些问题上是低层次上的,起码是落后了半个多世纪的问题现在还没有解决。我为什么说八十年代的时候乐观呢?因为又是一个新的气像、新的时代到来了,我们以为会一步一步的走向大家知道的那个发展的道路,但是它的发展方向不对了。现在我们国家的发展方向,尽管GDP不断增强,因为你最后需要的是公平和正义,我们向往的都是一个公平、争议、平等、自由的社会,这个方向现在是背道而驰的,而且越来越不公平,而且看不到用什么办法达到公平和正义。 [查看全文]

不但忌讳“启蒙”,还忌讳很多词[查看全文]

我们不但忌讳;启蒙,还忌讳很多词。我们生活在一个很多忌讳的时代和很多忌讳的国土,这几年经常说国进民退主要都是经济领域,其实我觉得在思想文化领域这个国进民退恐怕有六十年的历史了。当下为历史倒退制造舆论的一个重要途径,就是利用人们对历史的无知和隔膜,这都是有利的遮蔽造成的。我不知道我了解的是否会冤枉年代一代人,我觉得一代年轻人不仅不知道1949年前三十年,甚至也不知道后三十年的历史,更不要说1840年以后的历史。[查看全文]

简朴、真实、情趣[查看全文]

《闲情记美》里面的许多文章,我原来设想退休以后多这一类的文章,我有好多东西想写,一年以前写了一半陶渊明的《闲情赋》,但是写了一半就没写了,我的时间被后来的《感时忧世》那本书占据了,这是迫不得已的,觉得欲罢不能。 [查看全文]

好像是看一个黑白电影[查看全文]

在清华大学毕业前前,在资老师的发动下全班同学在一个清早太阳和国旗一同升起之时,一同爬到楼顶一起宣誓,代表毕业班在大礼貌表态坚决服从分配,那时觉得自己的前途和祖国同样灿烂。怎么也没有想到资老师能够爬到楼顶在国旗下宣誓,资老师从过去到现在一直抱有一个理想,怀抱着要建设一个自由平等、公平正义的社会,始终如一追求的理想,现在也是如此。 [查看全文]

还原真相,开启民智,唤醒良知,推动革新[查看全文]

我并不是说不启蒙,我们非常同意需要把启蒙当成一个未完成的计划继续下去。但是今天中国的教育有狼奶的灌输,但是有许多最基本、最基础的东西是很浅易的,是每个人看得见有问题的,是不需要自然科学或人文社会科学的训练才能看得到的,只要中学毕业就可以知道,温州动车这么做是错的,铁道部这么做是错的,艾滋村卖学是错的,这些小学、中学就可以知道,这是最简单的事情。我们全国绝大部分人都知道是什么问题,都知道错在什么地方,但是总感觉我们坐了一轮轮船,看见了一座冰山,是避得开的,但是我们一直往他去。 [查看全文]

 

 
 

“我坐到这儿,想到一些事情,这是欲罢不能的……我想到一个医学上痛点比较低或者痛点比较高,痛点比较低的人刺他一下就比较疼,对于我们这一代人的人,痛点比较低,别人见怪不怪的事情总觉得有这样的心情,我并没有什么特别崇高伟大的目标,一定要救民于水火,不认为自己有这种可能性。我只是希望大家都能够受到启发, 能够多一点地了解事实和按逻辑思考问题。”


  • 监制:王齐、窦瑞刚、李玉霄
  • 策划主编:杨子云
  • 制作:张翔、于何
  • 微博:http://t.qq.com/yanshanforum
  • 电话:010-62671215
  • 邮箱:yanshanforum@qq.com
  • QQ群:19071221
  • 出品:腾讯新闻
评论首页 | 公益首页 | 回到顶部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