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微博话题本期摘要

1949年国民党军队撤到台湾后住在眷村。《宝岛一村》用幽默的方式讲述眷村的悲哀故事,触动了不只是台湾人,还有大陆的人。作品在两岸观众的反馈上没隔膜,基本同时笑和哭 …[查看全文] [评论]

本期嘉宾档案

《宝岛一村》深圳演出预告:

  1. 【深圳保利剧院】11月5号晚19:30 第一场,11月6号晚19:30第二场,欢迎各位的到来!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宝岛一村》幽默讲述悲哀

台湾的眷村故事多数是悲哀的,《宝岛一村》是用一种幽默的方式来讲述眷村的悲哀故事,这笑声反而会增加悲的部分 …[视频]

两岸观众的掌声和哭泣

《宝岛一村》谢幕后观众长时间鼓掌,向这段历史致敬。两岸共同面对这段离奇的历史用掌声、哭泣在剧场里完成巨大的感情交融 …[视频]

两岸目前沟通的障碍

冯仑:最近20年所形成的新台湾,跟大陆有隔膜。比如上百万人上街游行抗议的事,我们对这些文化目前的隔膜非常大 …[视频]

两岸人民在情感上有共鸣

赖声川:透过我自己的作品感觉到两岸幽默感没有隔膜。观众看作品是在同一点笑,如果闭着眼睛在后台都分不清在大陆还是台湾 …[视频]

 

领军人物对话 赖声川VS冯仑 [查看全文]

《宝岛一村》中的中国视线

台湾的眷村与大陆的军队大院不同

冯仑:这部戏是讲“眷村文化”,物品每次去台湾都会去看眷村。我记得在伊拉克战争那一年我正好在台湾,电视里天天在演打仗,我一下想起来台湾和大陆打完仗很多老兵过去了,我就出去找了一个出租车带我去找眷村。司机很诧异“大陆人怎么知道这里有眷村?”后来我跟他说我是做房地产的(笑)。实际上是因我研究过这一段历史,看了一些照片。但这个司机转了半天没有找到,他说已经没有了。再后来我找了很多眷村,特别是在台北有一个眷村博物馆,还有很多关于战争的电视剧,我也到台南高雄看了眷村。很多人是从眷村出来的,比潘安邦、张雨生。后来我去了台北眷村的村口,所谓眷村在大陆叫“军队家属区”。台湾的眷村是因为当时国军从大陆撤来,所以聚集在一起,语言天南地北。 [查看全文]

赖声川:听起来好像是很简单的一个事,但历史演变下来我感觉是整个人类历史里非常少有的这么大规模的人的迁移,到了一个地方以后,全部住在非常临时、非常狭小的空间里。我第一次带着《宝岛一村》到大陆来,说实话我们不知道大陆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媒体也问我什么叫眷村。我大概解释了一下,媒体说就是“军队大院”,我说也许吧,但我相信军队大院里的空间关系和人的感情是有点接近的,而眷村有一样东西是大陆的军队大院绝对没有的,那就是每一个人都想回家,每个人思乡,但他们回不了家,这是历史的特殊故事,军中的一百多万人到了台湾进到眷村。后来我发现大陆的很多媒体朋友和在座的各位同学们可能不了解,在大家的记忆中1949年那些人走了,大家看着他们的背影离开,下次看到可能是80年代的重新开放,这些人第一次可以回到家,我们又看到他们回来了,穿着西装,很体面,带着“三大件”,比如冰箱、电视机。[查看全文]

眷村是小孩儿的天堂,是大人的地狱

赖声川:我不在眷村长大,但我的很多朋友都在眷村。我们放学回家,台北市那时候的眷村特别多,经过一家,就到他家玩、吃饭。我们在眷村很过瘾,到一个同学家玩,吃饭时可能是另外一个地方,这个舞台可能是三家人,这个是河南的、这个是广东的、那个是北京的,炒菜都不一样,今天吃湖南菜,明天吃四川菜,这种感觉非常有意思。但当时我仔细的看了大人,我感觉他们好苦好不快乐。王伟忠说“眷村是小孩的天堂,是大人的地狱。” [查看全文]

《宝岛一村》触动了不只是台湾人,还有大陆的朋友

赖声川:2008年演出后的效果很强烈,在这个戏中有一首歌《我家在东北松花江上》,大陆年轻人都知道这首歌,但台湾就不是,没有这个记忆。在戏中唱时,我们在台北,二楼一个80多岁的老太太站起来跟着唱,非常大声。按道理这在剧场里是不可以的,是过分的行为。但旁边人接受她,她唱完后说“这就是我们的歌”,旁边的人替她鼓掌。每天晚上我在后台有很多不认识的老人跟我拥抱,有一位老太太抱了很久,她一直掉泪,她说这就是我们的生命,你演出来了。我后来跟王伟忠讲,我们做晚了,耽误了。因为他讲这些故事讲了两年。更早我们没有意识到要做这样的事。因为我们晚做了两年,很多人已经走了,很多身体不好的人不会来看这个戏。最近在台北重演,在美国看到这个戏的朋友叫他的父亲(八十多岁)在台北一定要看,而且规定他父亲带手帕。他父亲说我什么事没见过?还需要带手帕?不可能。但结果还是需要,痛哭了一场。《宝岛一村》特殊的是触动了不只是台湾人,还有大陆的人。我微妙的发现两岸是这么接近,我们的经验和感情是那么近。[查看全文]

《宝岛一村》用幽默的方式讲述悲哀的故事

赖声川:一般来讲眷村的故事比较多,多数都是悲的,但对我来讲本来就是一个悲哀的故事,如果用悲哀的情绪和悲哀的色调说一种悲哀的故事有点难受,而且我们怎么向前走?怎么样能够越过这段历史消化它?《宝岛一村》采取的方式还是一种幽默的方式。它的背景里到处都是悲哀的东西,如果在这里面能够找到戏剧的成分给观众的温暖和笑声反而会增加悲的部分,《宝岛一村》就是。[查看全文]

台湾现在的社会生态与大陆有很大不同

冯仑:我觉得两岸在历史、在中国人的概念上的文化,比如饮食、起居很容易沟通,但我突然发现最近20年台湾的变化,所形成的新台湾,大陆跟台湾有隔膜。大陆完全是用传统的大陆思维去看台湾,这像刚才讲的丢鸡蛋,百万人上街的事,包括电视媒体每天出现的事,我们对这些文化目前的隔膜非常大。 [查看全文]

因为台湾建立了一个多元社会,有了理智、法律、法制,社会生态跟大陆有很大的不同。别的都不讲,有一件事值得思考:当时台湾的红杉军有一百万人上街,最后能够理性的、有序的结束。大家知道地球上任何一个社会出现了5万人的聚集都受不了,一定会死人,政府一定会改变,都是要发生某些事的,但在台湾一百万人最后和平结束。这是一个表达机制,他们放鞭炮能放,而我们在很多地方是不让放的,要被抓起来“喝茶”。在台湾社会,言论、民主、表达的权利很自由,表达方式又是多种多样的,丢鸡蛋也算,但确实是一种对权利的表达,就像现在看到的“占领华尔街”,这也是表达。但如果有行为超出了言论表达的范围,侵害了别人的表达自由或者人身安全,那么他就被抓起来。 [查看全文]

两岸观众用掌声和哭泣在剧场中完成感情的交融

赖声川:《宝岛一村》是非常台湾的题材,怎么可能引起大陆朋友很大的共鸣?但我们一路演,我们感觉到情感连接起来非常强大。谢幕时10分钟后观众还在鼓掌。我跟演员说是在向你们鼓掌,但也不是,而是为角色鼓掌,为生命,他们向这段历史致敬。我深深感觉到是这样的。我们讲“消化”两个字,很多东西其实在当下就能消化掉,两岸共同面对这段非常离奇的历史用掌声、哭泣在剧场里完成巨大的感情的交融,然后是消化的产生,这是我的看法。 [查看全文]

两岸人民在情感上有共鸣

赖声川:我觉得透过我自己的作品感觉到两岸幽默感没有隔膜。在同一点笑,尤其是在上海,如果我闭着眼睛在后台我就不知道在哪里。 [查看全文]

戏剧与电影的差异

同学2:赖老师您说《宝岛一村》的很多故事是您小时候亲身经历的,有很多对您童年生活表示怀念。前段时间我采访了《岁月神偷》的罗启锐老师,他拍的《岁月神偷》,里面大多数的故事都是他小时候亲身经历的,在大陆的传播度和口碑比较广,喜欢电影的观众都会知道这个电影。您的《宝岛一村》只是话剧,而且整个传播面比较窄,我也是一个其中没有欣赏到话剧不幸的一个人(笑)。在这方面,话剧离电影有一定差距,您对眷村的怀念没能够让大多数观众感受到,您又说话剧是很多电影无法做到的,那具体是哪些方面?有没有考虑将您童年的美好回忆改编成电影的可能?谢谢。 [查看全文]

赖声川:你来看《宝岛一村》就会知道,如果说想把它变成电影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它的剧本已经很定化了,它的整个表演方式非常剧场化,要到剧场来看才会知道,三个房子定存在一起,同时生活,这在电影中是没有办法做的一件事。电影虽然有蒙太奇的说法,但没有那么容易,而在剧场里一下就能让观众完全接受而且立刻就了解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很多东西的运作方式是不一样的,剧场有很多东西是电影没有办法做到的,剧场确实比较小众,但我并不因为这样子就觉得比电影矮了一节。那个对生命本身的影响和转化是没有办法比的,只有舞台剧和话剧是你和演员在一个屋子里,在呼吸同一个空气在共度一个时光,这个感觉不一样,各位可以去感受。 [查看全文]

你的梦想是什么?

同学4:赖老师您好!现在都在说文化软实力和文化产业,中国文化的内核是什么?美国有美国梦想、美国精神,中国应该输出什么样的文化价值观?今天的主题是“《宝岛一村》中的中国视线”,现在《宝岛一村》在台湾大陆市场反响很好,那我们共同的中国视线是什么? [查看全文]

赖声川:这个问题很大,我觉得冯总更有资格。我的思考是“文化创意产业”这六个字,大部分人误会或者误解,或者只关心最后两个字:产业。大家都赚钱。我们一直在做我们的事。文化创意产业重要的是没有创意哪来产业?没有文化哪来的创意?所以最后一定要做回到自己的文化。 [查看全文]

对于未来我们共同的梦想是什么?回到我刚刚做完的辛亥百年剧,这个戏叫《梦想家》。这个戏演出当天马英九也在看。我的朋友说他在看戏的过程中掉泪,他说他并不喜欢在公众场合掉泪,有一种导向:男人不应该掉泪。其实我从不这样认为,男人掉泪表示你很有情感。他最后看完公开讲了一句话,他说他看完《梦想家》,想到未来能够替台湾的年轻人创造一个环境,能让每一个人去追求他的梦想,实现梦想。用"梦想家"三个字作为一个题目。回答这位同学的问题这是一种回答的方式,最重要的是你的梦想是什么?这是每个人要问自己的问题,因为现在每个人的梦想似乎是赚钱发财,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人生变得很简单、单调,我们难道没有更多吗?难道生命的目的就是赚钱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表示钱可以带来欢乐,但为什么从古至今我们没有看到钱能带来绝对的快乐?我看到的钱带来的都是烦恼。所以年轻人要搞清楚自己的梦想是什么,想清楚后要勇敢去追求它。如果你的梦想是赚钱发财我没意见,但我认为人生有更多更美好的东西,在那个梦的背后有更深的东西,我希望你们去追寻。(掌声) [查看全文]

 
 
 

《宝岛一村》谢幕时10分钟后观众还在鼓掌,是在向演员鼓掌,但也不是,而是为角色鼓掌、为生命鼓掌,他们在向这段历史致敬。两岸共同面对这段非常离奇的历史用掌声、哭泣在剧场里完成巨大的感情交融。




  • 第132期:廖陵儿
    倾听底层的声音

  • 第131期:安雪枫
    顶级纪录片如何炼成?

  • 第130期:Launay
    2050年如何养活?

  • 第129期:张耀杰
    辛亥革命的纪念与反思

  • 第128期:孙春龙
    老兵回家

  • 第127期:袁伟时
    辛亥革命与百年宪政

  • 第126期:雷颐
    百年前的立宪者

  • 第125期:丁东
    当代悼文与历史记忆
评论首页 | 公益首页 | 回到顶部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