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微博话题本期摘要

竞争是文明演进的核心动力,但竞争需要有规则。今天世界几大强国在全球范围的竞争前景如何?能从竞争走向平衡吗?能建立规则和共识吗?能避免战争和暴力发生吗? …[查看全文] [评论]

本期嘉宾档案

  • ·陈彦
  • ·中欧社会论坛执行主席,欧洲华人学会秘书长

下期预告:

  1. 【王海光 中国当代城乡二元户籍体制之形成】王海光,中央党校党史部教授,博士生导师。山东人,1954年生。从事中华人民共和国史和中国当代史的教学与研究 ...详细介绍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竞争是文明演进的核心动力

竞争推动各国文明向前发展,就像自然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一样,竞争是人类文明核心机制,但文明演进的方式有区别 …[视频]

欧洲和中国文明发展的逻辑

欧洲有武士文化,文明发展的逻辑遵循着竞争—扩张—战争—联合。中国是儒士文化,文明发展的逻辑是竞争—兴盛—封闭—开放 …[视频]

关于大国竞争

权力的扩张是集权的内在的逻辑诉求。欧洲在两次世界大战后觉醒,觉得不能这样下去,战争没有双赢,所以有了欧洲联合这条路 …[视频]

未来人类的统一之梦

欧洲找到了办法,即欧洲联盟。欧洲联盟是渐进的,不但是渐进的统合过程,同时是民主联盟的过程,这是避免暴力统一的一条路 …[视频]

 

讲堂133期 陈彦:从科举竞争到大国竞争 [查看全文]

竞争是文明演进的动力重点

竞争来推动各国文明向前发展,就像自然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规律一样,竞争是人类文明的内部机制。这种机制通过各种不同的方式表现出来,表现出文明演进的方式在一个文明中和另一个文明是有区别的。比如我们可以看到在一个文明当中人与人之间有竞争关系、一个城邦和另一个城邦有竞争的关系、一个国家和另一个国家也有竞争的关系。但如果具体到欧洲和中国文明的区别和文明的一统来说仍有很大不同,我现在大致把欧洲和中国文明发展的历史线索做一个归纳。欧洲逻辑遵循着竞争——扩张——战争——联合。中国大致过程是竞争——兴盛—封闭——开放。这是一个比较粗的线条,我基本上会按照这个线条展开今天的话题。 [查看全文]

关于武士文化与儒士文化不同的演进路径

印欧文化里的三大社会分工,欧洲学者证明在整个中世纪三大分工实际上是真正的三大社会分工:一是武士,武士代表国王诸侯的统治阶级,他们最初是骑士,然后是公爵,一直到国王。二是僧侣阶层,他们执行训导教育职能。三是农奴,生产繁衍阶层。三大社会分工是按照这个来的。法国一个很有名的史学家写了两本书讲这个分工,其中一本书是《武士、教士和农民》,在法曾是畅销书。可以肯定的是,中国跟欧洲相比是没有武士的分工,没有武士阶层,中国有科举,有儒士,我把它叫做儒士文化是相对于武士文化而言的。[查看全文]

欧洲是三大社会分工,中国只有儒士,儒士兼有统治和教育的两大社会功能。欧洲前面两个功能在中国奇妙的结合在一起,这是中国文化当中的一个特点,但这并不等于说中国没有武士阶层。因为在秦以前这种分工是存在的,有武士阶层,只是我们没有很好的去发掘和研究这些问题。在中国长期封建帝制阶段儒士一直是统治阶级,儒士的统治阶层造成没有武士与武士之间的竞争。我们知道欧洲的法国、意大利、德国曾经是不存在的,是诸侯经过不断兼并和斗争,慢慢地法国成了法国,把其它几个地区合并在一起,归到法国,意大利、德国,这些国家基本是在这种状况下形成的。也就是说通过武士之间的竞争,一个诸侯和另一个诸侯的战争,慢慢集权和集中,有了法兰西王国,有了德国现在的大概轮廓,经过武士之间的竞争慢慢走向了民族国家的趋势。这个情况在中国如果说有,那只有在春秋战国有诸侯竞争,有各个王国的竞争,最后由秦始皇统一中国,统一中国之后竞争就结束了,然后中国就没有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了。虽然欧洲各个诸侯慢慢变成一个邦国,变成法国、德国等,但他们之间仍然存在着竞争关系,这个竞争关系跟中国完全不同,中国秦始皇统一国家后,在统一国家中不会跟另外一个国家竞争,导致的状况是王朝更替,分裂、统一的历史轨道。但我注意到一个现象是科举竞争。[查看全文]

科举竞争对中国的影响

在中国成为一个大一统的帝国以后慢慢兴起了科举考试,这个制度使中国有文化的阶层能够比较自由的参与竞争。由于在全国范围之内武力慢慢被王权垄断,所以在全国范围内是一个和平的空间,在和平的空间里,文人才有可能竞争,才有可能通过科举机制进行竞争。当然这个竞争有很大的局限,因为是官场上的竞争,是比较单一的国家行政、官僚机构的竞争,在其它领域没有太多,但仅仅这个竞争造成中国社会有很大的活动余地,上层和下层的沟通,下层如果有条件读书有可能中科举,一个下层人通过学习通过努力可以进入到上层,这是中国儒士文化里的一个特点。这点欧洲不存在,欧洲没有文士竞争的环境。欧洲的竞争经过诸侯慢慢统一成为国家以后,在国家内部没有竞争,但国与国之间存在竞争,而这些国家从没统一过,所以竞争慢慢演化成另外一种发展趋势。 [查看全文]

欧洲武士文化的竞争逻辑。首先是武士(领主)之间的暴力竞争——封建王权对暴力的垄断——各封建王国之间的竞争——科技及国力的发展——海外的殖民扩张——终于引发世界性战争——最后否定战争共建和平。中国儒士文明的竞争逻辑是:封建王国的竞争——大一统帝国的成熟及帝国对暴力的垄断——文官制度的创立与儒士文化的诞生——制度规范下的竞争导致社会相对稳定及经济的相对兴盛——兴盛之后的衍生保守与封闭——外来冲击之下寻求开放并走向重新崛起。中国内部虽然有儒士之间的竞争,但因对外没有竞争对手,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跟当时的中国有竞争的关系,所以渐渐的走向了保守与封闭,尤其是在宋明以后,到今天我们才有改革开放一说,开放成为中国重新崛起的必备条件。这大概是中国和欧洲社会发展的最大不同。 [查看全文]

竞争的后果。欧洲是通过竞争向海外扩张导致战争,这是武力的竞争甚至是暴力的竞争。中国这边虽然是有控制有规范的竞争,但规范的竞争内力不足,渐渐变成制度内部没有生气的竞争,渐渐走向保守,导致中国慢慢落后。在16世纪以前,西方学者和中国学者认为中国在世界上的发展是前沿性的,但从那之后慢慢落后。 [查看全文]

关于武力竞争与规范竞争。怎么样武力竞争?因为竞争是动力,没有竞争就会死气沉沉,就会落后、挨打,但没有规范的竞争,也就是说像欧洲那样没有规范的竞争可能导致殖民扩张,拼命的寻求新资源,然后导致世界大战。中国的科举竞争在一定程度上是有规范的,但同时也压抑了经济上的竞争,大一统窒息了发展的动力。一般我们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西方能有经济的发展,为什么当时中国有那么好的条件不能够发展和有这样的历史推动?同时欧洲同中国相比,欧洲为什么没有走向大一统?中国为什么在那么早的秦代就统一了,而且没有像欧洲长期的竞争局面?而因没有竞争就导致中国后来的经济不发展,这是什么原因?很多人提出这样的问题。 [查看全文]

独特的地理环境造就了欧洲的发展

最近法国有一个研究理论物理的学者科桑德写过一本书《西方的奥秘》提出一个理论:欧洲的发展是科学的发展,但科学能够发展的条件必须有政治上的稳定和经济上的繁荣,而这还是解决不了问题。为什么欧洲就有政治上的稳定和经济上繁荣?他从地理上找原因,说欧洲最早起源是在希腊,希腊这个地方属于爱琴海,而且希腊的各个岛屿特别多,各个海港也特别多,这种地理环境造成希腊文明的发展。当时希腊的各个城邦非常多,这些城邦之间的互相竞争非常激烈,创造了很多不同的政治形式。他从这里面发现希腊之所以这么发达以及当时有那么高的文明成就和地理环境有关。这是欧洲的地图,将其放大看,对比希腊的地理环境,他们长期认为地中海是“欧洲的内海”,地中海是大地中心的海。如果希腊有那么繁盛的创造,欧洲的地理环境跟希腊的地理环境差不多,港岔特别多,比如西班牙到处是海洋,三边都是,法国也是很多海洋,英国就是一个岛屿,这样的地理环境造成易守难攻的状况,也就是说欧洲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容易吃掉另外一个国家,各个国家都是势均力敌的,走向平衡。道理在哪儿?他认为原因是海洋,内陆国家可以攻下并封住,但海洋封不住,所以这些国家独立很容易,统一很困难,想将其统一在你那儿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所以他认为这种状况造成欧洲各个国家最后只能走向均衡的状态,在你吃不了我,我吃不了你的时候互相达成契约,如果做什么事有同等的发言权利,缔一个条约,在某些问题上按条约和规定的契约来执行,这造成了欧洲的平衡的状态。这种平衡的状态是既有竞争又有比较稳定的政治环境,又能够鼓励竞争,又可以使竞争不会影响每个国家之内的经济发展,相反这样的竞争使每个国家都希望有最好的发展,经济、军事、政治的,有全方的发展才能够跟其它国家抗衡,如果没有很可能就失去了平衡,所以他认为这个状态是最适合于发展的状态。[查看全文]

中国人内心对海洋恐惧

中国在海洋的问题上很大。这是在山东威海的一个景,这个石碑刻着“天尽头”,据说最早的碑是秦始皇让人立碑刻字,"天尽头"从秦始皇而来,他当时认为走到了海边就走到了天边,也就是说中国的世界就这么大,海对他来说不是国土,甚至也不是天,天都完了。比较有意思的是,中国文化中的潜意识的状况是中国人很害怕海洋,不愿意深入海洋,“四海之内”,海外的东西不去冒险。这个地方还有一个碑刻着“天无尽头”,秦始皇去了山东威海,在回京的路上秦始皇就死掉了,据说有其他政治家到了“天尽头”以后纷纷出现不是死掉就是官位被贬的情况,让人感到很害怕,觉得“天尽头”太不吉利了,所以有人修了另外一个碑,碑上刻着“天无尽头”,这两个碑说明一个问题,中国对海洋的情结。明代都是内陆思想、农民思想,不需要海,内陆足够大。而在西方希腊,海是广大世界,海恰恰是自由象征,完全不是把自己框在海洋之外。如果觉得那个小岛就是他的天地,那他怎么能够出海呢?区别很大。当然中国情况很不一样,因为中国的陆地很大。[查看全文]

台湾现在的社会生态与大陆有很大不同

关于大国竞争。刚才前面讲的都是科举竞争问题。关于大国竞争要总结以上的观察和分析,一是欧洲和中国两者不例外,都有追求统一的梦想,只不过中国早已经实现了,欧洲没有。比如罗马帝国想把整个欧洲统一进来,但罗马帝国灭亡了;西班牙的统一追求;后来有拿破仑帝国。这都是希望走向统一帝国的尝试,但这些尝试都没有成功。另外欧洲文人学士很多人都想做统一梦,但都没有成功。这是第一点。第二,如果统一之后,人类为了开疆拓土,都希望达到这样一种境界,也许有可能,但更为可能的是这个统一更多的不是要越大越好,而是统治者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必须扩张,不扩张可能萎缩,统治者希望越来越大的权力,是集权的内在的逻辑诉求。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提出问题,如果追求统一,为了追求统一是否什么手段都可以?是否可以为了统一不择手段?我们可以提出这样的问题。中国长期的统一当然是生灵涂炭,当然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当然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欧洲的这种统一追求也是有代价的,比如拿破仑的征战、一次世界大战、二次世界大战,这两次大战不是为了统一,是为了争霸,争霸和统一在这个意义上讲也是一样的,也是导致大量的生灵涂炭。在两次世界大战后欧洲人才开始觉醒,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不能为了争霸发动战争,所以现在有了欧洲联合这条路。 [查看全文]

我们如何驾驭人类的统一之梦?如果还想统一有没有可能?如果有可能如何统一,应该怎么样去统一?欧洲现在找到了一个办法,即欧洲联盟。欧洲联盟是渐进的,不但是渐进的统合过程,同时是民主联盟的过程。这个过程从外看上去各个国家走向主权分享,货币统一,有了欧洲中央银行,金融政策走向统一,政治上也慢慢走向了统一,虽然有很多问题,但在往这个方向走,这条新路是避免暴力统一的一条路,这条路欧洲人能否走到统一现在还是一个疑问。最终能否走到从政治上讲的欧洲联盟,现在不敢打保票,但从二战以后的欧洲是和谐的,没有战争。从这点上讲,不说欧洲统一是否最终能够走向一个政治联合体的话,就只说它缔造了战后欧洲的长期和平这一点就功不可没。 [查看全文]

大国竞争的几种模式,大致有三种:第一种是中国战国模式,如果按照欧洲模式是竞争——战争——平衡,中国战国模式是:竞争——战争——统一。所以中国有一个战国模式。古典的欧洲模式是米尔斯海默的模式:竞争——扩张——争霸——战争。欧洲现在走向了另外一个模式是联合,合起来干一件事,走向统合道路,维持平衡状态,不导致战争。 [查看全文]

从这三个模式来看,我们可以将整个视野放大看看现在的状况,当年的希腊和当年欧洲的竞争、战争的状态和欧洲的发展模式一直到后来的扩张和竞争,真正的发展是地理环境起了决定性作用。这使我们有一个可能,中国有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三国模式,三个国家争斗,但中国还是走向了统一。今天的世界是全球化的世界,全球化的世界有几强相争:美国、欧洲、印度、巴西、中国五强相争。如果我们把希腊的地理状况、欧洲的地理状况放大来看整个世界的地理环境,也就是说在大的舞台上我们可以明显的看到中国不可能统一世界,美国也不可能,不管你的国家多大,在今天的世界是不可能统一世界的,也就是说战国模式在今天全球化状况下不可能发挥作用。发挥作用的是什么模式?是古典的模式?中美开战?还是印度、中国等新兴国家联盟攻打欧美?这个可能性也没有。而且欧洲早已认识到这种竞争的战争没有意义,尤其从以人为本的角度来说任何战争都是没有意义的。从这个意义上做假设,今天的五强或者六强在全球范围之内的竞争是否可以设想成近代欧洲各国崛起时的竞争,竞争走向平衡,法国跟英国打仗,最后订一个条约,之间都要遵循某一个规则,在这个规则下有共识,然后就有一个和平竞争的可能。也就是说现在的形势是否可以?中美、欧洲、印度、巴西等能否有一个共同的规则?在规则下竞争,避免世界大战的前景? [查看全文]

对话的重要

现在全球化的世界有一个平衡局面,这个局面有待于每个人从对话、互相了解、互相深入了解过程中获得对整个规则的认识,也就是说鼓励竞争和规范竞争,我们必须有竞争,没有竞争没有活力,但这个竞争必须是有规范的,没有规范可能导致战争导致暴力,我们应该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这种现象与道理。对话是中欧社会论坛的基点,我们希望促进对话使得各个欧洲和中国甚至包括其他国家都认识到规范的重要性和对话的重要性。 [查看全文]

 
 
 

现在全球化的世界有一个平衡局面,这个局面有待于每个人从对话、互相深入了解过程中获得对整个规则的认识。没有规范可能导致战争导致暴力,我们应该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这个道理。对话是中欧社会论坛的基点,我们希望促进对话使得各个欧洲国家和中国甚至包括其他国家都认识到规范的重要性和对话的重要性。




  • 讲堂特辑
    赖声川对话冯仑

  • 第132期:廖陵儿
    倾听底层的声音

  • 第131期:安雪枫
    顶级纪录片如何炼成?

  • 第130期:Launay
    2050年如何养活?

  • 第129期:张耀杰
    辛亥革命的纪念与反思

  • 第128期:孙春龙
    老兵回家

  • 第127期:袁伟时
    辛亥革命与百年宪政

  • 第126期:雷颐
    百年前的立宪者
评论首页 | 公益首页 | 回到顶部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