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微博话题本期摘要

“老兵回家”项目的宗旨:让每一位英雄凯旋而归。但我们去的太晚了,有很多远征军老兵没有等到我们的认可,没有等到我们告诉他是抗日英雄时,他们早已不在了 …[查看全文] [评论]

本期嘉宾档案

下期预告:

  1. 【郑琼 安雪枫:顶级纪录片如何炼成?】一流的纪录片如何制作出来?燕山大讲堂131期嘉宾为:iDOCS国际纪录片论坛发起人“郑琼”、加拿大电影、纪录片制片人“安雪枫”。时间:9月29日(周四)晚19:00-21:00。地点:知春路希格玛大厦5层(地铁知春路站A口前行100米) ...详细介绍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我们让老兵像英雄一样凯旋

我们用最好的方式欢迎远征军老兵归来,我们拉着横幅、送鲜花、燃放鞭炮。这也是老兵回家项目宗旨:让每一位英雄凯旋而归 …[视频]

遗憾,很多老兵已经去世

我们唯一能抱怨的就是自己去得太晚,很多老兵还没有等到我们告诉他是抗日英雄、没有和他的家人取得联系时,他们早已不在 …[视频]

老兵就着黄河水咽下黄土

河南的一个老兵王之平,回缅甸时他带走的是两样东西:一是黄土,二是黄河的水。他临走时喝着黄河水把一把土冲进肚子里 …[视频]

我们的阵亡将士数量不精确

在缅甸很多人问远征军有多少具遗骸?我不知怎么回答,我们甚至还无法精确到以万为单位的数字。但美国、日本精确到个位数 …[视频]

 

燕山讲堂128期 孙春龙:老兵回家 [查看全文]

我们对历史的无知 [查看全文]

我第一次知道远征军的事是在2005年6月份去缅甸金三角采访,当时一个老兵指着我的鼻子告诉说“你说我们不抗日,你去国殇墓园看一下,看看我们那些兄弟是怎么死的”,我当时无言以对。因为我都不知道国殇墓园到底在哪里,是怎么回事。我从这个老人的眼睛里看出一丝绝望,那件事对我的触动非常大。我后来搜索了国殇墓园,当我真正看到网上关于国殇墓园的报道时,感受到的只有两个字:无知。因为我作为中央媒体的记者,并且在那一年我已经30岁,竟然不知道国殇墓园在哪里,不知道是一个怎样的情况。但我想在那个时候可能有很多同龄人与我一样无知,我一直想着有机会一定要去国殇墓园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查看全文]

我有时候在想这些老兵为什么会活这么长,最小的老兵已经86岁、87岁了,最大的老兵已经107岁,为什么活这么长?我想是在等待吧,等待一种认可和承认。迎接老兵回家,我们所能做的是拉着横幅,送鲜花,燃放鞭炮,鞭炮落满一地,我想这可能是我们用最好的方式欢迎他,这也是我一直做老兵回家的一个宗旨:让每一位英雄凯旋而归。 [查看全文]

远征军老兵找不到归属 [查看全文]

很多人问我,把老兵接回来了,他们为什么还回去?这是让人非常纠结的一个事,这些老兵大多数在异域成家,在那里有他的孩子、妻子和家。因为战争这些老人从此拥有了两个家,但不管是哪一个家可能都找不到归属,在缅甸他们被当成中国人,在中国被当成缅甸人。我在缅甸采访很多老人,发现他们都保持同样一种姿势,即安静的坐在家门口的堂门上,一句话不说。他们的子女基本都不会说中文。当年在他们身份最尴尬的时候,在缅甸成家立业,经济稍微好一点的人家都不会把女儿嫁给他们,他们只好娶当地的少数民族的姑娘为老婆,身在异乡他国,他们只能融入当地的文化。当地人也没有人去学中文,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说中文要受到歧视甚至是人身安全方面的威胁,所以这些老人在异乡他国过得非常寂寞,我们去的时候老人有说不完的话。但他们回到中国老家没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他们没有身份,没有一个合法的居所,没有一个可以容纳他们更长时间的家,所以很多老兵回来后继续返回缅甸,每个老兵离开老家返回缅甸的时候都是非常伤心,非常痛苦。 [查看全文]

我们去晚了,很多老兵已经去世 [查看全文]

帮张富麟找家是通过济南的一个媒体做的一篇报道。张富麟是家里的独子,最亲的是外甥和外甥女。张富麟也是因为摔伤腿走不动,找到家后,我说接他回家。他不愿意回。我说为什么?他把我带到一个地方说,你看我把我的墓碑都做好了,我不想死在路上。听了这句话后我再也没有去劝他,我们没有办法再抱怨这些,唯一能抱怨的就是自己,我们去得太晚,已经来不及了,有很多这样的老兵还没有等到我们去的时候,还没有等到我们告诉他是抗日英雄时,还没有和他的家人取得联系时,他们早已不在了,能回来的能和家人团聚的只是非常少的一部分。 [查看全文]

老兵回家后,就着黄河水咽下一把黄土 [查看全文]

河南的一个老兵王之平,也是中国驻印军,后来留在缅甸曼德勒,当年出征时有妻子在老家,流落在曼德勒后没有办法回去,就在当地娶妻。王之平在80年代回过一次家,回家时他在村口看到一个老太太,他们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两个人都认出了对方,他知道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妻子,他的原配。他当年出征为骗他的老婆,让战友写信回去说他已经战死了,让她改嫁。他回去之后才知道他的老婆一辈子没有改嫁,一直在等待他。王之平80年代回去后为此内疚了很长时间,后来他把他的女儿从缅甸送回河南照顾原配,直至原配去世。2009年5月回国他带走的是两样东西:一是黄土,二是黄河的水。我们把这个土包给王之平时,他抓了一把塞到嘴里,旁边人着急说“怎么能吃到肚子里?”急忙递给他一瓶矿泉水,让他漱口,没有想到的是他直接喝着黄河水把一把土冲进肚子里,吃完他还乐呵呵的。旁边所有人看着非常辛酸。这样的事很多。 [查看全文]

民间力量帮助老兵实现心愿 [查看全文]

后来我们在微博上发起来了活动,帮助老兵实现一个心愿。这个活动最开始是陆川等5人发起的,甚至找了有钱的朋友,如果这个活动没有人来认领的话,要帮我们兜底。但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大家参与的激情非常高,一两个小时之后都认领结束,很多人发私信说“求求你给我留一个”,还有一个人给我发了一个私信说“我刚从监狱里出来,我没有钱,只有100块,捐100块钱可以吗”。从这个事我们可以发现大家都想从内心表达我们对老兵的尊重,每个人都有愧疚存在,都想用自己的方式去表达。关于心愿,这个老兵就说想要一身新衣服,我们在发起这个活动时,我们在想,即使老兵提出想要一辆奔驰车也不过分。现在已经做了60多个心愿,但当我们把心愿收集起来时发现大部分是来自于精神层面。有的说,我想在墓碑上刻上我是中国远征军老兵,我是抗战英雄,我们提前帮他墓碑做好。有的老兵说只要来自家乡的一包土,有的老兵说我就想找人聊聊天,有的老兵说想给母亲修座坟,因为我觉得我对不起她。这些我们都会帮他实现,没有一个老兵提出可能会过分的愿望。其实任何愿望都不过分。我们在帮助老兵时,他们都会说"谢谢”,他们越说谢谢时,我们内心感到越是惭愧,我们感激的是他们,第一感激保护我们的国家,第二感激的是给我们留下了一丝机会表达我们内心的愧疚和救赎,感谢他们给我们留下了最后一丝机会去忏悔、赎罪。 [查看全文]

在缅甸有很多日本修建的慰灵塔 [查看全文]

另外我想说的是,有很多东西需要我们再次反思。这是日本在缅甸修建的慰灵塔。这是我见到的台湾同胞做的英雄纪念碑,日本人为我们的同胞立的一个纪念碑,我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是我们的同胞,却是日本人立的碑。在缅甸战场上很多冲在第一线的中国人给日本人做炮灰。很多战士,二战结束后,印巴冲突,二战的很多老兵加入印巴冲突,各自在战场上打。后来他们又参加了越战,有的参加的是美国方,有的参加的是胡志明的一方,在战场上开打,有的成为越南的烈士,躺在越南的烈士园里。战争和历史是这样的方式,让这么多的个体和家庭承担这么多的痛苦。 [查看全文]

这是日本人在缅甸战场上修建的一个佛像,让佛像的手里拿着阵亡的灵位。日本人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三次前往缅甸,寻找他们的遗骸,得到了缅甸政府的大力支持,他们每一具遗骸都得到了很好的安葬。这是我今年3月份到仰光的盟军墓地,主要是英国部分,这个墓地有5000多个墓穴,我们一行去了6个人,管理墓碑的人看到我们说你们是日本人还是韩国人,我说我是中国人。又问是中国台湾人吗?我说我来自中国北京。又问那你们是来做木材生意的还是做石油生意的?我说我们说来找老兵的。他当时非常惊讶,他说我在这个墓地很多年从来没看到过中国人来这里找老兵。后来他带我们在这个墓地找到30多个墓碑上写着“China”的墓碑,并说你们这个民族是不是有点健忘?我们所有人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查看全文]

中国远征军阵亡将士数量不详细 [查看全文]

在缅甸很多人问还有多少具遗骸?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没有人说得清楚,甚至还无法精确到以万为单位的数字。但美国、日本会精确到个位数,我们连万位数都精确不了。我们真的要转变,这个事不光是国家要做,是国家和民众都应该要去做的,首先要转变的是我们的理念,我们应该怎么来尊重个体与生命。我不希望下次在烈士陵园中再看到此次战争中牺牲5000人,是5000人吗?我们希望精确到个位数,但可悲的是,现在别说抗战,抗美援朝现在还有3万将士连他所在的部队都找不到,都说不清楚。正式的来自国家层面的遗骸寻找活动还没有开始,美国从二战开始到现在一直不停的在做,他找到后会不惜重金把烈士遗骸送回家,或用一种至高的方式运回美国。 [查看全文]

网友赵岩:听了这么多讲座,我第一次会掉这么多眼泪,张富麟有一个采访说过一句话,“可怜无定河边骨,尤是春闺梦里人。”我没有什么问题,我就想给您鞠一个躬,我特别敬佩您。今天是9月18日,我问身边的朋友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有人说今天是鬼下山,有的说今天是我爷爷生日。只有一个韩国人告诉我今天是韩国光复的日子。中国的一些年轻人他们是真的不知道,918是哪一年他们也是真的不知道,缅甸人都说我们没有历史记忆,我觉得我们这一代是炎黄最不孝的子孙,您做了我们这一代子孙应该做的、力所能及的事,我心里很敬佩您,我想说声感谢,我一直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有很多愧疚的事。谢谢! [查看全文]

 
 
 

欣慰的是这些远征军老兵都能通过民间的力量养起来,生活上衣食无忧,但有时候还是会人感到悲哀,世界上所有的二战老兵都享受到来自国家非常丰厚的养老和荣誉,唯有中国远征军是来自民间的帮助。



  • 第127期:袁伟时
    辛亥革命与百年宪政

  • 第126期:雷颐
    百年前的立宪者

  • 第125期:丁东
    当代悼文与历史记忆

  • 第124期:傅国涌
    从记录重返历史

  • 第123期:曾文珍
    台湾纪录片现状

  • 第122期:王焱
    从戊戌变法到辛亥革命

  • 第121期:郑琼、邹娟
    中国纪录片之生与死

  • 第120期:贾磊磊
    中国电影产业化生存
评论首页 | 公益首页 | 回到顶部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