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微博话题本期摘要

台湾取消党禁报禁后,纪录片行业逐渐繁荣起来,甚至有些片子在票房和影响力方面超过了商业电影。但最近几年台湾的纪录片在题材上没有过去那么多元,这需要反思 …[查看全文] [评论]

本期嘉宾档案

  • ·曾文珍
  • ·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得主,台艺大电影系老师

下期预告:

  1. 【辛亥百年系列讲座之三——傅国涌:从私人记录重返历史现场】一百年来,辛亥革命已被过度诠释,我们也许熟稔其意义,却昧于其事实。一百年之后,我们有机会,通过彼时人们的眼睛,去体味他们感受的辛亥革命。》详细介绍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台湾拍摄纪录片无政治禁区

台湾取消党禁报禁后,纪录片拍摄空间还是挺大的,只要你有一个拍摄计划就可以去拍。政府不会因为政治方面的原因去阻止拍摄 …[视频]

台湾纪录片繁荣的原因

1、台湾国际纪录片双年展的成功 2、台南影像记录研究所对人才的培养 3、台湾公共电视台《纪录观点》栏目对纪录片的推动 …[视频]

台湾纪录片拍摄资金来源

台湾的导演拍摄纪录片时,如果经费不足,可以通过一些单位申请补助,甚至找一些民间企业和基金会。当然政府也有补助的管道 …[视频]

台湾纪录片工会的作用

台湾工会主要是帮纪录片从业者争取权益。 当年台北电影节取消纪录片参加竞赛,工会就去抗议,后来纪录片可以参加竞赛了 …[视频]

 

台湾纪录片的现状和发展 [查看全文]

台湾拍摄纪录片没有禁区,导演可以乐在其中

主持人:您在台湾拍纪录片有所谓的禁区吗?比如说有什么类型的片子是不能拍的,或者拍了也不能播放。

曾文珍:我们拍摄空间还是挺大的,只要你有一个拍摄计划就可以去拍。在台湾拍纪录片还是可以享受其中的,只要你有想法,就付诸实践去拍摄就可以了。

主持人:您获得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奖的《春天:许金玉的故事》这部纪录片,被拍摄者是一个曾经上街游行示威,后来被关了15年牢的政治犯,您拍这部片子时受到政府干扰了吗?

曾文珍:这种题材的片子政府一般不会鼓励,但也不会阻止。不过《春天:许金玉的故事》的拍摄是得到政府资金的资助,有200万台币。政府聘请一些专家,组成一个评审企划案的委员会,来决定哪些片子可以被资助。 [查看全文]

主持人:揭露政府负面的时候,政府还资助你,这在有些地方是不可想象的。台湾纪录片这种比较大的空间,是和取消党禁报禁同步而来的吗?

曾文珍:应该是在这之后。台湾取消党禁报禁后,你就看见一个个声音都出来了,纪录片的繁荣大概是在这之后十年。解禁后整个政治状态没那么紧张了,一些作家、史学家在研究这一段白色恐怖的历史。在这么一个研究这段历史的氛围中,也有一些相关的纪录片在我拍摄之前拍了,我只是比较针对在白色恐怖受难者中的女性,从她的生命出发,她怎么看待她的经历和后半辈子的人生。所以《春天:许金玉的故事》这部片子,在这些白色恐怖相关的纪录片里面,特殊性在于并不是从一个历史事件切入进去,反而是观察一个人经历白色恐怖之后,她生命上受到的影响和思想上受到的启发。 [查看全文]

党禁和报禁没有解除之前,台湾的纪录片状况 [查看全文]

主持人:在党禁和报禁没有解除之前,台湾的纪录片是什么状况? [查看全文]

曾文珍:那时台湾的纪录片基本是维持在宣传片的状态,报喜不报忧。在题材上也局限在一些民族艺术,风俗民情,跟一般人民的生活没有那么贴近。所以针对一些民生问题、教育问题这些纪录片基本看不到。 [查看全文]

主持人:当有一天,台湾的政府部门出台一个纪录片行业标准。当有一天,台湾的政府说我们要对纪录片行业设个门槛,想进入这个门槛要收费了。如果它做这种行为的时候,您感觉像您这样的从业者会做什么样的反映? [查看全文]

曾文珍:门槛是什么意思? [查看全文]

主持人:比如政府成立一个某某协会,以后您拍什么片子之前要审批,审批要缴费。 [查看全文]

曾文珍:这个情况应该不会发生。因为现在民众普遍有一种认知,拍片是个人的行为,就像你做一个文学创作一样,你要做出版一样,纪录片已经等同这个了。你拍一个片子要做发行,内容上是否有色情?会有一些条文规范,但是没有门槛要做审查,因为这样的审查制度在戒严之前是有的,后来就没有了。我想以后也不会再有。如果真出台的话,我觉得会引起民众非常大的反弹。 [查看全文]

台湾纪录片繁荣的原因有哪些? [查看全文]

主持人:台湾纪录片在最近一二十年中哪一年比较关键? [查看全文]

曾文珍:1998年比较关键,这一年台湾办了第一届台湾国际纪录片双年展,这是很大型的纪录片影展。在那一年,台南影像记录研究所也成立了。第二年台湾公共电视台记录观点节目也开播了。这三件事情加在一起,就让台湾纪录片行业有一个飞跃。台湾政府对纪录片双年展非常支持,一般民众看纪录片只要10元台币,吸引很多人去看,后续到现在一直办这样的影展。这样的影展让台湾的民众对纪录片有一定的认知。也因此吸引了很多年轻的电影工作者、纪录片工作者来拍摄纪录片。影像纪录研究所是传授怎么拍纪录片的学校,培养了一批导演出来。纪录片拍摄完成之后,有公共电视台记录观点的平台可以播放,可以参加影展,这样的氛围之下,让民众对纪录片比较熟悉,同时也是可以参与的文化活动。 [查看全文]

主持人:纪录片可以在台湾电影院播放吗? [查看全文]

曾文珍:可以,有些纪录片的票房甚至超过一般所谓商业电影的票房。 [查看全文]

主持人:观众群体从对纪录片零的认识到比较认同的状态,是什么力量在推动? [查看全文]

曾文珍:政府的支持很重要,除了资助一些纪录片的放映或制作之外,台湾有很多县市的文化中心,这些文化中心是民众常常听演唱或看表演的地方,纪录片放映也在这些场所里面,是免费鼓励民众看的。台湾的民众很想从纪录片里面看到关于自身的故事。这个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地方需要面对什么问题?还有哪些事情在周遭发生?纪录片有一个很大的功能,它其实打开了一扇窗,民众关心的面更广,不仅仅局限在自己生活周遭的小事情上。 [查看全文]

主持人:前两天我听您课的时候,您曾经提过台湾有纪录片社区影像培力营,是面向大众的纪录片培训机构,能不能给大陆的网友分享一下? [查看全文]

曾文珍:其实所谓社区纪录片影像培力营,面向的对象是不会拍纪录片,但对拍纪录片有兴趣,我们就开课程让他们学习。县市政府,如果当地有所谓的文化中心或影像博物馆,就去设计课程,招揽对拍纪录片有兴趣的民众,也不用交什么费用,就可以来上课。我们会从怎么拍纪录片、纪录片企划案怎么写、怎么做田调、怎么现场拍摄、最后怎么剪辑,整个课程都会在比较短时间里教一遍。最重要的是他们要在课程结束的时候,拍出一个片子来,拍完以后,会有一个正式的放映机会,让他跟现场的观众做一个互动。我们也不是想训练出一些拍纪录片的导演,我们希望教授这些学员,让他们对纪录片有一个认识,不管是文化性还是教育性,当他们回到自己工作岗位上的时候,这样的理念是可以慢慢散发出去的。我觉得更深层其实是做一个有关于美学的教育,让他们通过纪录片的训练过程,去建立美学的观念。 [查看全文]

主持人:这个培训是免费的吗? [查看全文]

曾文珍:是免费的课程,但来上课的话,至少要自备一个小型的摄影机。 [查看全文]

主持人:不收学费,那培训的资金谁提供? [查看全文]

曾文珍:政府会有一些预算,今年要举办这样的培训大概有多少课程,包括讲师的费用需要多少。 [查看全文]

台湾纪录片如何借力政府,但不受制于政府? [查看全文]

主持人:刚才听到您好几次提到“政府支持、政府支持”,但在一些自由主义者眼中,政府的深度介入不是好事,他们相信市场的力量。您怎么看待,在台湾纪录片领域,政府介入这么多、这么深,并没有导向坏的方向,而是导向好的方向,关键点是什么? [查看全文]

曾文珍:台湾纪录片现在看起来发展比较蓬勃,但在过去15年之内,台湾的商业电影并不景气。有一些电影的从业人员会做一些其他的工作。比如一些年轻的导演,没有办法拍商业电影,他们就拍出一些不错的纪录片。政府扮演的角色只是,在经费上资助,其他的事情都退到外面。 [查看全文]

政府的资助只能是一部分,只是一个助力,其他部分你必须自己想办法,把片子做好。 [查看全文]

台湾纪录片拍摄资金来源是哪些? [查看全文]

主持人:如果把纪录片行业看成一个生态系统,我们可以分为生产环节、传播环节和消费环节。在生产环节,我们讲堂上一期请到零频道的郑琼和邹娟,她们提到大陆拍摄纪录片找资金很困难,基本上是自己筹集、找亲戚朋友借。台湾纪录片拍摄找资金方面是怎样的情况? [查看全文]

曾文珍:台湾的导演拍摄纪录片时,如果经费不足,可以通过一些单位做一些申请或补助,甚至找一些民间企业,只要认同拍纪录片的理念,也会愿意在经费上做一些资助。当然政府也有补助的管道,你去做一个提案,如果评选通过,也可以拿到部分经费。一部片子可能经费来源是很多管道的,团结所有可以团结的力量把一部纪录片完成。 [查看全文]

主持人:当您打算拍一部纪录片的时候,您拿着自己的策划和大纲找资金的时候,您主要阐述的观点,是侧重这个片子的社会意义,还是商业方面? [查看全文]

曾文珍:纪录片有高于商业电影的价值就是,一个好的纪录片应该会被留下来。不管时间过了多久,当一些观众在看某部纪录片的时候,同样可以从里面得到一些启发。这是纪录片很重要的意义。所以如果我今天做一个纪录片企划案,要给人家做一个提案报告的时候,这个纪录片必须被拍摄下来重要性和被保存下来的价值感,应该远超过商业性。 [查看全文]

主持人:好像听您说过台湾纪录片有工会,工会是做什么的? [查看全文]

主持人:好像听您说过台湾纪录片有工会,工会是做什么的? [查看全文]

曾文珍:台湾的纪录片工会全名是“台北市纪录片人员从业工会”,我们工会成员主要是对工作条件权益的争取。或者有时候开会讨论大家做交流,在拍摄、技术上。也有时候工会平台会交流一些就业机会,我们通过网站、电子报,通过讯息的传播,可以找到适合的工作人员。大概有这三方面。 [查看全文]

主持人:第一个层面上,工会曾经争取到什么样的权利? [查看全文]

曾文珍:应该在三年前,台北有一个影展叫台北电影节。那一年设一个竞赛类首奖,台币100万元的奖金,但竞赛办法,竟然把可以参赛的片系里面把纪录片摈弃出去了,后来纪录片工会就跟他们抗议。台北电影节也觉得这样子的确是不公平,后来几年又开放,纪录片可以参加这个竞赛了。 [查看全文]

主持人:台湾哪个政府机构对纪录片发展负有责任?这个机构和纪录片工会是什么样的关系? [查看全文]

曾文珍:台湾现在纪录片的发展,是文建会主导。他们的经费主要提供给纪录片双年展。如果政府机构碰到需要和导演们沟通时,会通过工会管道来沟通。政府只要有需要找团体对话的时候就会找纪录片工会。 [查看全文]

台湾纪录片目前令人担忧的地方 [查看全文]

主持人:刚才我们说到的关于台湾纪录片基本都是良性的、正面的分析,有没有负面的、瓶颈的方面? [查看全文]

曾文珍:纪录片拍摄最重要就是题材上的选择。最近几年台湾的纪录片题材没有过去那么多元,这需要思考。 [查看全文]

 
 
 

现在就题材上,大陆有非常多的纪录片题材可以拍摄。怎么样让这些拍摄纪录片的观念,让更多人接触,让大家也愿意来拍纪录片,这很重要。在中国大陆这片土地上,纪录片应该有很好的情感厚度来展现它。



  • 第122期:王焱
    从戊戌变法到辛亥革命

  • 第121期:郑琼、邹娟
    中国纪录片之生与死

  • 第120期:贾磊磊
    中国电影产业化生存

  • 第119期:杨佩昌
    德国为什么民富国强

  • 第118期:赵志荣
    美国地方政府运作

  • 任志强、刘晓光
    阅读与人生

  • 第117期:李剑芒
    荷兰的共和思想

  • 第115期:冯兴元
    单一税制与个税改革
评论首页 | 公益首页 | 回到顶部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