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微博话题本期摘要

三农问题不在钱,问题的核心在于市场不完善。近年来,四川省成都市在统筹城乡发展方面进行了一些大胆探索、创新,在不少领域取得了突破。成都市的主要做法与经验一是解除管制,二是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三是土地产权改革…[查看全文] [评论]

本期嘉宾档案

  • ·赵旭
  • ·天则经济研究所国际合作部主任,公用事业研究中心研究员

下期预告

  1. 主题:台湾所得分配之演变
  2. 时间:2011年5月9日(周一)晚19点-21点
  3.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北三环蓟门桥校区)图书馆学术报告厅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产权的核心是交易权

产权的核心是交易权。产权是一束权利,包括所有权、使用权、收益权、处置权,其中最重要的是交易权。产权可以分割和分离…[视频]

农村发展滞后的根源

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在产品市场看起来基本上是自由交易的,问题不大,但仍然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说缺少大宗交易…[视频]

农村差市场不差钱

一个核心:发展和完善农村市场。农村缺的不是资金,而是市场,资金没有办法进去,没有办法获得资金,如果农村缺资金…[视频]

成都城乡统筹改革举措

四大改革举措:第一土地综合整理,这是小城投公司做的,针对的是什么问题?从农地来讲,因是家庭承包,分成一小块一小块…[视频]

 

农村经历的几次解除管制和开放市场

从农村来讲,我们经历过几次解除管制和开放市场:第一次以小岗村为代表的承包制,这个承包制实际上开放了传统市场、农产品市场。以前农产品是统购统销的,开放了农产品市场带来了发展的大跃进,1957年搞“大跃进”,没有跃进,开放市场是真正的大跃进;第二次是农民可以出去打工,这解除了对劳动力的管制,劳动力进入了市场,这次给农村带来的作用非常重要。现在大家都知道,农村青壮劳动力多半都在外地打工,农民收入多半来自农民打工。那为什么农村多半资金来自打工?很显然农村本身的潜力没有发挥出来,受到很大的限制,种地无钱可赚,最近菜贱伤农就有人自杀;第三次是土地产权改革,产权进入市场。产权是市场的基础,有市场的,首先必须要有产权,因为没有产权就没有办法去交易。产权要明晰,若农民没有土地的产权,土地怎么能够进入市场?怎么去交易?这是不可能的,所以,首先必须有产权,而且产权必须是清晰的,这是任何要素进入市场的前提。[查看全文]

在改革开放以前,农产品是统购统销的,虽然在名义上承认你有产权,承认地、粮食是你的,但有统购统销,不能自己卖。不能交易,这样的产权不完整,有缺陷,不是真正的产权。要吃饭怎么办?有公社,大锅饭让你吃,也不是中国市场来决定的,所以没有效益,没有办法进入市场。第二次改革解除了对劳动力的限制,落实了农民对劳动力的产权,以前劳动力毫无疑问是自己的,但不能自由运用,不能到工厂打工,只能种地,出工不出力,劳动力没有成为自己能够运用的产权,这个限制解除以后,劳动力要素进入了市场。 [查看全文]

农村差市场不差钱

成都是怎么做的?我们把成都的做法进行了总结:一个核心:发展和完善农村市场;两大突破口:农村产权改革、转变财政资金投入方式;三个平台:小城镇投资公司、现代农业发展投资有限公司、商贸物流投资公司;四大举措:第一,土地综合整理,第二,扶持农业产业化、第三,完善风险分担机制,第四,提升农产品流通市场;五大成果:居住社区化、土地规模化、农业产业化、金融多元化、收入多样化。[查看全文]

一个核心:发展和完善农村市场。农村缺的不是资金,而是市场,资金没有办法进去,没有办法获得资金,如果农村缺资金,而改革开放之前也是缺资金,干什么都没有钱,为什么发展到今天就不差钱了?钱多到不得了,没处去,多到通货膨胀,多到大家都去抢股票和房地产,房地产可以用“抢”来形成,所以现在限购,不让你抢,为什么会这样?就是依靠市场的发展,缺资金是结果,不是原因,如果是因为缺资金就去给他钱,那肯定是错的。政府的作用不是替代市场,而是要尊重市场和创造市场,还有一点是维护市场(对市场监管,为市场铺路)。[查看全文]

核心是转变农村资源的配置方式,市场恢复了资源配置过程中的基础地位。就农村要素配置来讲,劳动力和资本、土地(主要是资本和土地)这些要素,在改革之前是怎么来配置的?改革之前资本叫资金,资金从政府投入中获得,农民拿出来的有限。还有一个是土地,土地怎么配置?根据家里人口来划分,划分完了30年不变,现在是长久不变,划分以后能否把它重新组合?基本上不行,因为这涉及交易,土地不能入股,不能投资,出资也会有问题,出售更不允许,有很多限制,所以配置方式主要不是通过市场,成都的改革从这些方面进行了尝试。[查看全文]

所有权不应该管制

网友1:赵老师您好,您在讲座中提到国家土地控制问题,现在国家有18亿亩耕地红线,目的是保护耕地和粮食,如果从市场流通角度来考虑,是否违反了市场规律?

赵旭:这个问题很好,天则所专门就这个问题进行了研究,我们认为18亿亩耕地违反市场规律。就我个人看法而言,最大的问题还不在这里,要保持18亿亩耕地就保持,但要自由交易,土地是耕地可以交易,是住宅用地、建设用地都可以交易,用途管制和其它事情不矛盾,我们现在还有一个所有权管制,城里面的地必须是国有用地,一旦不能用就变国有用地了,这个地是你的产权,只能用种地,一旦不种地就变为国有了,把所有权管制和用途管制搅合在一块,而所有权管制在全世界没有先例,所有权不能管制,这比18亿亩的问题更大,很多的暴力拆迁、维稳问题都是18亿亩红线带来的,是征地带来的,当然还有一些其它问题,现在的城乡制度,城乡作为一个制度以后产生很多毛病,本来农民从农村到城市以后人均占地减少,城里人住在楼里面,农村有很大房子,现在的管制以后,他的身份是农民,所以农村给他地、宅基地,但他不在农村住,而在城市里买不起房,所以在城里要有保障房,而在农村有别墅,农村房子很大,跟城里的别墅一样,但那个别墅没有人住,所以两头都要住房,这带来了土地的巨大浪费,但这种制度现在就是这样,更没有效率。[查看全文]

 
 
 

农民要获得平等的国民权利是一条艰难的道路,成都的城乡统筹经验,或许能带给人们诸多启示。



  • 第107期:高锋
    瑞典怎么解决劳资矛盾

  • 第106期:杨煦生
    国学与汉学

  • 第105期:茅于轼
    GDP的数量和质量

  • 第104期:黄大慧
    核泄漏看日本核政策

  • 第103期:彭真怀
    城市化进程中的农民

  • 第102期:满燕云
    房产税的国际经验

  • 第101期:刘梦熊等
    政协委员谈公共外交

  • 第100期:杨沐
    新加坡组屋制度
评论首页 | 公益首页 | 回到顶部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