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盟为何不带叙利亚“玩”了

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外长11月27日在埃及首都开罗决定,对叙利亚实施经济制裁。该决议得到阿盟22个成员国中除了伊拉克和黎巴嫩以外的19个国家支持。而就在11月16日,阿盟中止了叙利亚的成员国资格。…[详细]

 

尽管阿盟之前取消过利比亚的成员国资格,不过阿盟对叙利亚的严厉制裁还是令人惊讶。因为叙利亚是阿盟的创始成员国之一,并一直以阿拉伯民族主义堡垒的地位而自豪。包括冻结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和他助手的财产、禁止他们访问阿盟成员国家等在内的制裁措施堪称严厉。

为什么阿盟就突然不带叙利亚“玩”了?西方国家是否在背后扮演了角色?

今日话题叙利亚反对阿盟制裁的集会

2011-11-29 第 1895

今日话题
阿盟制裁成员国实属罕见
叙利亚反对派焚烧巴沙尔的雕像

阿盟制裁叙利亚直接诉求:要求叙当局停止镇压反对派

今年3月以来,叙利亚国内形势持续恶化。而面对反对派,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采用的办法主要是镇压。据联合国估计叙利亚8个月来镇压行为已导致3500多人丧生。

早在今年8月,一直对叙利亚局势保持沉默的阿盟突然发声,阿盟谴责了叙利亚政府对反对派的军事镇压。沙特、科威特和巴林甚至相继召回了本国驻叙利亚大使。不过这样的谴责看上去并不管用,流血事件依然发生。

正当国际社会静观叙利亚局势之变时,阿盟11月12日投下一颗“重磅炸弹”,宣布自16日起中止叙利亚的阿盟成员国资格。

随后,11月14日,阿盟宣布准备派遣一支500人组成的观察团前往叙利亚,实际考察当地局势。叙政府早在18日就已“原则同意”接受阿盟派遣观察团,但叙外长穆阿利姆先后三次致信阿盟秘书长阿拉比,认为有关派遣观察团的协议草案“过于粗糙”,“缺乏执行和保障机制”,可能侵犯叙国家主权。而阿盟方面拒绝叙利亚的修改方案,并给予了本月24日的最后签署期限。这时候,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的态度变得非常强硬。更为遗憾的是,每当同意一次调停,巴沙尔又要开始一轮新的镇压,表现得非常没诚意。于是,阿盟的制裁决议出炉。…[详细]

之前阿盟也制裁过利比亚、埃及,不过实质意义不同

今年3月12日阿盟在开罗召开成员国外长紧急会议,决定促请联合国安理会采取行动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以阻止对无辜平民的军事轰炸,为利比亚人民提供安全区域。其实,更早之前,阿盟已经决定中止了利比亚阿盟成员国的身份。所以,对叙利亚的制裁,是阿盟自去年12月以来,在整个阿拉伯地区的风云变幻中做出的第二个制裁其成员国的决定了。

如果要追溯得更久远,阿盟上一次也是第一次制裁其成员国还是1979年对埃及。埃及于1979年3月26日与以色列签订和平条约之后,被阿盟的其它国家一致视为叛徒,直到10年之后埃及才重新恢复了阿盟成员国身份。但是,需要说明的是,埃及其实是自己先中止了在阿盟的活动的,和利比亚、叙利亚之情况有所不同。…[详细]

其实,以前的阿盟更像散沙,对阻止成员国的流血冲突表现得从未如此强硬

阿盟是在1945年成立的。而早在1948年巴勒斯坦战争爆发前夕的一次峰会上,阿盟的几位领导人就发生了严重分歧。后来的阿盟峰会上,类似的吵架也举不胜举。1970年间约旦与巴解组织之间发生严重流血冲突,整个冲突中,巴解组织一半以上成员被打死,这被称之为“黑九月事件”。而事件发生时,正值阿盟峰会召开,阿盟对这场浩劫显得束手无策。黎巴嫩内战于1975年4月爆发,阿盟在整整一年半之后才想起来帮助该国结束内战,但是这场战争一直持续到了1990年。所以,有一种观点是,阿盟形同虚设,内部成员国还经常不合,遑论制裁。1979年的那次,一是埃及先前已经主动退出,二是和流血事件无关,因此,今年阿盟相继对利比亚和叙利亚的强硬措施显得破天荒。…[详细]

制裁利比亚和叙利亚,阿盟方式有区别
阿盟22个成员国中19个支持制裁

阿盟并不喜欢卡扎菲,比较积极扶持利比亚反对派

利比亚在阿盟内部早就是个异数。卡扎菲在上台伊始,打出了“阿拉伯统一”、“消灭以色列”、“支持巴勒斯坦”的旗号。而1993年巴以签订《奥斯陆协议》开启了和解进程,卡扎菲认为阿拉伯国家投降了美国和以色列,他对以往的努力表示失望,之后就不再热心阿拉伯事业。加上2003年萨达姆政权垮台,卡扎菲把更多精力放在非洲事务上,呼吁“非洲统一”,建立非洲共同军队,而且以非洲政治领袖自居,把石油收入的一部分投入到帮助其他非洲国家上,他在非盟有一定影响,受到一定程度欢迎,而在阿盟不受欢迎。因此,在利比亚危机中不仅仅是英法美等国,阿拉伯地区的推动力也非常大,阿盟出动的飞机可能比法国和英国还要多。(中国社会科学院中东问题专家殷罡)…[详细]

事实上,阿盟曾经谴责过西方对利比亚政府军的空袭,但是仅仅在一天之后,阿盟秘书长又表示尊重联合国授权对利比亚采取军事行动的决议。而在今年8月,阿盟就承认了利比亚反对派的合法性。

阿盟主要是想给叙利亚统治者巴沙尔施压,呼吁其停止镇压,同反对派谈判

叙利亚的情况和利比亚又大不一样。在卡扎菲古怪的统治之下,利比亚是个没有政党,没有健全的社会组织的国家,但是叙利亚复兴党是个组织很严密的阿拉伯现代政党,相当有包容性,主要成员是阿拉伯人。因此阿盟会满意的结局是巴沙尔和平交权。绝大多数阿拉伯国家对叙当局不能控制流血、冲突的局面极大不满和担忧。通过这一决定,阿盟敦促巴沙尔政权尽快控制住局面,放弃武力,同反对派对话。(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顾正龙研究员)…[详细]

有一个很明显的信号可以看出阿盟的意图来。阿盟在本月28日,又表示,如果叙利亚当局同意签署协议,将重新考虑此前对叙利亚通过的制裁决议等。可见其并没有将制裁的大门给关死。而阿盟对叙利亚国内反对派的态度也比较暧昧,阿盟一位匿名官员表示,如果叙利亚政府再次拒绝,阿盟将与各方反对派接触,力争使分散的反对派变成一个类似于利比亚那样的统一的反对派阵营,并在此基础上宣布承认反对派阵营为叙利亚人民的合法代表,从而进一步施压巴沙尔。阿盟的这一举动受到反对派欢迎。…[详细]

不过阿盟对叙利亚当局制裁的作用可能很小

叙利亚是个相对保守的农业国,人民生活必需的农产品等基本物资可以实现自给自足。此前美国和欧盟就对叙实施了经济制裁,虽然制裁沉重打击了这个国家的旅游业和石油出口,使其外汇收入锐减,但对该国民众的基本生活并未造成太大影响。此次阿盟制裁的影响会比美欧制裁大一些,因为叙利亚经济对阿拉伯国家的依赖较为严重。但是,阿盟内部也有分歧,与叙利亚经贸往来最为密切的周边阿拉伯国家,如伊拉克、黎巴嫩等国为避免自身利益受到波及,已经或公开、或变相地表达了对经济制裁叙利亚的抵制,因此阿盟的经济制裁效果或将被打折扣。当然,还不能忘记叙利亚的盟友伊朗,有了这个盟友的支持,叙利亚当局并不孤单。…[详细]

阿盟为什么要制裁叙利亚当局
巴沙尔对阿盟的抛弃很生气

有教派矛盾和与伊朗矛盾的因素

中东问题专家张国栋认为,阿盟对叙利亚的态度,主要源于教派矛盾。阿盟的主导国主要是逊尼派,叙利亚主要也是逊尼派,但领导人巴沙尔来自比较小的什叶派分支。而巴沙尔所镇压的反对派对象则恰恰是逊尼派。

另一方面,叙利亚什叶派集团领导同伊朗保持密切关系,甚至在两伊战争中同伊朗站在一起,长期以来为逊尼派国家难以接受。特别是在近些年伊朗核问题深化时期,叙利亚已经成为了伊朗牵头的所谓中东什叶派联盟中的重要成员。而阿盟大国沙特跟伊朗的关系却很恶劣,有分析称,沙特方面觉得在这次冲突中推翻叙利亚的什叶派政府对伊朗方面将会是一次重大的打击,持同样观点的还有卡塔尔,而在中止叙利亚的阿盟成员国身份这个决议的达成过程中,卡塔尔作为阿盟的轮值主席国出了不少力。…[详细]

阿盟之外的土耳其也为制裁叙利亚当局出力不少

今年夏天,土耳其已经开始介入调停叙利亚国内的危机。近年来,土耳其在外交视点“向东看”,主要是想寻求独立自主的外交策略,希望在地区事务中发挥主导作用。土耳其拥有北约成员国、伊斯兰大国、G20成员国、叙利亚邻国的多重身份,因此土耳其对叙利亚局势的影响很重要。而一般认为,土耳其背后其实代表着美国和北约的力量,甚至有分析认为,一旦动武,土耳其会成为急先锋。…[详细]

西方国家对阿盟决议有影响,但是并不大

许多欧盟国家现在还聚焦在自身的债务危机上,因此还是想采取比较稳妥的方式来解决叙利亚国内的问题。事实上,阿盟的决议正好说明,阿盟希望能够在解决叙利亚国内问题上起到主导作用。中东问题专家殷罡认为,叙利亚问题激化之后,阿盟曾经表示反对外来的干涉,出面调停,提出了一个“路线图”,要求它停止暴力冲突,坐下来谈判、军队撤离城镇等。这种大包大揽的做法,其实是一种将西方军事干预阻挡在外的姿态。但方案出台后,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叙利亚执政党继续镇压,而反对派也没放弃武力抵抗。…[详细]

更为重要的是,不管是在之前的利比亚,还是在现在的叙利亚,阿盟国家还是害怕外来的干涉有点燃本地区极端主义情绪的危险,这对自己后院可不是好事情。正如任何一个阿拉伯国家都不会支持哈马斯,因为支持哈马斯无疑给自己内部的伊斯兰极端势力提供一种榜样。阿拉伯国家并不喜欢哈马斯,他们乐于看到哈马斯给以色列找点麻烦,但是哈马斯真强大起来最害怕的是阿拉伯国家,而不是以色列。…[详细]

阿盟做出制裁决定的大背景也必须考虑
沙特使馆被砸的窗户

在动荡背景下,阿盟国家想竭力维持稳定

不管怎么样,在之前,尽管阿拉伯世界也有很多流血冲突,但是阿盟内部从来没有实施过这么严厉的制裁,今年为何有这样的改变,这当然得在大背景下去看。

从突尼斯开始,陆陆续续,在22个阿盟国家内部已经有19个有反对派的示威运动。这些国家中的绝大多数有两个特点,一是几乎都曾经长期被殖民,二是在殖民之后所建立起来的国家基本都是非常专制的,像是卡扎菲这样的政治领袖,都是乘着反殖民的民族主义之风上台的。然而,随着对石油财富的畸形分配,以及当地政权的日渐腐败和暴戾,人们逐渐抛却了以往的反殖民情绪,转而偏向反专制的情结。与此同时,年青一代(主要是社会中层)拥有更多的知识,能够接触到半岛电视台这样比较开放的传统媒体和许多新媒体,他们希望能够在政治上发声。而对于另一些人(主要是下层,他们一般不世俗化)来说,他们也很压抑。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阿拉伯国家自然会想法设法地稳定自身的统治。比如,中东大国沙特就派兵去镇压了什叶派穆斯林在逊尼派穆斯林君主制国家巴林的叛乱,还承诺出资200亿美元,帮助巴林和阿曼恢复稳定。同时,沙特也开始提高本国国内的社会福利。

所以,在一股大趋势下,阿盟内部比以往都更注重所谓稳定和团结。而对叙利亚的制裁恰恰更多是想通过阿盟的力量让巴沙尔平稳交权,阻止叙利亚内部流血事件的发生,避免让本地区更加动荡。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维护稳定的手段是不同的。比如在巴林,沙特的手段是派兵镇压什叶派;而在叙利亚,沙特等国家则希望什叶派掌权者下台,让叙利亚融入到大阿拉伯世界去。这和教派矛盾、国家矛盾就息息相关了。…[详细]


巴沙尔几乎四面楚歌,已经被大部分阿拉伯世界所抛弃。但是政治强人是否会有疯狂举动很难说。又有消息称俄罗斯的航母明年会开赴叙利亚。叙利亚的局势真是错综复杂。

资料区 怎样用手机浏览今日话题

相关专题

叙利亚总统难下台

种种因素的制约,使叙利亚成为第二个利比亚的概率较小…[详细]

相关专题

也门的非暴力奇迹

能用和平游行的方式让总统下台,不得不说是个奇迹…[详细]

投票区

专题调查
加载中...

互动区

读者来信
CSTX:警惕父爱专题是网络暴力
汤勇波:自中国的研究论文有着极...
袁文良:回家过中秋
张妍文:慈善的过度娱乐化是慈善的...
美丽中国:莫让公款行贿打法律“擦...
越洋:关于“产妇之死”专题的意见
蔡平:冰桶挑战是被绑架的宣传工具
chenxiaohong:我们是否需要一个完...
如颠如狂:再讨论谁来为产妇负责
不老松:医院尽力则不为产妇负责
我要写信
编辑手记
谌旭彬:三论岳飞绝不是“民族英雄”
刘彦伟:航班延误,有苦该向谁诉
王杨:几个关于婴儿喂养的误区
谌旭彬:评毛泽东的一篇“优秀”作文
刘彦伟:“死老虎”王立军该怎么...
更多
今日话题·历史版
第698期:全国首套小学中医教材史实错误多
第698期:全国首套小学中医教材史实错误多
实时互动

010-82155158 wangyang019@qq.com

版权声明:腾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腾讯网评论频道

本期责编:王杨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