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检验”背后的埃及军方

埃及民众今年3月在首都开罗解放广场进行反政府抗议活动时,数名女子被捕,并遭强制进行处女检验。其中一名女子易卜拉欣将军方告上法院。在国际社会施压下,埃及法院当地时间27日谕令埃及军方,不得再对被羁押的女性强制进行处女检验。…[详细]

 

穆巴拉克交权之后,军方成为了埃及的实际统治者。“处女检验”这样的恶劣手段实际上是他们恐吓示威者的一种方式。

 

到底军方在目前的埃及政局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又为何引发如此多的示威浪潮?

 

今日话题易卜拉欣庆祝胜诉

2011-12-29 第 1928

今日话题
针对埃及军方的示威活动越来越多
埃及军警欺凌妇女的照片惹众怒

“处女检验”等凌辱女性的方式是用来威吓示威者的

被强制进行处女检验的易卜拉欣指控一名军官在检查过程中对她实施性侵犯。实际上,至少7名遭拘押的女子被军人强行脱光衣服,进行处女检验。

而在12月18日,一张埃及军警凌辱当地抗议妇女的照片引起了埃及民众的愤怒。一群身着防暴服装的安全警察在驱赶抗议者时,不断殴打与踢踹一名妇女腹部,该名妇女遭遇一顿毒打后,只能无助地躺在地面,但一名男警察仍然试图将其上衣及面纱脱去,并在她胸前狠狠地踹了一脚,而之前,该名妇女的头部已遭到军警多次袭击。

无论是处女检验还是对参加抗议妇女的当街凌辱,事实上都是埃及军警惯用的一种手段,迫使示威者放弃参加游行。早在2005年议会选举的时候,民兵们就曾经撕扯女性衣服,殴打并且猥亵她们。可见,如今埃及军方的做法不过是穆巴拉克时代的延续。那么,革命之后的埃及,为什么还会出现这般退步的现象?…[详细]

“恋权”的军方面对越来越多的抗议,镇压手段不断升级

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是目前埃及的实际最高领导机构。该机构本来承诺9月份交权给民选政府,但是埃及大选一拖再拖。9月份,示威者在以色列驻埃及大使馆门口抗议,和军方发生严重冲突,结果最高委员会宣布重新实施紧急状态法,在穆巴拉克时代,埃及长期处于“紧急状态”,警察和安全人员可以随意拘捕人。埃及军方的做法很难不让人回想起往日的不快。

此外,埃及军方对政治也热心过了头。埃及新议会成立后,按程序应组建一个由100人组成的制宪委员会起草宪法,但军方表示新议会并没有代表埃及人民的意愿,因此决定指派一个由议会各党派参加的协商委员会参与制宪。而军方势力也很可能参与其中。这当然遭到了埃及各政治势力的抵制。

所以,穆巴拉克下台之后,解放广场上的示威也没停止过。最初,示威者的诉求是审判穆巴拉克、清除前政党残余等,逐渐地演变为了要求军方快点交权。而示威民众与军方的冲突已经导致多人死亡。另有统计称,“1.25革命”以来,已经有1.2万平民受到军事法庭的审判,目前仍有近5千人在押。

如此一看,在某种程度上,埃及军方如今的行为就是前政权的翻版。…[详细]

广场上的示威者主要是政治团体,一般民众对埃及军方的不满也在增多

在推倒穆巴拉克的示威游行中起到关键作用的“4月6日青年运动”的成员们又出现在了反对军方的示威活动中。许多以反对穆巴拉克政权出名的知名博主、知识分子、中产阶级都参加了这次的游行。不过穆斯林兄弟会并没有参加,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大选上。但是,这不代表他们对军方满意。穆斯林兄弟会的二号人物古兹兰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军方必须退出政治舞台。

本来,埃及军方在民众心目中的形象还不错。因为之前穆巴拉克政权对民众的镇压主要是靠警察来进行的,普通民众与军队的直接接触很少。他们对军方的认识还是课本上宣传的——军队取得了第四次中东战争的巨大胜利,因此,军队是“爱国的,和民众站在一起的”。在一些民调中,军队的支持率很高。

不过随着军方在广场上对示威者的暴行,尤其是欺凌女性被广为报道,普通民众对军队的不满也在加剧。今年秋天由布鲁金斯研究所做的一个民调中,43%的受访者都认为军队让革命倒退,只有21%的受访者肯定了军队让革命前进。而从11月开始,走上广场抗议的普通民众在增多。…[详细]

埃及军方为何如此“恋权”
埃及军方与政治从来关系密切

埃及军方历来与政治关系紧密,并不是“人民的军队”

自1952年埃及自由军官革命推翻君主制以来,埃及军方就长期掌控埃及政坛。现在掌权的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中的19名高级军官和穆巴拉克关系都曾经很密切,盘根错节。

而在穆巴拉克时代,批评军队也是被严格限制的。军队内部的相互通信以及军队与其他盟国的通信其实也是被控制的。在当时,军队存在的意义是保卫穆巴拉克政权,而不是保卫国家。所以,军队并不是人民的,而是穆巴拉克政权的。既然有了这个传统,军方就不可能真的心甘情愿和人民站到一边。当然,这又遗留下一个问题,既然军队是保卫穆巴拉克政权的,当初人们游行要求推翻穆巴拉克政权时,为何军队基本没有反应呢?…[详细]

埃及军队要维护自己的经济利益,决不让任何政权或者运动破坏

在上个世纪60、70年代,中东战争导致埃及大规模扩军。但是随着和平到来,大规模的军队成为巨大的累赘。当时的埃及领导人对于如何安置军队的年轻人很烦恼,于是开始让埃及军方涉足许多经济领域,解决财政问题。最保守的估计认为埃及军队掌握了5%的地方经济,而另一些研究认为这个数字为40%。所以一旦当初对穆巴拉克的抗议演变为内战,是会威胁到军队的财源的,也就不难理解当初军队的暧昧态度了。对于埃及军队来说,最重要的是不管哪个政权上台,都必须维护自己的经济利益。

另外,埃及军方推迟选举也有客观原因。在埃及大大小小的政治团体中,一些羽翼未丰的团体希望能够推迟大选,为自己赢取时间;另一些已经很成熟的团体则希望能够早一点选举。…[详细]

现在的情况说明早前埃及变革还没有完成

英国牛津大学中东问题专家、正在埃及调研的阿姆布莱斯特经历了近期的动荡。针对现状,他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埃及革命只是将洋葱的外皮剥去,这既可以理解成革命没有动摇真正的当权者,也可以理解为一旦剥去外皮,公众就能看清楚到底谁在掌控这个国家,只有公众意识到这一点,真正改变这个体系的重任才能开始。

所以,不少人又把埃及民众针对军队的抗议称之为“二次革命”。

推翻穆氏政权只是埃及变革的第一步
军警使用高压水枪对付示威者

埃及军队应学习突尼斯,让权于平民政府

在突尼斯,军队拒绝参与对起义民众的镇压,而本·阿里下台之后,军队也并不恋权,让平民组成的过渡政府来管理国家。这是因为,本·阿里对大规模军队并不信任,一直控制着军队规模。而在过去几十年中,突尼斯军队一直在接受美国的军队训练和武器转让。它实际上并不是直接效忠于本·阿里的,在政权里也没有任何的经济利益。因此,算得上一直专业化的国家化军队。从这点上可以看出埃及与突尼斯的区别甚大,许多分析人士都寄望于埃及军队向突尼斯学习,不过涉及到复杂的利益关系,这个愿望不可能一蹴而就。…[详细]

尽管很困难,但是让埃及军方不干政的机会还是有

现在的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里的高级军官们都不愿意以个人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他们中也不太可能再出现一位穆巴拉克式的政治强人。在此次的“处女检验”事件中,军方被司法系统裁定败诉,而在广场军警侮辱妇女事件后,埃及军方也不得不向民众道歉。这些都说明埃及军方还达不到一手遮天。另外,埃及军方和美国的关系很密切,严重依赖美国提供的支持和后勤保障,因此,美国的态度也至关重要。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曾谴责埃及军方在街头和政坛上虐待女性。尽管埃及军方对此言表示不满,还表示不受别国干涉内政,不过美国对于埃及军队的影响力还是巨大的。

当然最为重要的还是民众的态度。埃及最高选举委员会主席易卜拉欣12月2日晚上宣布,在埃及人民议会第一阶段选举过程中,投票率高达62%,“为埃及历史上投票之最”。 在2005年的大选中,投票率才只有23%。可见普通民众对于参与政治生活充满了热情。民众当然也不希望军方蛮横干预自己选出来的政府。其实,不管是伊斯兰主义的政党还是世俗化的政治团体都公开表示了对埃及军方的不满。因此不管谁最后上台,肯定都会和军方博弈。…[详细]

按照目前的大选初步结果,穆斯林兄弟会当权的几率很大

目前进行的埃及议会选举会进行三轮投票。穆斯林兄弟会的自由和正义党以及萨拉菲派的光明党在第二阶段选举中领先,初步统计结果显示,第二阶段的选举中自由和正义党获得39%的选票,光明党获得31%的选票,华夫脱党获得22%的选票。换而言之,未来埃及政权很可能由穆斯林兄弟会执掌,而属于激进伊斯兰主义的萨拉菲派的支持率也很高。这当然会引发埃及伊斯兰化的猜测。不过,穆斯林兄弟会的政治立场趋近温和,支持议会,也支持发展市场经济和私有经济。穆斯林兄弟会在自由民主思想的冲击下,内部也出现了分化,而且穆斯林兄弟会和萨拉菲派之间也有很多嫌隙,立场并不一致。无论如何,未来的埃及执政者是根据民众的意愿选出的。…[详细]

总结

事实上埃及的变革并不是那么容易,在穆巴拉克下台之后,人们还在继续坚持抗议,很大的问题在于埃及的原有体制中军方处于至关重要的地位,在强人专制的背景下,其实也是军事专政。因此,变革不太可能一次到位。

不过尽管埃及的变革充满了阵痛,经济也确实受到影响,全国贫困人口也很多,但是并没有出现穷人针对中产阶级或者更富有人群的情况。在解放广场上坚持抗议,甚至与军警“激情对峙”的其实是许多受过良好教育的精英。普通民众尽管都在过自己的生活,但是高投票率也显示出他们对参与政治生活的信心与热情。…[详细]

一些启示
辛亥革命过程并不艰苦

破旧未必难,立新未必易

从历史经验来看,推翻旧政权的过程并不总是伴随着艰苦斗争、激烈冲突、流血牺牲。最典型的例子就有辛亥革命,武昌起义一声枪响,清政府就被摧枯拉朽,有些省份因为夺权太和平,只好把官府房屋的瓦片挑下来以示自己在起义。然而如此鼓舞人心的革命之后,是一盆接着一盆的冷水,不但新的中央政府始终未走向民主共和,全国也陷入四分五裂,内战连绵。

俄国1917年的革命同样如此,1917年2月份由于首都的几家商店进货不足与交通不畅,造成面包脱销,导致不满的居民上街,7天后沙皇旧政权就灰飞烟灭。然而之后的临时政府非常不稳定,换了一届又一届,立宪会议却迟迟不能召开,到了10月份列宁以立宪会议被拖延为由暴力驱散临时政府,自己主导召开了立宪会议,但立宪会议的选举中列宁一派落败。列宁一派不接受这个结果,从此俄国走入死亡几百万人的大内战。

埃及这次的破旧过程也是相当温和,基本上靠群众示威就让穆氏下台,现在也在立新的过程中遇到麻烦。…[详细]

旧时代种下的果子,可能在立新的过程中品尝

俄国1917年的二月革命之前,是斯托雷平的改革时代,这个改革出现了严重的不公,所以革命成功后民众的情绪特别激进,因此哪个派别的主张更民粹,哪个派别就有号召力,而这正是危险的开始。因为激进的情绪下,一些基本权利会被忽视,“五个人一冲动就会践踏第六个人的权利”,进而“五个人的化身就会践踏所有人的权利”。而反观一些革命前相对公正的社会,在革命后就没有出现激进大潮,让立新更平稳更容易成功。

所以越是好的旧时代,越能为新时代打下好的基础,突尼斯相对于埃及转轨更顺利,就是因为本阿里时代的军队优于穆巴拉克时代的军队。

如果旧时代的人们不努力,幻想一朝变天自己就会过上好日子,那失望的可能性将会很大。…[详细]


埃及的变革充满了曲折,不过目前民众情绪普遍很乐观,民众的信心当然是最为宝贵的。

资料区 怎样用手机浏览今日话题

相关专题

中东北非动荡依然

转轨不是玫瑰色的,愿这些国家付出更小代价…[详细]

相关专题

穆巴拉克为何受审

“和平交权”的总统为何被推上了审判席…[详细]

投票区

专题调查
加载中...

互动区

读者来信
CSTX:警惕父爱专题是网络暴力
汤勇波:自中国的研究论文有着极...
袁文良:回家过中秋
张妍文:慈善的过度娱乐化是慈善的...
美丽中国:莫让公款行贿打法律“擦...
越洋:关于“产妇之死”专题的意见
蔡平:冰桶挑战是被绑架的宣传工具
chenxiaohong:我们是否需要一个完...
如颠如狂:再讨论谁来为产妇负责
不老松:医院尽力则不为产妇负责
我要写信
编辑手记
谌旭彬:三论岳飞绝不是“民族英雄”
刘彦伟:航班延误,有苦该向谁诉
王杨:几个关于婴儿喂养的误区
谌旭彬:评毛泽东的一篇“优秀”作文
刘彦伟:“死老虎”王立军该怎么...
更多
今日话题·历史版
第613期:弱女子刺杀大军阀,为何被特赦?
第613期:弱女子刺杀大军阀,为何被特赦?
实时互动

010-82155158 wangyang019@qq.com

版权声明:腾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腾讯网评论频道

本期责编:王杨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