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村”华西村要建摩天大楼了,高楼共60层,328米高,造价达25亿元,有着一个拗口的名字:空中增地新农村大厦。消息一出,便引来无数质疑,人们很好奇:为什么一个村庄要建一栋摩天大楼?这会不会是一个面子工程?建楼的的巨额资金又从哪里来?村民们有何意见?等等等…[详细]

 

今天,除了和读者一起去了解这座摩天大楼高楼的来龙去脉,还希望能挖掘,这个新闻和经久不衰的“华西村奇迹”有何内在联系?又该如去思索这些“改革符号”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天下第一村屡有大手笔

江苏江阴华西村,几十年来,创造了多项全国之最,成为中国农村改革符号。如今,兼并了周围16个村,面积超30平方公里,人口超3万人的大华西村,年产值达到450亿元,净利润达35亿元,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村”。…[详细]

大名声的华西村屡屡抛出大手笔,震撼公众:建南苑宾馆时,有人说吴仁宝吹牛;华西金塔建成后,有人说是土财主;2009年,更是传出华西村准备在台湾,兴建世界最高金塔的消息…[详细]

为何又要建“天上的新农村”

发展旅游经济与总部经济

根据已有的报道,建楼至少有以下几种目的

1:替换稍显陈旧的华西金塔,树立华西新地标。

2:资金自筹,最大限度的化解投资风险

3:有庞大的旅游人群(200万)做底,强化旅游业、服务业发展

4:农村总部经济的可能:目前,已经有一些国外的知名企业主动上门,希望把办事处设在华西村的摩天大楼里。…[详细]

土地扩张:向天要地400亩

华西村土地面积只有0.96平方公里。而人口增加带来的住宅面积需求和工业扩张需要的厂房,都使得土地成为华西村发展的约束力。这栋楼甚至直接被吴仁宝老书记取名为“增地空中新农村”大楼。

华西村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这个74层的摩天大楼为华西村节省了近400亩土地,相当于十分之三个华西村。

最富200村民每人集资1000万,建豪华高楼

按照拥有资产的情况,200个在华西村最富有的村民,每人出资1000万,成为摩天大楼的业主和股东。

深圳帝王大厦的建造者,创造过“深圳速度”的中建二局,以10.6亿的要价成为摩天楼的主体承建方。

集居住、商务和观光为一体,拥有900套供村民使用的五星级公寓,每天可接待15000人次的观光平台,全世界最大的旋转餐厅王大厦等…[详细]

担心华西村,只因这些陷入困境的“改革符号”

 

中国其他一些作为“符号”的村庄,如大邱庄、南街村、小岗村等所遇到的挫折,加深了公众对于这些“符号性”村庄的焦虑,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新闻,很容易被舆论放大,这也是华西村建高楼引发关注的一个原因。

因此,了解其他几个村庄所遭受的挫折,可能会使我们具备更加丰富的历史史料、比较视角,去理解华西村

大邱庄的陷落

1993年,随着庄主禹作敏的锒铛入狱,虽然大邱庄的经济发展步伐并没有停止,但由于过度依赖钢铁工业和银行贷款,债务负担沉重,管理模式落后,大邱庄的经济基础显得极其脆弱。同时,企业还存在沉重的社会负担,盛极一时的“天下第一庄”悄然陷落,进入长达十年的发展低迷期。…[详细]

南街村的倒掉

南街村——一度被广泛报道“红色亿元村”,在改革开放的年代里,它一直被当成一个历史符号、一种异类典型。但是,隐秘的事实是,南街村高速发展的背后,真正的动力是两个能量巨大的“隐形外援”:巨额的银行贷款及大量廉价的外来劳动力,这个号称资产数十亿的村办企业集团已负债债十余亿,数年前已悄然“改制”,这个近30年来苦心经营的“神话”已然破产。…[详细]

小岗村的徘徊

著名的小岗村并没有真正富裕起来,和江浙沿海一带的村庄相比,小岗村甚至可以说还处在贫穷状态,一些看上去气派的建筑,都是上面的部门拨款建立起来的,最耀眼的,还是那座人人都要去看的“包产到户”纪念馆,而不是村民的幸福生活。…[详细]

华西村依然坚挺的原因

懂得转型,跟得上时代

炼钢、纺织等产业,仍然是华西村最重要的收入来源,给土地资源和自然环境带来沉重的压力,转型愈早愈好。

吴协恩(现书记)构想,华西村将彻底向第三产业转化,而旅游业,将成为华西村重要产业——由于“中国第一村”的名头,华西每天都会迎接规模不小的考察团和大批游客。…[详细]

“改革符号”没有凌驾于企业需要之上

周边村民抱怨,自己没有像中心村民一样,拥有股金分红,这种抱怨类似华为那样的企业里,工人因工号大小不同而待遇差别很大,因此而产生的矛盾。…[详细]

 

兼并周围村庄,组建大华西村,固然有帮扶周围村,实现共同富裕,维持自身“改革符号”的目的。但更多是自身土地扩张的需要,不难看出,华西村并没有因这个“改革符号”而承担更多政治义务,虽然有了一些抱怨,却更符合企业经营的实际需要。

“改革符号”只是一种市场营销手段

大邱庄庄主禹作敏,是在大邱庄“改革符号”的庇护下,自我膨胀到失去理智;南街村则利用这个四处举债,违背市场规律搞经济;小岗村一方面则是山头林立,另一方面是村里难以自主,沈浩处在其中艰辛就令人感慨。

 

对比之下,华西村的幸运在于,虽然同是“改革的符号”,“强人治村”,虽然内部依然实行着社会主义的分配原则和集体主义的管理方式,但在对外经营和发展上,最大程度上坚持了自身的企业属性,严格按照市场经济运行规律行事,它将自己“改革符号”的一面,更多是作为一种市场营销的手段,并没有凌驾于市场规律之上,因而在政治和市场之间找到了较好的平衡。

华西村模式:隐忧和方向

隐忧华西村作为苏南模式的代表,这种模式又被称为“社区政府公司主义模式”,其最主要的特征,是一方面依附于地方权力,获得体制上的照顾和优势,另一方面,又保持着企业内核,参与市场竞争。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这种政企合一、强人经济的模式,可以有效的集中一个地方的资源,参与市场竞争,然而从根本上来说,这是跟市场经济发展方向相冲突的。

方向:怎样才能让地方权力在市场运作中退场,强人又该如何在企业经营中实现转型,而使得这些经济体能够向着成熟、完善、法治的市场经济方向迈进,将是未来华西村们主要要做的功课…[详细]

结语:

去华西村,游天上的新农村,这是我想出来的广告词,不要钱,但你品质得搞上去,你不是要发展旅游业、服务业吗?这里就涉及到管理流程、服务质量、文化氛围等诸多方面的要求,但愿华西村不会让人失望……
发表评论

新闻立场

你支持华西村建摩天大楼吗?
支持

反对


0%
0%

相关专题

南街村神话破灭

以南街村真相提示政治权力操纵经济运转会造成多大浪费[详细]

关键热词

专题调查

加载中...

联系我们

本期责编:梁丁
331945489@qq.com  010-62671641
版权声明:腾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我来说两句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