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一句话:“官不修衙”。之所以这么说一是因为官员都有任期,修完了自己也差不多走了,对自己没有什么好处,不修反而显得自己清廉;更重要的是因为没有皇帝的批准,任何地方官根本不得私自修建衙门。大词人苏东坡当年是因为擅自修衙被贬徐州,便是私自修衙代价惨重活生生的例子。

 

古代很平常的事情到了今天却成了新闻,大名县委成全县最破房子本来是个正面报道,没想到却被当成负面报道来解读,赞赏的话不多,大多是一二句,而质疑者则众说纷纭……

最破县委:因为稀缺所以新闻

官场主流文化从“官不修衙”到“官要修衙”

古代官员,是携家眷住在官衙里的,不见得不喜欢衙门漂亮点,只是那个时候修衙必须得层层申报,批下来兴许自己就卸任了,即使还在任上,修衙也轮不到他主持。如果不上报,那就得自己找钱,这就有风险,除非自己掏腰包。

而现今,修衙也是工程,而且是不小的工程,少数人就是抓住这样的机会化公为私。而且主持者无一例外是地方官本身,肥水不落外人田…[详细]

既然建造豪华办公楼不是新闻,那么破旧不堪自然就成为了新闻

安徽阜阳与郑州惠济区有“白宫”,重庆忠县黄金镇有“天安门”……中国各地的超豪华政府办公大楼,在网上被“集锦”,搜索浏览,无不富丽堂皇、气势恢宏。虽说足以确证中国一些地方政府真的“富”了,留给国人的却是愤怒。愤怒之后,由于司空见惯,由于曝光也白搭,媒体似乎出现“报道疲劳”,民众也“阅读疲劳”了。这时候,冷不丁冒出个超破旧的政府办公楼,那新鲜劲儿,叫人不赞都难…[详细]

但其实“破大院、好学校、高医院”才应该是民生常识

按理说,这类民生常识如家常便饭一样常用、常食,不可在这些方面犯糊涂。大洋彼岸的美国阿灵顿县是美国的“富县”──家庭年均收入超过6万美元,县财政预算一年5亿多美元。然而,它的县政委员会办公楼是租来的,县政府与其他租户一样向开发商交租金。邻近的费尔法克斯县政府办公楼是一些两三层的小楼,除了插有国旗和州旗以外,小楼与当地的普通民居无异…[详细]

况且破烂的县委也不能说明什么

更差的土坯房里面办公也出过巨贪杜保乾

破旧的“衙门”里照样能坐着贪官。正如有贪官日常生活很“节俭”一样。前年曾有报道称,河南卢氏县机关在土坯房里办公50年。当时多数人都把这看成当地领导清廉的证明,然而,该县此前却出了个人称“杜二蛋”的大贪——— 县委书记杜保乾…[详细]

“发扬传统”“艰苦奋斗”也没让大名县摘去贫困的帽子

“最破政府大楼”与“埋头干”存在什么必然联系。诚如报道所说,这栋政府大楼已历经50年,50年间,大名县历届县委县政府都在这栋大楼办公,他们都在“埋头干”了?都在“埋头干”,“埋头干”了50年,为何大名至今依然是一个穷县?…[详细]

以小人度之,官不修衙也有可能是另外一种形象工程

豪华大楼是形象工程,土坯房未必就不是形象工程。就像古代官不修衙,破破烂烂衙门以示清廉能干一样。一些贫困地区,那里的政府惯于数十年如一日“发扬传统”“艰苦奋斗”,而同样数十年如一日的,则是一直戴着“贫困”的帽子,而且还要戴下去,以供后几届的领导“真抓实干”,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不免怀疑,“贫困”,某种意义上是不是也是一种“形象”,可以因之建造某种“形象工程”?…[详细]

其实衙门是否豪华并不是民众关注的重点

感性上,破县委比豪华县委容易接受

就像仅从一个人的穿衣戴帽上,妄加评判该人的人品和能力,是滑稽而怪诞的。在纳税人的钱被层出不穷甚至互相攀比的豪华办公楼无度挥霍时,人们只能自动放低对那些还固守着破旧老楼的公务员的道德要求。只要他们还没砸钱盖楼,人们就愿意相信他们是好的,至少相对而言是好的。

理性上,民众其实愿意去倾听当地居民的声音

一些当地网友的跟贴值得注意。比如有人提出,“去看看大名的好饭店和高消费场所里面都是谁在吃饭,外面停的都是谁的车”,还有人称,“学校是老师自己集资盖的,现在每个校长还欠着债。整个新一中老师福利都发不起了”,甚至有人不无激愤地说,那大院又不是谁的家,建议记者“你去领导家里拍几张照片看看”…[详细]

网友回贴:

归根到底民众其实是关心如何制约公权力

相信破县委比豪华县委好,这是退而求其次的无奈和辛酸。因为这侧面映衬出,民众对那些业已大肆挥霍公款的公权力的制约的无力和尴尬。古代的县官还有山高皇帝远的制约,不敢随便花钱。而现在的县委花什么钱、如何花钱,基本上没有民众知道。而只要公权力运作缺乏必要的监督和制约,公众知情权还处于一种模糊朦胧的无力状态,就决定了舆论监督对公权的评价只能局限于外在的“穿衣戴帽”的关注…[详细]

结语:

这个新闻如果还有两个要素估计民众质疑的声音就会淡去:一曰大名富,二曰官员廉。
我来说两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辩论会

大名县委全县最破你怎么看?

支持。大名县委高风亮节令人敬佩


0

反对。沽名钓誉玩形象工程


0
0%
0%

关键热词

相关专题

论白宫主人的倒下

阜阳“白宫”举报人李国福的离奇死亡,“白宫主人”张治安被停职…[详细]

专题调查

加载中...

联系我们

010-62671143 153678152@QQ.COM
版权声明:腾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腾讯网专题评论部 
本期责编:张博涵
《今日话题》招聘策划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