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头条 思想博客

海珠桥几成了广州的跳桥“胜地”。从4月1日到5月22日,“跳桥秀”前后一共发生了11起,海珠桥每每被封。公众的态度也渐渐从同情、理解转向麻木、厌烦甚至愤怒。甚至有老伯将最新的跳桥者从桥上一把推下,致其多处骨折。

很多评论都谈到了因诉求不畅导致悲剧发生、要向维权机制问责这一角度,这毋庸置疑是正确的,也无须多说。

值得在乎的,是对“推”这个动作,我们应否也问一声责?
  [公告:腾讯网友座谈招募北京广州上海网友]

男子爬桥申诉讨要欠款 老汉救人变推人
被老汉推的人,不属于“广大人民”?
  推人老汉在爬上桥前说过的话:“跳桥让交通受阻这么长时间,他们不能这样损害广大人民的利益。”这些话里包含着如下逻辑:第一,像陈先生这样的申冤者,不是“广大人民”中的一员;第二,只要认定他损害“广大人民”的利益,就可以径直予以解决,哪怕这会对他造成伤害甚至死亡;第三,“广大人民”中的任何一员,都可以实施自己的解决方案。[详细]
跳桥维权,何罪之有
  陈富超的行为并不符合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的犯罪构成。因为,从媒体报道上看,陈富超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在表演“跳桥秀”,并没有纠集其他人一起上桥;而且,他爬上海珠桥后也没有用言语或者行动等方式煽动其他人一起表演“ 跳桥秀”。陈富超的“聚众”行为从何谈起?没有“众”又如何惩处“首要分子”?总不能一边认定陈富超是首要分子,一边又认定他本人就是众人吧。[详细]
向被推下桥的人追究刑责有多荒谬
  如果陈富超果真成为“跳桥秀”中而被刑事究责,那么,4月以来海珠桥上就有12个前赴后继假跳者,行为相似,影响相似,他们为何能被免于刑责?可见,与其说是彰显法治强硬,不如说是因为“推人阿伯”戏剧性的出场,搞得本可以顺利劝下的和谐结局被突兀地改写,本来悲怆的事件有了闹剧般的传播效果——事件的起承转合不以规则或法度为支点,而是在以舆论影响或社会情绪为尺度。[详细]
   

男子爬上桥顶讨薪致交通堵塞被骂不道德

老汉推下跳桥男子续:被指杀人犯遭扔鞋
  
   

当“罢飞”成为一种维权

替夫讨薪的女人们

一群人的交通堵塞与一条人命,孰重孰轻
  作为我们每一个普通公民,除了在旁边看热闹之外,又为类似事件的解决做了些什么呢?老伯把跳桥者从桥上推落,但又是谁把他推上桥的呢?相信没有人是无辜的。在类似事件中,我们会因为这些跳桥者的“非常诉求”而堵车、迟到、受老板脸色,被扣工资,就当成这是我们对社会进步不作为而付出的代价吧。[详细]
仅算“跳楼秀”的“经济账”是冰冷的
  从新闻介绍的跳楼者情况来看,原因可以归结为生计问题、医疗问题、拆迁问题、投诉无门问题、想讨说法等,可以说,这些问题都与公民个体的生存相关,与公民的生存底线相关,更与整个社会的生存伦理相关。从一定意义上说,所谓的“跳楼秀”是生存理性的显现,是一种无奈的抗争。在这样的前提下,纯粹从经济角度进行衡量合适吗?经济理性决不能成为社会的主要甚至是唯一理性。[详细]
老伯推人也说明,他不愿再充当看客
  看客同情做“秀”者,期盼事情顺利解决,是人类同情弱者的普遍心理。但看得太多,也就“审美疲劳”。那种拖延时间过长,过度要求的“秀”,影响到公众的正常生活,是“看客”失去耐心的原因。从袖手旁观到推人落桥,暗示公众对此类社会事件的心理活动正在变化,不愿意只充当旁观者,而是冀望于制度的改变。[详细]
别忘了,看跳楼的人觉得无聊,对跳楼的人来说却是无奈
  “跳桥秀”这种做法虽然不妥,但却是社会弱势者面临矛盾和问题时的一种无奈选择。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走投无路,谁愿意爬上高高的桥梁、铁塔,以自己的身家性命作为问题解决的赌注呢?有几人见过达官显贵、大款富豪表演过“跳楼秀”的?他们只是以一种比较极端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诉求和呼声。他们并没有伤害社会、扰乱秩序的故意。[详细]
对跳桥者的宽容应该成为公众一个基本底线
  有谁想过,围观者原本可以事不关己一笑而过,而不必簇拥在那里焦渴地等待跳桥者的跃然而下;有谁想过,那一声声的“喝彩”与“加油”正是刺向走投无路的跳桥者心灵的一枚枚匕首;又有谁想过,“推人老伯”的出现,实际上是将社会对弱势群体的怜悯底线彻底突破。[详细]
公正,就是要保护最弱势者
  丁斐:有人说,“老伯起码维护了多数路人的利益,不可谓不公正”。维护多数人的利益,就叫公正吗?在猴群中,猴王有项职责是,看到大猴欺负小猴,它要上去打大猴子,因为保护群体里最弱小个体不受侵犯,这才是统治者存在的意义。动物尚且如此,况人乎?你能想象在猴山上,一只猴闹自杀,上去另外一只猴子把它打下去,接着整个猴群便欢呼吗?
   
你觉得本期专题质量如何?
很好,会继续关注今日话题
还可以,看后有些收获
无聊,浪费我的时间
很烂,看后就想痛扁编辑
你的年龄:
18岁以下
18-22岁
23-29岁
30-34岁
35-39岁
40岁以上
你的收入:
2000以下
2000-2999
3000-4999
5000-9999
1万及以上

责编:东来

Email:622002076@qq.com

  网上调查一边倒支持“推人老伯”,连媒体报道也一扫呆板之风,变得绘声绘色起来。某报干脆在头版打出大字标题:“又演跳楼秀?把你推下去!”字里行间流露出的解气之感和对跳桥者的厌恶不屑,令人不寒而栗。但是我亲爱的评论家们,如果这种否定成立的话,请告诉在法律法规的执行现状下,他们还能够怎么做?因为一旦这种合理诉求无法得到答复,再奇怪的“剑走偏锋”也不足为怪了。

对不良内容的追求逼死吴咏宁? 对不良内容的追求逼死吴咏宁?
平台允许一些不良内容存在,被诟病为“与开斗兽场何异?”
中国人为什么患有神童饥渴症 中国人为什么患有神童饥渴症
再多的神童,也都没能缓解中国人的饥渴。
如何看待高空极限第一人坠亡 如何看待高空极限第一人坠亡
吴咏宁坠亡的背后,是全球“自拍死”人数不断增加的现实。
出品:腾讯网专题评论部  本期责编:东来  收藏 点击查看更多往期专题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08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