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视频播报

 
 
 
最新消息  
·高金素梅率队成功突袭靖国神社
·和平烛光游行:还我父亲,还我遗骨
·高金素梅抵日要祖灵归台 控诉日本暴行
·驻日大使崔天凯:决不让惨痛历史重演
·劳工幸存者代表邵义诚:有病我也要来慰灵
·劳工遗属代表乔爱民:爷爷的血债一定讨还
·幸存劳工及遗属向日本媒体讲述苦难经历
·中日僧侣举行中国劳工殉难者慰灵祭
·高金素梅:感谢主持公道的日本前辈们
·中国劳工殉难者慰灵祭现场气氛凝重
·82名中国劳工幸存者及遗属7日抵达东京
·被强掳中国人殉难者慰灵活动告媒体书
  死难劳工名录墙
  网友悼念
献花
0
哀歌
0
点烛
0
上香
0
祭酒
0
祈福
0
6830名中国劳工客死异国他乡
 

劳工摆放布鞋祭奠死者

在日中国殉难者灵位

殉难劳工家属跪地痛苦

主办者林伯耀与高金素梅

6830双布鞋,6830名死者

家属在名录墙上找到名字

遗属排队向死去的亲人献花

劳工殉难者慰灵法会

高金素梅与劳工遗属握手

劳工遗属参加和平烛光游行
 

劳工遗属代表乔爱民发言

高金素梅感谢日本华侨

中日僧侣举行劳工慰灵祭

驻日大使崔天凯参加慰灵祭

专访劳工幸存者代表邵义诚

8月8日和平烛光游行现场

日本右翼到悼念会场捣乱

6830双布鞋:悼念死难劳工

“还我父亲,还我遗骨”

劳工幸存者及遗属抵达东京

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日本政府为了弥补国内劳动力的不足,开始了强掳中国人押送日本的罪恶勾当。据日本《外务省报告书》记载,1942年11月27日通过《内阁会议决定》,至1945年5月前,共强掳38,935名中国人,分别押送到矿山、港湾、土木建筑、造船等劳动场所,由于繁重的劳动和受虐待,死亡6,830名,死亡率高达17%……[详细]

35家日本企业掳近4万名中国人

自1943年至1945年日本战败时,至少有35家日本企业、135个作业场所强掳近4万名中国人到日本做苦役。在恶劣的工作条件下,很短时间内便有6000多名正值青壮年的中国劳工被日本企业折磨致死……[详细]

劳工死亡的原因:一疾病二事故三杀害

日本企业当局只顾压榨中国劳工,不管矿井和工地安全,是造成伤亡事故严重的重要因素。中国劳工合计伤亡7230人,占中国劳工总数的186.6%。死亡的再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日本对中国劳工的直接屠杀……[详细]

痛忆:花冈事件惨绝人寰

因不堪忍受繁重劳动和残酷折磨,一九四五年六月三十日,劳工们在耿谆(系河南省襄城县境内人)的率领下举行了震惊中外的“花冈暴动”。暴动惨遭镇压,四百八十一名劳工命丧日本……[详细]

日本侵华战争期间强掳中国劳工日企名单

   三井矿山      三井造船    住友金属矿山

   住友石炭矿业    同和矿业    新日本制铁

   宇部兴产      ㈱地崎工业  酒田海陆运送
  
   ㈱间组      青山管财   七尾海陆运送

   ㈱熊谷组      鹿岛建设    三菱材料
  
   飞岛建设      大成建设    日铁矿业

   西松建设      铁建建设㈱
  
   石川岛播磨重工业 临港集团   
  

中国劳工痛诉日本劳役血泪史

8月8日,经过七天七夜的海上漂泊,除去路上的逃跑者和死亡者,耿谆等294名中国劳工抵达日本花冈町中山寮,开始了在这座“人间地狱”饱受残酷虐待的苦难生活……[详细]

1949年,在日本花冈的山中发现了散乱的中国受难者骨灰。以此为契机,在日本,开始了全国规模的调查收集骨灰的民间运动。在中日邦交尚未恢复的当年,这场运动遭遇了许多困难,但是,却开辟了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日中民间友好交流的渠道。从1953年7月到1964年11月,共有2863人的骨灰分9批魂归故里,长眠天津……[详细]

送还遗骨的一场运动

1949年,在花冈由在日朝鲜人开始发掘遗骨。居住在秋田的金一秀首先向华侨团体报告了散乱在山里的骨灰情况,从此开始了实地调查。华侨团体和市民团体进入现场调查,收集遗骨带回到东京……[详细]

日本友人的护骨行动

1950年,发掘出的中国人遗骨装有400多个骨灰盒,运到东京后,就放在枣寺里。菅原惠庆把400多个骨灰盒放在客厅里,伴着这些骨灰盒共同生活了几年,一直到这些骨灰于1953年送回中国……[详细]

廖承志迎接第一批抗日烈士遗骨

中国政府也非常重视送还遗骨工作,曾派廖承志到天津港亲自迎接死难同胞的遗骨,周恩来总理也邀请日本参与送还遗骨的代表团成员到北京并亲自欢迎,成为了战后在日本的中日友好运动的一个起点……[详细]

天津在日殉难烈士劳工纪念馆建成

被送回到祖国的遗骨,最初安置在天津郊外的抗日殉难烈士纪念馆内,后于1973年随纪念馆迁移到天津市内的水上公园内。于1995年8月15日修建了殉难烈士名录墙和抗暴劳工雕刻象……[详细]

2000年11月29日,在东京最高法院法庭的促成下,花冈受害者与日本鹿岛公司达成了“和解协议”。鹿岛建设公司向中国红十字会信托5亿日元,一半用于对受害者、遇难者亲属的慰灵、抚养、治病及子女教育,一半作为花冈事件和平友好基金,建设中国劳工纪念馆等……[详细]

日本否认奴役中国劳工的罪行

花冈诉讼,作为我国对日民间索赔的第一个案例,受到了极大关注,国内外的诸多媒体曾经做过大量报道。然而,令人气愤的是,1997年12月10日,东京地方法院却判决“花冈惨案”受害者败诉……[详细]

难道一条人命就值区区500万日元

50多年前,在日本鹿岛公司,我们受到那样的虐待,418条人命死于异国他乡。难道一条人命就值区区500万日元吗?我们当时索赔这个数目只是象征性地要求日本鹿岛公司谢罪赔偿……[详细]

受难后代:在日本讲述历史真相

茌平县张家楼村的王振瑞是“花冈事件”受难者之一,抗战胜利后得以回国,现已去世。不过,从2000年起,他的儿子王开臣积极参与到该事件受难者的索赔中,现为花冈受难者联谊会干事……[详细]

索赔将改走政治和解途径

为适应新形势的需要,用政治手段加快推进全面解决中国受害劳工的索赔问题,中方将重新组建法律援助律师团。受害劳工联谊会及法律援助团今后将继续调查、发现受害劳工并搜集证据……[详细]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09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