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拆迁条例即将出台,从目前披露的信息看,进步很大,令人欣慰。然而从现实角度看,也不必期望过高,因为中国的拆迁涉及的法律问题五花八门,至少唐福珍案就与拆迁条例毫无关系…[详细];再比如这种“不小心碰倒”的拆迁…[详细],恐怕改100部法律都解决不了。

 

就拿现行拆迁条例来说,围绕它的最大问题真的是它本身的那些弊病吗?恐怕不是,实践中,最大的问题恰恰是这部“太偏袒拆迁人”的拆迁条例都被认为束手束脚,不愿遵守,那么更加束手束脚的新条例命运又能如何呢?且看黑龙江东宁县的“拆迁大跃进”…[详细内容]

东宁县的拆迁,已超越了法治逻辑

动机:为了拆出空地;而非任何改造规划

一般来说,拆迁无非是为了城市规划、旧城改造、商业开发,无论什么目的,至少都是先有项目才搞拆迁。而东宁县的拆迁,名义上是“改造棚户区”,应该属于旧城改造的范畴。

但实际上,东宁真正的棚户很少,改造棚户区演变成了拆平房,而这些平房并非“脏、乱、差”区域,“跟棚户区不搭边儿”。拆迁的真正原因,竟然是政府觉得开发商拆迁效率都太低,干脆自己成立个“土地储备中心”,拆出空地“储备”起来,坐等卖地…[详细]

手段:怎么能拆掉怎么来;而非任何章程

一般的拆迁,要经历立项——告知——谈判——仲裁等过程。而东宁的拆迁,程序完全混乱,法院本该“以事实为依据”,却在拆迁开始前(事实还没有)就拍胸脯保证要支持强拆;纪检监察则是给有钉子户亲属的公职人员施压;公安武警则参与拆迁过程;电视台播放支持强拆的节目制造舆论……,可谓权力部门总动员。拆迁的过程从来没有齐备的法律手续,也没有走正规程序。二街村居被拆迁一年后,才接到《城市建设用地征收土地预告》…[详细]

补偿:我说多少就多少;而非任何标准

退休干部郑希广要求货币补偿,但政府给的钱只是周边新房价格的一半。被拆迁户李某说,非住房的土地面积,一平方米补8元,政府给我们换了换房子,却夺走了我们的地。拆迁办召集了两次听证会。但“说是听证会,但光听不证,价格也没谈拢。”县长称一旦满足钉子户要求,会有更多人效法,那样“动迁会越来越难”…[详细]

收益:政府卖地收入;而非任何公私利益

这种拆出空地“统一入库”,然后再“净地出让”,似乎无关任何公私利益,好处仅在于“改变了毛地出让动迁难、土地出让收益低的状况”。这导致去年,东宁县官方获取土地收益达7000万元,接近当地财政收入的1/7。在过去的三年内,政府的土地收益都超过5000万元…[详细]

如此拆迁,首先把现行拆迁条例都破坏殆尽了

现行拆迁条例规定的“政府不能作为拆迁人”、“有建设项目才能拆迁”等内容,在东宁县的拆迁中根本视若无物。显然在这样的拆迁中,法规缺陷与否无关紧要,因为政令大于一切,法规可有可无

新拆迁条例与东宁式拆迁对照

对照一:关于“公共利益”、“商业利益”

新条例:对“公共利益”、“商业利益”进行区分。后者不适用强制拆迁,而由建设单位与房屋所有权人按照自愿、公平的原则订立拆迁补偿协议…[详细]

东宁式拆迁:东宁的拆迁既不属于公共利益,也不属于商业利益。准确的说是“政府利益”,但根据“政府代表公众”的逻辑,又可以被置换为“公共利益”——比如打出“改造棚户区”的幌子,所以新条例的这个突破在东宁县无效。

对照二:关于政府作为拆迁主体

新条例:征收、拆迁主体是政府,而不是开发商。这也就是说,旧条例授权拆迁人,即开发商,拆除被拆迁人房屋的事今后是不允许的…[详细]

东宁式拆迁:东宁的拆迁主体就是政府,拆迁协议书上代表拆迁方签字的,正是东宁县建设局副局长王殿武。这点倒是和还未颁布的新条例一致。显然,新条例这一条突破在东宁这里反而成了倒退,政府是嫌开发商拆得太慢才自己上阵的,这点新条例失算了。

对照三:关于补偿

新条例:对因公共利益的拆迁,确立了先征收、补偿,后拆迁的原则。这也就是说,不先解决征收、补偿问题,就不得拆迁…[详细]

东宁式拆迁:解决征收、补偿问题,如果谈不拢,自然最终要靠法院裁决,而东宁县的法院在拆迁还没开始时就拍胸脯保证要支持强拆了。这个突破显然也失效了。

新条例为何在东宁式拆迁失效?

第一,东宁的拆迁问题主要不是由现行条例的弊病引起的,那么也不是靠弥补这些弊病能解决的;第二,以东明县不惧违法的气势看,新条例无论如何都不会成为拆迁的绊脚石…[详细]

下面这三步,才治得了东宁县

改变政府主导城市发展的模式

从东宁县领导的一些话语可以看出,在潜意识里他们早已将拆迁与发展画等号,早已将拆迁和财政收入、地方GDP增长、自己的“政绩”与仕途联系在一起,以至根本想不到也许不拆才更有利于当地人民安居乐业。

拆迁悲剧的根源不在拆迁条例,只要中国长期实行的政府主导发展模式不改变,只要拆迁对于政府来说还是一门利用公权无本生利的行当,那么无论如何修改条例,拆迁都文明不起来…[详细]

建立界定“公共利益”的民主决策机制

新拆迁条例尝试将“公共利益”区别于“商业开发”,这其实是落后的做法。因为什么是“公共利益”其实很难说清楚,未必商业开发就一定不能算公共利益,因而即便美国、德国等法治国家的法院也基本上放弃了公益界定,而将其留给地方民主政治处理。亦即“公众利益”公众说了算。你要“改造棚户区”,那么从想法提出来就要由东宁县的民众参与决策,如果他们认为这不符合“公共利益”,那你只能作罢…[详细]

司法独立

如果确信符合公共利益,那么征收、拆迁补偿的争议就要交给法院裁决了,法院当然不能像东宁县这样去给政府表决心,而要独立于政府。不仅法院要独立,公安部门也要中立。我们的刑法规定了损害公私财物罪,如果违反条例强拆,那么自然有刑法伺候。而现实中只见东宁县这种警察帮忙拆迁的,很少见警察追究损害公私财物的…[详细]

结语:

对于东宁县的拆迁,有很多评论认为这是趁新拆迁条例出来之前“赶末班车”,这种观点大谬。东宁的拆迁本质是有法不依、违法不究,说得更直白一点是当法律不存在,那么区区一部条例的修改,犯得着“赶末班车”吗……
我来说两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新闻立场

你怎么看黑龙江东宁县的拆迁

支持。不拆怎发展


0

反对。劳民伤财


0
0%
0%

相关专题

上海闵行"拆迁大战"

只要拿到拆迁许可证,就可以去拆别人的屋子…[详细]

关键热词

专题调查

加载中...

联系我们

010-62671143 153678152@QQ.COM
版权声明:腾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腾讯网专题评论部 
本期责编:刘彦伟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