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知识分子中,存在着严重的“过劳死”现象,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仅为58岁,比普通人平均寿命少10岁。11月16日,前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在一次论坛上说…[详细][评论]
  相关阅读:过劳死“瞄上”年轻精英
       49岁,知识分子迈不过去的坎?
他们倒在过劳的墓碑下
  而“中年高级知识分子健康状况调查”课题组组长、人大翟振武教授却表示:中关村死亡的知识分子的平均年龄是70.27岁。比中国普通人的寿命多出8岁…[详细][评论]
  相关阅读:“知识分子短命论”:射中的乌龙球
       学问真是知识分子的“催命鬼”?
他们是知识分子长寿的旗手
陈逸飞 59岁 著名导演、画家
 
  尽管之前就曾被确诊出10年左右的肝硬化史,但陈逸飞依然坚持工作,最终病倒于电影《理发师》的片场,被送入华山医院。2005年4月10日8点44分,陈逸飞因肝硬化病逝于华山医院…[详细][专题]
巴金 101岁 人民文学家
 
   2005年10月17日19时06分,担任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长达24年的作家巴金在上海华东医院辞世,享年101岁。他的一生见证了整个20世纪的中国。他的去世,是中国文学一个世纪的结束…[详细][专题]
 
何勇 36岁 浙江大学博导
 
  何勇,浙大运筹学与控制科学研究所副所长,浙大数学系最年轻的博导。2005年8月5日因“弥散性肝癌晚期”与世长辞,享年36岁。家属与学校同事公认的死亡原因是过度劳累…[详细]
费孝通 95岁 著名社会学家
 
  费孝通,祖籍江苏吴江,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著名社会学家、人类学家、社会活动家,中国社会学和人类学的奠基人。因病于2005年4月24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5岁…[详细][专题]
 
  一个调查,两份报告,中国知识分子的寿命,到底有多长?或许我们应该从当代知识分子的生存环境中一探端倪…

  今天的中年知识分子同时遭遇了两个致命的转型期:社会转型和身体转型。社会转型使他们焦虑,身体转型让他们多病。如果不能及早克服转型期所带来的问题,他们就随时可能累倒。所以有人说,中国现有的知识分子是被累倒的一代…[详细][评论]
  知识分子的寿命问题,在眼下的中国颇为奇怪:许多早些年退休的六七十岁、甚至八十多岁的老知识分子还健在,而在职的50岁左右的中年人却有人已先走一步了。有资料显示:中年知识分子死亡率超过老年人的两倍,有人根据他们辞世的年龄特点,总结出“49岁现象”…[详细][评论]
  翟振武教授说,把中关村8个研单位的134名死亡知识分子的平均年龄(53.34岁)误解为知识分子的预期寿命,并将其与全国人口平均预期寿命(73岁)进行比较,是没有任何科学意义的。个别知识分子英年早逝的现象不能代表全体知识分子平均预期寿命的水平…[详细][评论]
   年前,在中国城市化进程最快的广州,有政协委员建议,要用立法的方式来抵制亚健康以防止“过劳死”的发生,而且防治亚健康的经费应列入市财政计划,广州地区各大医院将开设亚健康门诊,以防治亚健康及心理疾病…[详细][评论]
自测:你会过劳死吗?
  以下是日本学者列举出27项“过劳”症状和因素。有7项者,就有存在“过劳”的潜在危险;有10项者则随时可能发生“过劳死”,一定要引起重视:
  1、经常感到疲倦,忘性大;
  2、酒量突然下降,即使饮酒也不感到有滋味;
  3、突然觉得有衰老感;
  4、肩部和颈部发木发僵…[详细]
本期责编: 萧方 不长脚的鸟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