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说吧 ->> 今日话题 首页| 头条| 话题| 人物| 调查| 广场| 历史| 光影| 纪录| 文化| 域外| 城市| 万象| 茶馆| 订阅
廉价药终将淡出中国市场?
   因为买不到廉价老药“复方磺胺甲噁唑”注射针剂,上海一名6岁孩子生命垂危。百余名志愿者通过网络发出寻药呼声,才让孩子的生命暂时得到了延续。
  这不是第一起“急寻廉价救命药”事件。而廉价药的“消失名单”越来越长的事实告诉我们,这也绝不会是最后一起。
  青霉素、蓖麻油、阿斯匹林……许多我们童年耳熟能详的老药如今已难觅踪影。
  难道,在越来越多的“高价药”挤压下,廉价药已经没有了生存空间?
[我来说两句]
详情:
[廉价药渐退出市场 儿童病危买不到救命药]
相关:
[经济压力高于病痛折磨 一半肿瘤患者被药价吓死]
评论
[谁在制造廉价药退市“阴谋”]
廉价药出局,高价药一统市场? [我来说两句]
  在我国当前医药市场,高价药“驱逐”低价药的情况比比皆是:1元一支的强心药西地兰难觅踪影,1.3元一瓶的小苏打少见供货……大量廉价药的“失踪”让百姓既不满又无奈。
“急寻廉价救命药”事件频发
  “我是一个不幸的孩子,我觉得自己支持不下去了……”两次被下达病危通知单的6岁孩子罗森在等待着一种救命药———复方磺胺甲噁唑注射针剂。——>>>
  由于复方磺胺甲噁唑平均只有2元多一支价格低廉让企业无利可图,厂家已经停止生产,上海市场上根本买不到。——>>>
  
去年11月,上海一位白血病患儿曾急寻救命药“环磷酰胺”,最后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从江苏拿到了400支库存药;今年6月,新华医院一患儿急需复方磺胺甲噁唑注射针剂……时隔不到一年,媒体上不断出现急寻救命药的报道。>>>
家属跪地求药,医生无能为力
  最初引起人们关注的廉价药是新斯的明针,一种重症肌无力患者的救命药。
  这种药品当时的零售价格是每支0.63元,被称为治疗重症肌无力和抢救垂危重症肌无力患者的“经典药”。但这种药在渐渐消失。
  曾经有病人家属跪在医生面前,请求医生给她的孩子一针这样的救命药,但医生却无能为力。“我们现在不是故意要给病人开贵药,而是我们根本就找不到便宜药。”一位医生说。
——>>>
一半肿瘤患者被药价“吓死”?
  “天天用便宜药”的肝癌患者已花掉20万元,还有相当多癌症患者因为恐惧昂贵药价而放弃治疗。医生戏言:“癌症患者一半是被病本身吓死的,一半是被天价的治疗费吓死的。”——>>>
  一位肝癌患者一次介入治疗所用的药及花费:阿拓莫林(20元/支)、吡喃阿霉素(198元/支)、华蟾素(229.8元/盒)、甲酰四氢叶酸钙(105元/支)、克林霉素(60元/支)、瑞白注射液(291元/支),费用大约3000多元。——>>>
中国制药业抛弃了“廉价药”? [我来说两句]
  有人说,中国制药业“落后印度10年”,其原因在于“低水平仿制”现象的大量存在。但随着医药专利保护体制的介入,中国医药业也在发生变局……
专利药:研发专利费撑起的高药价
  过去治肺炎只用几毛钱一支的青霉素,很便宜,但所用药品是专利保护期过后我们自己生产的。现在我们使用的进口药品大部分仍是处于专利保护期内的,费用中包含着产品的专利费、研发费,药品本身就贵。——>>>
  药品的研制开发费用本身很高,同时也应该有更高的风险回报。药物的研制开发费用在药品的专利保护期内应得到充分地补偿。——>>>
廉价药退出:“仿制”下的恶性竞争
  廉价药都是一些使用了几十年的常规药,基本上不存在知识产权问题。因此,很多的小药厂便一哄而上,“甚至一个家庭作坊都可以生产出药来。”
  
这样的结果是,造成同一品种的药品有几十家甚至几百家药厂生产,从而形成了恶性竞争。本来利润微薄的廉价药在市场的冲击下,正规的大企业基本上不得不停产。——>>>
非专利药:代表“中国造药品”走向世界?
  美国华人医药科学家协会会长陈邦华博士:中国医药出口数量比不上纺织品等产业,一项重要的原因是药品行业有更高标准。但是在医药产品中占有重要地位的非专利药,可以减少不同标准带来的障碍。同时,非专利药在美国市场开发投资小,回报快,利润高,是中国制药业向美发展的“一条短平快的捷径”。——>>>
  [注]非专利药:药物专利持有者之外的企业因专利过期,或者是合法取得专利持有者的专利授权而生产出的药品。——>>>
中国医药体制之困:廉价药“无人喝采” [我来说两句]
  对药厂而言,放弃无利可图的生意完全合情合理。而对医院而言,在“以药补医”格局下,廉价药没有市场也合情合理。难怪卫生部长高强曾感叹:“整个链条都需要高价药,那么到老百姓那里价格就不可能低下来。”>>>
廉价药退市,罪不在企业?
  “现在基本上没有企业生产廉价药了,但责任并不在于企业”某制药厂的医药代表王先生称,所谓的廉价药当然是价格低廉了,在市场中肯定具有明显的价格优势,但“因为医院不要这种药。医院只要贵药、新药,越贵的药利润越大,而医院占据着药品消费85%的市场。企业必须投医院所好,医院需要什么药,我们就生产什么药。” ——>>>
医院为何拒绝廉价药?
  在大医院,药品收入占到医院总收入的50%至60%;在小医院,药品收入可占到收入总数的60%至70%;而乡村医疗机构的收入则100%来自药品。中国90%以上的医院都是公立医院,在目前国家对医疗机构的投入严重不足的前提下,以药补医成为一种必然。运行机制的不合理,使公立医院普遍存在逐利倾向。——>>>
廉价药被价格政策“谋杀”?
  北京大学医学部一位教授直言,在廉价药“退市”的大背景中,政府极力推行的药品降价政策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大幅降价后,本来获利微薄的廉价药利润基本探底,甚至于零售价与成交价价格倒置。因此,当生产廉价药利润太低、达到难以维持正常运转的时候,药企便将履行社会责任置于从属地位——放弃廉价药的生产。”——>>>
QQ小调查
你认为“廉价药退出市场”是中国医药业未来的趋势吗?
一定是,廉价药一定会渐渐退出中国市场
绝不会,药价只会越来越便宜
有可能,但并非不可挽回
说不好
药品涨价“路线图”:
正在消失的“廉价药”
青霉素:
  作为第一代抗生素,一支青霉素针剂的价格仅0.6元至0.7元;而一剂量最好的抗生素却可以花掉上千元。
  一种核心成分为青霉素的感冒药针剂,成本仅6角钱,加入一点其他药品成分后,价格狂升到150元到600元。

“环磷酰胺”:
  作为第一代抗生素,一支青霉素针剂的价格仅0.6元至0.7元;而一剂量最好的抗生素却可以花掉上千元。
  一种核心成分为青霉素的感冒药针剂,成本仅6角钱,加入一点其他药品成分后,价格狂升到150元到600元。

  心得安针剂、地戈辛针剂、VitD3针剂、非那根糖浆、长效青霉素等数十种效果非常不错的廉价药正在陆续淡出医院药房。
  
“比如每盒价格不到10元的丙咪嗪,医院长期断货,现在只能开288元一盒的百忧解给病人。而对于丙咪嗪,差不多都快要忘记了。”>>>

阿斯匹林:
  “大剂量阿斯匹林是最常用的解热镇痛药,用了100多年,才3分钱一颗。”>>>
  一种核心成分为青霉素的感冒药针剂,成本仅6角钱,加入一点其他药品成分后,价格狂升到150元到600元。

鱼肝油酸钠注射液
  治疗静脉曲张,动一次手术至少上万元,而用鱼肝油酸钠注射液治疗,花费不到20元,但是这种价廉物美的药已在市场上消失2年多。

消炎药:
  四环素是过去开给病人的最常用消炎药,100片装的一瓶药也就是一两元钱。但在几年前,四环素突然从医院的药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盒四五元钱的阿莫西林”。>>>
  但当人们刚刚习惯于使用阿莫西林的时候,阿莫西林突然又被头孢消炎药所取代。>>>

 出品:腾讯新闻说吧 总策划:姜殊 本期责编:贾嘉 订阅 收藏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