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美龄“夫人干政”的两桩伪史

上海市长吴国桢为何说宋美龄想让他成为“狗娘养的”。 …[详细]

孔令侃的杨子公司没有犯法,说宋美龄袒护孔令侃,不能成立

作为蒋介石之妻,宋美龄长期处于政治聚光灯下。故在其生前身后,“夫人干政”四字质疑,始终如影随形。最常被世人引为例证之案例有二:1、国民政府退往台湾前夕,维护孔令侃,干预蒋经国“上海打虎”;2、蒋经国去世后,宋虽已年迈,且远在美国,却仍试图夺权,执掌国民党。考之史料,这两个案例,多有以讹传讹之处。

先说第一件。1948年蒋经国“上海打虎”,因涉及孔祥熙之子、宋美龄之侄孔令侃的杨子公司,而备受媒体关注。舆论并称:蒋经国之所以办不了孔令侃,是因为宋美龄在背后撑腰。但蒋经国日记中的说法,却与舆论所宣扬者南辕北辙。据日记所述:

“前天发现的杨子公司仓库里面所囤的货物,都非日用品,而外面则扩大其事,使得此事不易处理,真是头痛”;“杨子公司的案子,弄得满城风雨。在法律上讲,杨子公司是站得住的。倘使此案发现在宣布物资总登记以前,那我一定要将其移送特种刑庭。总之,我必秉公处理,问心无愧。但是,四处所造成的空气,确实可怕。”①

时任上海市长的吴国桢,因杨子公司一案,对蒋介石夫妇以及蒋经国颇多怨恨。据吴氏晚年口述,蒋介石夫妇在此事上,曾想让他为蒋经国背黑锅:

“(杨子公司事件发生后)过了两星期,……我突然接到蒋介石从北平发来的电报,电报里说他已下令应由我处理此案。我回电说……此案不应由我处理。三天后蒋夫人给我打来长途电话,说委员长正在打另一份电报,命我直接处理此案,因此我最好还是照办。你看,这又给我出了一道难题。如果我下令逮捕孔令侃,并将其交付特别刑庭,我得有法律依据,但显然我没有。你知道,他所干的一切都是合法的。但如果我毫无作为,人们会说蒋经国是青天,吴国桢在此案中当然就成了狗娘养的。”②

吴国桢至死持反对蒋氏父子的政治立场,但在其晚年口述回忆录中,仍坚持承认孔令侃的杨子公司“一切都合法”,“做得毫无问题”。③以吴氏之言,参照蒋经国日记,历史之真相已不难明了。

1945,宋美龄阅读日本投降的报道1945,宋美龄阅读日本投降的报道

蒋经国去世,宋美龄的一份合理建议,被舆论演绎成夺权闹剧

第二件案例的真相更为简单。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逝世,暂由李登辉代理国民党主席,26日,宋美龄致信国民党秘书长李焕,提议须召开“国民党全国代表大会”,“由本党全体同志遴选及表决主席人选”,理由是如此“可与党章无所抵触”,且可对党员昭示“党中央处事煜明磊落”。但宋氏的建议,并未得到国民党内大多数中常委的支持,遂不了了之。

但当日之台湾媒体,因长期受蒋氏父子舆论控制,积怨甚深,遂自觉或不自觉地将此一单纯的合理建议,演绎成“宋美龄夺权失败”、“中常委连手宋美龄败退”……进而提醒民众,“国母干政值得警惕”。④

宋氏“夫人干政”之有无,本不成问题。因蒋介石日记中多次明言:“所用之人,所有机关,几无一如意”,“除妻之外无一人能为余代负一份责,代用一份心。”⑤如此,自不难理解宋氏在民国政治生活中的位置。然坊间流传多年的上述两大典型“干政”案例,确乎不是史实。

1962年,蒋介石与宋美龄在台湾1962年,蒋介石与宋美龄在台湾

注释:

①蒋经国:《沪浜日记》。②③吴国桢口述,(美)Nathaniel Peffer、Martin Wilbur访问整理:《从上海市长到“台湾省主席” :吴国桢口述回忆(1946-1953)》,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P67-71。④武之璋:《蒋经国身后宋美龄是否准备夺权》,《炎黄春秋》2014年第3期。⑤《蒋介石的“独裁”连马桶都不放过》,今日话题历史版第209期。

投票区

登录后投票将分享到:
谌旭彬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