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美国援苏/援华比较 卡斯特罗3万女人之谜

编读往来第四期。提问编辑或质疑文章内容,有劳移步微信后台(关注方式见页面底部)。 …[详细]

▼问题▼

1,请编辑核实一下——“在整个(苏德)战争期间,美国向苏联提供了450万吨制成食品,其中大部分是肉类和油脂等高热量高蛋白质食品,光是肉罐头就有80万吨,各种香肠、黄油和猪油75万吨,极大缓解了苏联战时肉蛋奶的缺乏”——上述数据是否有依据;2,请编辑从数量、质量、种类等角度全面比较一下,二战期间美国的“援华”和“援苏”。

▼编辑回复▼

1941年3月,美国国会通过租借法案。根据该法案,美国战时对外援助总额累计达506亿美元。其中,苏联自1941年至1945年底,累计得到约109亿美元的租借物资,约占总额的22%;中国自1941至1945年,累计获租借援助16.02亿美元,约占总额的3%

美国主要援苏物资:一、航空装备。各种型号飞机(驱逐机、轰炸机、运输机、水上飞机、观察机、教练机)14018架,及大批相关物资和器材;二、车辆。美、英、加等共向苏联提供装甲车(坦克、装甲车和自行火炮)22800台,其中美国提供的数量是12161台。美国另提供了大量非装甲车辆,包括501660辆轮式和链式车辆、3万多辆摩托车和13041台铁路车辆。三、武器弹药。各种口径高射炮7944门,冲锋枪108293枝,无烟火药130713吨,TNT炸药1322374吨。四、工业材料。包括30万吨铬矿石,3200万吨锰矿石、260万吨钢材钢板钢丝、26万吨铝、262万吨石油产品、63万吨化学工业产品等。五、672艘舰艇和商船及大量柴油发动机、汽油发动机、煤气发动机以及舰艇上必需的火炮、弹药。六、食物。总计4291012吨,其中小麦、面粉、种子共计1154180吨,糖672000吨,肉类罐头共计782973吨,香肠、油脂、黄油和猪油730902吨,植物油517522吨,奶粉、蛋粉、奶酪和其他脱水产品362421吨,其他食品61483吨,碱9000吨。七、另有劳务费、舰船修理费、飞行员海员训练费等7亿美元。

与援苏相比,美国援华的物资,无论是总量、质量、种类,都差之甚远。如1941年至1943年,中方5次向美国申贷飞机共计2630架,实际交付数量只有488架。自租借法案颁布至二战结束,中国自美国租贷、购买的飞机总计约1400架,仅相当于美国援助苏联的1/10,且性能尚不如苏联。值得一提的是,除总量极为有限外,美国援华物资还有两大缺点:

第一,中方无法控制援华物资的使用,大部分的物资被用于美国最关心的缅甸战场而非中国本土。如下表:

(表格来源:陶文钊/编,《战时美国对华政策》,武汉大学出版社,2010,P317。)(表格来源:陶文钊/编,《战时美国对华政策》,武汉大学出版社,2010,P317。)

第二,中国抗战最艰难的1941-1944年间,得到的美国援华物资很少;美国援华物资的大部分,集中于1945年交付中国。如下图:

(表格来源:陶文钊/编,《战时美国对华政策》,武汉大学出版社,2010,P319。该表未统计太平洋战争爆发前中国所得的美国援助1.7亿美元及1945年9月之后获得的9500万美元)(表格来源:陶文钊/编,《战时美国对华政策》,武汉大学出版社,2010,P319。该表未统计太平洋战争爆发前中国所得的美国援助1.7亿美元及1945年9月之后获得的9500万美元)

▼问题▼

网上盛传卡斯特罗生前睡过30000多个女人,求验证到底是真是假。

▼编辑回复▼

这个信息的源头是一个美国畅销书作家Ian Halperin。2008年9月15日,Ian Halperin在个人网站http://ianundercover.com/上发布“世界独家”( IUC World Exclusive)消息称:据一位居住在加拿大的卡斯特罗以前的亲密朋友“Ramon Lopez”(笔者尚未找到此人的其他任何信息)向他披露,四十多年来,卡斯特罗每天至少与两个女人睡觉。当他询问卡斯特罗有多少“women lovers”时,这位前古巴官员回答称:至少35000名,这是卡斯特罗9年前告诉他的数字,现在可能已经超过了50000。(《IUC World Exclusive: Fidel Castro admits he slept with “at least 35,000″ women; aide says the former Cuban leaders’ net worth is almost a billion》)在同网站的另一篇文章中,这位神秘的“Ramon Lopez”还声称古巴医生为卡斯特罗发明了一种比伟哥还有效的世界上最好的性药,能够让卡斯特罗保持勃起12个小时。“Ramon Lopez”调侃称:卡斯特罗应该把这种药投放到市场上,来拯救古巴的经济。Ian Halperin并声称自己正在筹划一部关于卡斯特罗的纪录片,预计2010年完成——该纪录片迄今仍不见踪影。(《IUC Exclusive: Sex Pill more Powerful than Viagra invented for Fidel Castro 30 years ago》)…[详细1]…[详细2]

Ian Halperin自称调查记者、作家、纪录片导演。不过其作品几乎全部是娱乐圈八卦——他最近的一本畅销书写的是卡戴珊家族(《Kardashian Dynasty: The Controversial Rise of America's Royal Family》)。

这样一个“世界独家”爆料,究竟要不要相信,各位当自有答案。

Ian Halperin个人网站截图Ian Halperin个人网站截图

▼问题▼

网上流传的,关于李鸿章在美国答记者问的那套发言,是否属实?发言中隐约流露出李中堂对西方经济学似乎也有所了解,莫非他接触过《国富论》?关于这个问题,作者能否考证一二?

▼编辑回复▼

您所指,应是广为流传的《李鸿章接受美国记者采访录》一文。其内容大致可信。郑曦原等人编译的《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一书,收录有该文中译本。该书“全部原始文献均采选自纽约公立图书馆的缩微胶片库”中收录的《纽约时报》报道。换言之,《纽约时报》于1896年9月3日确实刊登过这样一篇报道,并非后人虚构。

蔡尔康等人所编之《李傅相历聘欧美记》,成书于1898年,其时李鸿章尚在世。据该书记载,李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是在1896年9月2日。记者会上,李鸿章“随机应对,谦德弥光”。在美国排华问题上,李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未免讼言共和党众及爱尔兰人(英人之同寓美国者也)之不合。”这与《纽约时报》的报道——李鸿章抗议“排华法案是世界上最不公平的法案。……华人比爱尔兰人和美国其他劳动阶级都更勤俭,所以其他族裔的劳工仇视华人”——大致是相同的。

不过,李鸿章的回答,经翻译(据纽约时报,记者会“前半部分由总督私人医生马克先生做翻译,随着问题越来越深入、详细,马克先生抵挡不住,只好由罗丰禄来应付了”)转述给美国媒体,今人再从美国媒体转译成中文,毫无疑问,会和李鸿章的原意存在着一定的误差。比如,李似无可能用中文说出“政治经济学家们”(political economists)这样的字眼。再如,李鸿章对记者评价——“清国办有报纸,但遗憾的是清国的编辑们不爱将真相告诉读者,他们不像你们的报纸讲真话,只讲真话。清国的编辑们在讲真话时十分吝啬,他们只讲部分的真实,而且他们也没有你们报纸这么大的发行量。由于不能诚实地说明真相,我们的报纸也就失去了新闻本身的高贵价值,也就未能成为广泛传播文明的方式了。”——这段话,恐怕也经过了“总督私人医生马克先生”的西方化润色。且其本意,也未必如多数人所理解的那般,是在批评清廷的“报禁”制度。毕竟,就字面意思而言,李所批评者,并非朝廷,而是“清国的编辑们”。这种立场,才符合李体制内大员的身份。

所谓的“发言中隐约流露出李中堂对西方经济学似乎也有所了解”,极大可能也只是二重翻译(李的原话,由一位外国医生翻译给美国媒体;今人再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译回中文)所导致的一种假象。亚当·斯密的《国富论》要到1902年才由严复出版第一个中译本,李鸿章1896年应当没有机会接触。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短史记”,与作者交流,获取更多靠谱的历史资讯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短史记”,与作者交流,获取更多靠谱的历史资讯

投票区

谌旭彬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