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7期 2018-08-08

双胞胎女孩疑遭老师骚扰,夏令营里为何乱象丛生

王阳  

特约作者

2259
导语

近日,一对双胞胎女孩在参加某夏令营活动时,疑似遭到活动方老师的猥亵。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虽然,这件事情还没有完全水落石出,但在我国,“夏令营”这类活动,确实一直存在着各种问题。把孩子贸然送到夏令营里去,比较危险。…[详细]

现阶段,把孩子送到夏令营里,可能有些危险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中国夏令营是由共青团及其所属的少年宫、青年宫、青少年活动中心、青少年营地等机构主办的公益性活动。因受资源和经济条件限制,只有少数优秀学生才有机会参加。而近些年,国家逐渐放开夏令营运营,游学活动的主办方也开始涵盖教育部门、科研院所、旅游机构、企业公司等。夏令营、冬令营等活动也变多了,但活动的质量却让人堪忧。

我们暂且不去讨论“参加夏令营能不能学到东西”这个问题。我们先关注最基本的——把孩子送到夏令营里去,安全能有保证吗?会被坑钱吗?

答案是否定的。从以往案例来看,很多夏令营、冬令营之类的活动,可能连最基本的保障都实现不了。

首先是安全问题。在刚刚发生的“双胞胎女孩疑似被猥亵”的案件中,据女孩家长说,夏令营里的老师,有强吻女孩、索要女孩家庭住址、将经期中的女孩丢入水中等行为。而根据以往报道,夏令营里的老师耍流氓的事情,并非孤例。2015年,一名11岁的女孩参加了杭州一个为期七天的夏令营活动,然而,活动期间,女孩却遭遇了“半夜被查房男老师乱摸”的恐怖经历。事后,男老师被公安机关抓获。

除此之外,还有更悲惨的丧生事件。据报道,6岁的妍妍参加了一个“国学夏令营”,这个夏令营的活动内容十分变态,要求一帮不到十岁的孩子每天凌晨4时30分就起床,整天吃斋念经打坐,吃饭没有一点肉。活动期间,妍妍生病发烧了。然而,夏令营相关人员并没有及时对其采取科学措施,而是用土方法,直接让孩子喝姜汤,捂厚被子,等了几天却高烧不退。直到7月25日晚上才将孩子送至医院,最后看到孩子生命垂危,知道瞒不住了,这才打电话通知家长。可惜,为时已晚,妍妍最终身亡。

九江一军事夏令营曾发生煤气泄漏事故 8名孩童中毒入院九江一军事夏令营曾发生煤气泄漏事故 8名孩童中毒入院
学生在夏令营中受伤、被打学生在夏令营中受伤、被打

就算幸运躲过了安全问题,还有可能被坑钱。比如,2016年,辽宁省某国际交流中心主办了美国游学夏令营,合同行程单上的承诺是为期十天的"全真体验美国教育",最终却只上了一天半的课加上两节外教课。

难道夏令营是随随便便说办就能办的吗?是的!

各种夏令营乱象丛生,主要是因为,这个行业在我国的准入条件过低、监督力度严重不足。一知名夏令营机构负责人向媒体透露,只要具备在工商局注册的商标、拥有一个公司执照,就可以成立一家夏令营机构。也就是说,只要有场地、人手、游乐项目,办个夏令营很容易。

而且,由于一次夏令营活动往往涉及上课、旅游、食宿等活动,所以在监管方面,往往分散于工商、教育、旅游等不同部门。这就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九龙治水”困境了——很多部门管同一件事情,每个部门都觉得应该是其他部门管,结果往往就是谁都不管。

然而,这类活动的利润却大,资料显示,不管是国内还是国际夏令营,除去硬性开支,夏令营的利润平均可达30%~40%,一些小的夏令营机构甚至能达到60%~80%的利润。

管得松,赚得多,结果往往就是什么人都想过来插一脚。据报道,目前,不光旅行社、培训机构在办夏令营,网站、俱乐部,甚至地产公司都在办。

根据媒体报道,连房企都能摇身一变,成为夏令营的组织者根据媒体报道,连房企都能摇身一变,成为夏令营的组织者

进入这个行业的人又多又杂,从业者的水平也就失去了保障。以一些需要开展运动项目的夏令营为例,按照规定,如果一个教练想教攀岩、滑冰、游泳等运动,他就必须持有《高危体育项目从业证》。但根据相关人士介绍,大多数教练都没有相关从业证书。

此外,由于夏冬令营主要面对的是小孩子,中国登山协会青少年委员会负责人曹荣武就曾表示,很多适合教成年人的方法用在青少年身上并不合适,因为成人教练主要教技巧,而根本把控不了青少年的心理。所以,最好还能拥有辅导青少年的资质,这个资质对应的证书是“青少年营地指导员证”,然而,根据2017年的数据,有这个证书的人,全国只有1056个,目前市场上大多数教练都是“无证”上岗。

按规定,在美国正规夏令营中任教的老师需要获得专业的认证,负责海外游学的夏令营老师还需要国际的认证按规定,在美国正规夏令营中任教的老师需要获得专业的认证,负责海外游学的夏令营老师还需要国际的认证

不过,目前来看,要求夏令营里的教练“专业”,可能有点奢侈了。在很多情况下,他们甚至都不够安全。据报道,很多夏令营往往就随便找个人培训几天,就让他当教练,这样的教练,碰上意外能保护学生吗?

很多夏令营教练的上岗培训过程非常简单很多夏令营教练的上岗培训过程非常简单

还有的夏令营,甚至会找有犯罪前科的人来夏令营工作,前文提到过的那个“半夜查房乱摸女生”的夏令营教练,就曾因为抢劫被判过六年的有期徒刑。

很多家长可能会认为,社会上的各种夏冬令营不靠谱,那孩子学校组织的应该没问题吧。从程序上看,学校如果组织学生外出活动,确实要比社会机构多了“要向教育部门备案”这一道保障。但从具体案例来看,这并没有让活动安全多少。首先,如果学校想办夏冬令营,往往也是需要和社会机构合作的。然而,学校在挑机构的时候未必那么靠谱。据报道,很多中学组织夏令营,国内游学主要委托京沪等大城市的教育培训机构或旅行社,海外游学则大多选择和当地的旅行社合作,国内旅行社再通过海外旅行社将学生带出去,如此“层层转包”、合作出游的情况十分普遍。到最后,学校可能对那家真正与自己对接的旅行社一无所知。

而且,据报道,有些社会机构为了赚学生钱,会给出一些优惠条件,吸引学校与自己合作,比如,学校教师会有一定的现金回馈,或者,赠送给学校老师一定数量的免费出游名额。在这种利益加持下,学校选择社会机构的靠谱程度很可能又将进一步下降了。

更让人头疼的是,很多时候,你未必分得清,这个活动是不是由校方负责的。据报道,延安某学校的一些学生共同参加了一个游学北大清华的夏令营。去之前大家都以为是学校组织的活动,说好食宿全包,到了北京,吃饭却要自己掏钱。本来说好的四天行程,也缩水成了两天。对此,学校表示,这次活动是家委会组织的,学校只是配合。

类似的事情还有一些,比如,临高县某小学办夏令营,向家长收取了费用。后经查,发现这是学校老师个人所为,与学校无关。

孩子需要安全的夏令营,也需要父母的陪伴

夏令营监管应当跟上,准入机制也应当调高,各个部门要配合起来,不能谁也不管……这些建议已经老生常谈好几年了。

同样的意思,反复说了好几年同样的意思,反复说了好几年

此外,还有一些人介绍了一些可借鉴的国外案例。比如,美国建立了第三方协会,叫做美国营地协会,这个组织成立于1910年,公信力较强。它针对儿童及青少年营地活动建立了一系列标准,这些标准包括管理人员资格和培训、营地工作人员与孩子们的比例、应急措施等。美国营地协会对所有类型的夏令营进行经常性检测和评估,并将结果公布,让学生和家长在做选择的时候能够有个参考。

然而,几年过去了,有关部门似乎并没有加大对于夏令营、冬令营等活动的关注力度。这或许是因为有关部门没有感受到改革的紧迫感,所以不是那么着急。但是,很多领域,比如露营、游学产业,是不能等待外部压力来推进改革的,因为这个所谓的“紧迫感”,很可能就是一次损伤惨重、社会影响恶劣的夏令营安全事故。

数据显示,我国露营、游学市场增长潜力较大,有咨询机构预测,2018至2020年,国内游学行业将迎来爆发式增长期,市场规模将达到1200亿元。所以,在可预见的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夏令营、冬令营等活动。如果有关部门迟迟不推进准入、监管制度的改革,那露营、游学行业出现安全事故的概率也将增大。

此外,很多父母把孩子送到夏令营、冬令营里去,往往是无奈之举——孩子放暑假寒假了,家长还要上班。如果条件允许,也许很多父母不会把孩子丢到夏令营里去。根据媒体的调查采访,一半以上的被访父母认为,暑假期间孩子应由家长来照顾,这样可以不用担心其安全问题,还能利用假期加强交流沟通。

父母的无奈,与中国人假期过少有关,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统计显示,2017年美国、德国、英国等国家国民每天平均休闲时间约为中国人的两倍。对此,有关部门不妨尝试给父母多放一些假,让他们有时间陪孩子。这样有利于孩子的身心健康,也可以让很多孩子不会被父母无奈地丢进某个品质无保障的夏令营里去。

每添加一个题目需要新建一个ID,填写规则是ID之间用英文逗号分开。
如两个题:10600867,1060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