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6期 2017-04-19

“女儿留学嫁老外,父母崩溃”,谁对谁错?

刘文昭  

昭昭在目

2259
导语

女儿留学有成,找到工作,马上还要结婚。得女如此,每个父母都会非常开心,但对61岁的张勇来说,这样的女儿却让他寝食难安。因为他女儿找的工作在国外,要嫁的是个老外,一想到女儿会定居美国,自己又没法在国外生活,张勇决定劝女儿回国。为此,他甚至不惜以断绝父女关系相要挟,但女儿不为所动。张勇现在悔恨交加——“将来我们老两口老了谁来照顾?”消息一出,有的网友认为这对父母现在还想着“养儿防老”,太自私;有的网友则觉得女儿太不体谅父母。到底是父母自私还是女儿不孝? …[详细]

这对父母养儿防老的想法很难说是“道德绑架”

子女照顾父母,天经地义;父母希望子女在身边的心情,每个人都能理解。然而,张勇让女儿回国为自己养老的想法,不少网友并不赞同——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养儿防老的观念太过陈腐;让女儿回国为自己养老,是“道德绑架”。

养儿防老确实是传统观念,但它不一定是道德绑架。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曾把中西家庭模式总结为中国的“反馈模式”和西方的“接力模式”:

在接力模式下,上一代有抚育下一代的责任,下一代却没有赡养上一代的义务,一代代向下承担责任;而在反馈模式下,每一代在抚育下一代的同时,都承担赡养上一代的义务。

西方之所以能采取接力模式,是因为社会保障体系完善,而这仍是我国所欠缺的,迫于形势,中国家长更愿意年轻时多为子女出力,让子女获得更好的发展,以便老了也能获得更好的赡养条件。

这意味着中国家庭的“抚养—赡养”关系不仅是受道德和法律保障的社会伦理,还是一种延时的经济利益交换。以张勇为例,他家并不富裕,女儿每年留学约花费30万,张勇夫妇省吃俭用,卖了大房换小房,才凑够女儿留学的费用。自己付出了这么多,要求女儿解决自己的养老问题,虽然有功利性,但不算过分。

张勇翻看女儿儿时的照片张勇翻看女儿儿时的照片

但要女儿按照自己希望的方式养老,太强人所难

张勇为女儿付出很多,让女儿养老的要求也合情。因此,认为女儿太过自私的人也有不少,但这种观点对女儿来说并不公平。

首先,法律规定子女有赡养父母的义务,但并没有规定具体的方式。根据媒体的报道,虽然张勇的女儿不愿回国,但并没有表示不赡养父母。身在国外的她,完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完成这一义务。

其次,婚恋自由和工作权是现代人的重要权利。张勇不仅对女儿工作、婚恋横加干涉,还以断绝父女关系相要挟,视女儿的权利如无物,眼中只有自己的需要。从这个角度看,他女儿坚持立场,只是不愿愚孝,毫无过错。

再次,张勇只希望女儿回国,却不愿意为女儿改变——“让我们老两口去美国生活,现实吗?不现实。我俩根本不具备在美国生活的条件和技能,也生活不习惯”。而不少网友指出,很多随子女出国的父母也不懂语言,这并非不可逾越的障碍。口口声声爱女儿,却只想让女儿为自己牺牲,恐怕在这位父亲的潜意识中,恐怕还是爱自己更多一些吧。

很多网友对张勇夫妇的要求表示不解很多网友对张勇夫妇的要求表示不解

实际上,随着社会的发展,在子女身边养老会越来越难。即使是在最讲究孝道的韩国,传统的家族赡养模式也已经崩溃。据《2013年韩国社会动向》调查结果显示,独居老人比重在2010年达到了34.3%,比20年前增加了3倍多。

此外,“长子应该承担起赡养父母责任”的传统观念也在衰退。为父母提供赡养费用的子女中,2002年长子所占比率为24.4%,2012年这一比率锐减到10.6%;不依靠子女帮助独自维持生计的“自我赡养”老年人所占比率,从44.3%上升到了48.5%。

这并不是因为韩国人不再信奉孝道,而是随着经济发展,韩国年轻人纷纷进入大城市,甚至走出国门,大家庭养老模式崩溃。与韩国类似,中国年轻人也在纷纷进入大城市,且很多人都是独生子女,自然更难满足父母在子女身边养老的需求。

父母为了防“崩溃”,可考虑在经济上为自己留条后路

面对女儿的拒绝,张勇很崩溃。除了情感上无法忍受,恐怕还有些投资失败的沮丧——“如果和唯一的女儿失去了来往,这剩下的几十年可怎么过?将来我们老两口老了谁来照顾?”

实际上,类似的感受很多韩国父母早已体会。和中国父母一样,韩国的父母为子女也不惜付出所有:为了上好学校,有父母花光储蓄供孩子上补习学校;为了让孩子们能说流利的英语(对进入大公司至关重要),母亲带孩子到海外生活,家庭常年分居;还有很多父母拿出大笔积蓄,来为孩子买房……却没有对未来的退休生活做好准备。

然而,随着大家庭赡养模式的崩溃,经济不景气(青年失业率上升),父母的全力投入并没有获得很好的回报,再加上韩国公共养老金制度建立较晚(1988年建立)、老年人福利较差等因素的影响,韩国65岁以上老年人贫困率接近50%(2014年),3倍于平均水平,在经合组织(OECD)国家最高。

贫困的生活让不少老人选择了自我了断。以2012年的数据为基准,韩国65岁以上老人的自杀率为每10万人口81.9名,同样位居OECD国家首位,这直接推高了韩国的整体自杀率。

现在的韩国社会也在反思,一些银行人士开始为工薪阶层提供退休金计划,呼吁父母转变观念,“与其不顾情况对子女教育投资过多,不如成为老后不向子女伸手的父母”;越来越多的老年人也不再想着把房子一定留给孩子,而是选择以房养老——既能保障自己生活,还能减轻孩子的养老负担。

既然为子女付出是一种投资,那么父母们也应该记得投资需谨慎,韩国父母的“投资观”的转变,值得中国父母借鉴。

一位义工(右)正在试着宽慰今年89岁在首尔独居的老人尹占桃一位义工(右)正在试着宽慰今年89岁在首尔独居的老人尹占桃

让老一辈安心养老,还需要全社会“集体孝行”

现在65岁左右的老年人,正是改革开放初期走出乡村,只身来到城市,艰苦奋斗的那一代人,如果没有他们,中国经济很难有今天的成就,他们理应安享晚年。如果他们中有人退休金不足,政府应适当提高。

也许有人会说,羊毛出在羊身上,政府提高养老金最终会加重纳税人的负担。专题《应考虑给高龄农民工发津贴》曾专门对此做过分析,以给全国高龄农民工发津贴为例,虽然发放总额可能需要上千亿元,但这笔钱不应只看作是负担,还应看做是社会投资——只有当老人手中有了可自由支配的钱时,他们才有能力去购买养老服务。如果这一行业能引入更多的市场竞争,而不是依赖政府“派人”,不仅可以提供上百万的就业机会,还能出现更好的养老服务。

让老年人安度晚年,除了国家,也离不开社会组织和企业的支持。以日本为例,日本的各类企业都非常支持老年人的退休生活,并力争拿下这一市场——交通企业为老年人打折,鼓励老年人旅行出游;动物园、电影院、博物馆等也提供优惠,方便老年人娱乐;饭店、酒馆也提供优惠,为老年人聚会提供便利……

过去,“老年贫困”“老年破产”“老年崩溃”这类描绘,曾让人们觉得日本老年人生活非常悲惨。不过,2015年,一家日本银行进行了一项名为“日本老年人生活真实情况”调查,78.3%的老年人认为自己更接近“幸福生活”。可见,有了健全的社保体系,社会和企业的支持力度足够,老年人安度晚年并非遥不可及。

父母有“养儿防老”的思想很正常,但在现代社会,父母在子女身边养老的愿望越来越难。让老一辈安心养老,主要靠子女,但政府也不能撒手不管。

每添加一个题目需要新建一个ID,填写规则是ID之间用英文逗号分开。
如两个题:10600867,1060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