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5期 2017-02-07

被特朗普当众甩手,美国第一夫人将会成为摆设?

丁阳  

洋洋得义

2259
导语

上周末,忙碌了两周、“打了数十场战争”的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携夫人梅拉尼娅去了棕榈滩过周末。然而甫一下飞机又被媒体捕捉到新闻——特朗普和第一夫人之间上演了一次十分尴尬的牵手——梅拉尼娅主动把手伸向特朗普,特朗普却像是在闪躲不了才不情愿地牵住夫人的手,随即又把夫人的手“甩开”。诸多迹象显示,特朗普似乎在有意淡化第一夫人的角色,这个“逆潮流而动”的做法,对女性主义而言或许是一种挫败。…[详细]

新任第一夫人“消失”,梅拉尼娅角色受到广泛质疑

特朗普与梅拉尼娅之间上演的尴尬,在特朗普任职典礼当天就发生过一次。网上一段广泛流传的片段显示,当时嘉宾在台上发言,特朗普转过头来面向梅拉尼娅,梅拉尼娅马上绽放出灿烂又温暖的笑容,一直坚定地望着丈夫,到特朗普别过头去,她马上“变脸”,收起笑容,并回复冰冷的表情。这个镜头使得人们猜测梅拉尼娅日子过得很不舒心,推特上甚至出现了“#拯救梅拉尼娅”这样的标签。这次机场的尴尬牵手显然又会放大人们对新任总统与第一夫人不睦的猜测。

特朗普与梅拉尼娅在机场出现尴尬一幕特朗普与梅拉尼娅在机场出现尴尬一幕

这种猜测绝非全无理据。梅拉尼娅相对于前几任第一夫人,在竞选期间本来就表现得比较低调,甚至她在特朗普当选后表示,在丈夫上任后不会搬到白宫,而是留在纽约家中的顶层公寓,以便他们10岁的幼子可以完成整个学年。据专门研究美国第一夫人的历史学者布罗尔所言,“从阿比吉尔·亚当斯(美国第三任总统的夫人)开始,就未曾有过从第一天起就不住在白宫的第一夫人。”而特朗普上任后这喧嚣的两周,梅拉尼娅也几乎没有任何声音。作为一个非常强势的总统和丈夫,特朗普显然是默许了梅拉尼娅的做法,他也几乎不提“第一夫人”这个词,似乎有意让“第一夫人”这个角色的存在感变得稀薄。

这种稀薄感不仅仅是表面上的,属于第一夫人的很多事务已经受到了影响。直到前几天,梅拉尼娅才任命了自己的幕僚长。而大多数第一夫人在就职日之前就任命了幕僚长。而且梅拉尼娅仍然没有任命其他重要职位,包括社交秘书和传讯总监。据报道,处理参观白宫的申请历来是由第一夫人办公室负责的,现在尚未回复的申请已经堆积了很多,数以千计。另外,目前还不清楚传统上的白宫活动计划得如何,比如一年一度的复活节滚彩蛋比赛,通常会吸引3.5万名参加者,这通常是属于第一夫人的繁重任务。

美国第一夫人会成为摆设吗?

截止到米歇尔·奥巴马,美国第一夫人一直在承载越来越多的公共意义

1999年时,梅拉尼娅还是特朗普的女友,当时已经有人谈论特朗普的政治前途。一篇新闻特写暗示,梅拉尼娅“闲聊的技巧”可能恰好会让她成为“完美的政治配偶”。她回答了假如她和特朗普入主白宫的话,她将是怎样的第一夫人,“我会很传统。像贝蒂·福特或杰奎琳·肯尼迪那样。”这是梅拉尼娅当年的想法。

梅拉尼娅当年设想过自己会当怎样的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当年设想过自己会当怎样的第一夫人

“传统”不意味着深居简出、无所作为。事实上,在公共媒体变得发达的这数十年里,几乎历任美国第一夫人都有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专门印记。梅拉尼娅提到的贝蒂·福特,只当了两年多的第一夫人,但在这期间以及之后,以推动女权运动、乳癌防治、反药物与酒精滥用等公益活动知名,深得美国人民的敬重。另一个在梅拉尼娅看来“很传统”的杰奎琳·肯尼迪,以高贵气质、优雅举止和独立个性著称,成为许多美国人心中的“最美第一夫人”,是60年代美国女性心目中的时尚引领者。杰奎琳曾单独出访希腊、意大利、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单独出访被视为第一夫人彰显能力与作用的一大标志。

那些比较爱出风头的第一夫人就更不用说了,罗斯福的夫人埃拉诺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女性之一”,曾以红十字会代表的身份,在二战期间访问了英国、爱尔兰及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基地。她也曾担任二战后首任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团长,并担任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主席,主持起草了《世界人权宣言》,是罗斯福的得力伴侣。给世人印象更深刻的美国第一夫人是刚刚败选的希拉里,她在白宫政策事务中占据着突出的地位,普遍认为她是美国历史上最有实权的第一夫人,第一个在白宫内拥有自己的办公室。在丈夫克林顿赋予职权范围内,希拉里执行了不少改善教育和医疗的政策和措施。

而米歇尔·奥巴马,尽管以不触碰争议议题而著称,非常克制地参与公共议题,但却因为良好的教育背景、担任第一夫人前的良好声誉、以及第一夫人时期堪称“范本”的各种行为,在华盛顿和美国普通民众之中都赢得了极高的赞誉。甚至有人认为民主党若想卷土重来就得推出米歇尔来参加下届竞选。

事实上,根据政治学者的研究,第一夫人在美国政坛的地位不断在提高。据统计,第一夫人每年发表演讲的次数,已经从90年代不如副总统,到如今的远胜副总统。这一趋势甚至在以低调著称的劳拉·布什时期也没有改变。第一夫人在美国人的公共生活中,变得越来越重要。

美国第一夫人的演讲次数逐渐超过了副总统美国第一夫人的演讲次数逐渐超过了副总统

美国第一夫人地位的提升,昭示女性主义的兴起和女性地位的提升,但特朗普时期这种趋势或许会改变

美国第一夫人意义不断提升的趋势,与现代美国人在逐步推动女性地位提升,以及女性主义的兴起有很大关系。毕竟,公共政治是民众生活的风向标,女性在政治中体现的意义和地位越高,对普通女性也越有影响力。希拉里虽然涉及诸多争议事件,近年来名声不佳,但多年来一直是美国人最受推崇的女性代表。在主张女性权利方面,希拉里的代表性事件是1995年代表美国参加联合国第四届妇女大会,期间她提倡女权的演讲内容至今仍备受推崇,特别是演讲结束时所讲的“人权就是妇女的权利,妇女的权利就是人权”,这句话到今天仍然是许多女性运动的口号。

米歇尔·奥巴马刚成为第一夫人时,就在TED演讲宣扬女性主义的意义,她赞扬妇女运动的先驱们“为性别歧视,种族主义和愚昧而战,她们追求她们的激情以滋养自己的灵魂。她们不允许任何障碍存在。”这些演讲深具鼓舞的力量。而美国第一夫人在公共政治中地位不断提升这一进程,本身就给美国乃至全世界的女性予以了激励。

米歇尔·奥巴马深受美国民众欢迎,其力挺女性主义的立场也备受支持米歇尔·奥巴马深受美国民众欢迎,其力挺女性主义的立场也备受支持

不过,在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后,这一趋势恐怕就要改变了。特朗普声称自己特别尊重女性,但没有多少人会相信,因为他曾经多次攻击和羞辱女性,对女性开过下流的玩笑。所以为什么特朗普上任后遭遇的第一场游行示威就是“女性大游行”。而余温尚未退,特朗普就又一次成功激怒了广大女同胞。据特朗普总统团队内部人士爆料,特朗普要求为其工作的女性“打扮得像个女人”,这一消息被曝光后立即招致炮轰。

并不是说,这只是特朗普个人品质的问题,特朗普有广大的支持者,这些支持者中也有女性。他们对特朗普羞辱女性并不太在乎,这可以形成一种反对女性主义思潮,认为女性就该“打扮得像个女人”,循规蹈矩,这种想法全世界都存在。

也许伊万卡会成为特朗普更中意的女性代表

自从特朗普参选美国总统以来,梅拉尼娅就不太受到欢迎,不仅是因为涉及学历造假和抄袭米歇尔演说等丑闻,最主要还是因为人们批评她丈夫特朗普羞辱女性时,她站出来为特朗普辩护。不过鉴于现在梅拉尼娅在白宫的尴尬地位,公共舆论已经倾向“可怜”她,也不期望她在第一夫人任上有什么作为。

特朗普中意的女性代表,也许是他的女儿伊万卡,具有谋士能力和生意上的才能——但特朗普更看重的,也许是伊万卡的靓丽外表,能给他挣来人气。伊万卡的穿着很符合特朗普“像个女人”的要求,但具有“物化”特征的伊万卡对于女性地位的影响,就不得而知了。

很多观察者认为,伊万卡(右)可能会取代梅拉尼娅在白宫中的地位很多观察者认为,伊万卡(右)可能会取代梅拉尼娅在白宫中的地位

第一夫人或将成摆设,女性地位是否会受到影响?美国的趋势,对全世界可能都会造成影响。

每添加一个题目需要新建一个ID,填写规则是ID之间用英文逗号分开。
如两个题:10600867,1060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