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1期 2017-02-03

特朗普“入境禁令”引争议:这一招反恐棋会有效吗?

李敏  

哆啦A敏

2259
导语

退出TPP、叫停奥巴马医改项目、重建美国和墨西哥的“边境墙”……美国总统特朗普自上任后正一项一项兑现他此前的承诺。不久前,他签署颁布了一道严格入境管控的行政命令,涉及暂停难民接纳和向七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发放签证等内容,在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上引发极大争议,甚至直接被称为“穆斯林禁令”。随后,特朗普辩驳此举是为反恐需要,不存在宗教歧视,媒体歪曲报道。特朗普的话站得住脚吗?这一招反恐棋又真的会有效吗?…[详细]

激进的“入境禁令”正是特朗普在兑现竞选时的承诺

早在竞选时,特朗普就多次因“反穆”言论而备受争议。2015年12月,特朗普在出席南卡罗来纳州的竞选集会时曾称,必须“全面禁止”穆斯林入境,“我们没有其他选择”。这一表态让美国舆论哗然,当时的美国白宫发言人欧内斯特评价,特朗普的话已经让他失去了竞选美国总统的资格。面临各方谴责,特朗普拒绝收回言论,此后他的态度也一以贯之。在处处考虑“政治正确”的美国,此前或许人们认为特朗普的激进说法只是过过嘴瘾,不可能真的采取宗教歧视政策。而如今的这项“入境禁令”看起来正是特朗普在兑现承诺。

“黑名单”没有一视同仁,特朗普的反恐理由难令人信服

既然是为了反恐,那么被列入“黑名单”里的应该是威胁到美国安全的国家,不过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并没有解释筛选的理由。七个入境被禁的国家,多数有活跃的恐怖组织存在,看起来也确实不冤,比如伊拉克和叙利亚的ISIS、也门的基地组织等。但没把沙特、阿联酋等恐怖袭击对美国威胁最大的国家列入在内,让特朗普的可靠程度降低,有媒体直接指出,这些名单之外的国家都与特朗普有着商业利益的联系。

七个被禁国家七个被禁国家

特朗普把“锅”扔给别人,对七国入境禁令他的解释为,“我的政策和奥巴马总统2011年曾做过的事类似,他在6个月内禁止发放伊拉克难民签证”“行政命令中的七个国家都是曾经奥巴马政府确定为恐怖主义来源的国家”。然而,事实核查表明,2011年奥巴马只是为了强化审查而放缓了伊拉克难民的处理时间(难民仍留在美国),并非禁令,且当时面临明确的威胁;2015年奥巴马政府曾通过一项收紧签证的法案,但这项签证只影响拥有免签待遇国家的公民,如果他们在5年之内到访过七个“高危地区”,则在赴美前必须办理签证,并非禁止七国公民入境。

“入境禁令”的反恐效果有限,反而可能会引发恐袭反弹

或许有人会说七国入境禁令是一种预防恐袭的未雨绸缪,不过这样的反恐效果未必如其所愿。

事实上,这些国家并非美国恐袭的真正来源。美国911事件的袭击者来自沙特阿拉伯,阿联酋,黎巴嫩和埃及,911事件之后随着美国加强反恐措施,利用签证和难民身份入境发动致命恐怖袭击的人数为零。

近两年,出现在媒体报道中的美国恐袭事件更多的是本土独狼式袭击,比如奥兰多酒吧枪击案(袭击者为美国公民,其父母为阿富汗移民)、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袭击者为俄罗斯裔美国人,八岁随父母移民美国)。据外媒报道,新美国基金会对911后美国恐怖袭击案件的梳理发现,“在美国境内发生的致命袭击的每一个圣战者都是(美国)公民或合法居民。”这些袭击者里“有些人未证实与恐怖组织有联系,有些人宣称与ISIS有关,还有部分人是出于个人原因”。而“入境禁令”显然对预防独狼式袭击无效。

外媒称特朗普恐成奥兰多恐袭事件最大受益者,每一次恐袭都让特朗普支持率上升外媒称特朗普恐成奥兰多恐袭事件最大受益者,每一次恐袭都让特朗普支持率上升

以奥兰多酒吧枪击案为例,当时特朗普借此案来证明其限制穆斯林移民进入主张的正确,因为袭击者有着移民背景又受到ISIS极端思想影响,但实际上袭击者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而他的移民父母是好公民。正如国际政治学者于海洋所指出的,“任何特朗普想象中的严格甄别,都管不了移民肚子里尚未出生的宝宝未来会长成什么样”,而且“如果干脆按照特朗普所说不让伊斯兰移民进入美国,结果可能会适得其反”。美国国内已有的穆斯林群体不可忽视,激进的言论和政策只会加深矛盾,歧视和仇恨只会带来灾难,而这已经是现在时。去年CNN采访了美国的几个穆斯林社区,美国籍的穆斯林们对美国大选表示了担心,他们提到“特朗普在美国已经挑起了针对穆斯林的敌意”。

另外,已经有不少人担心特朗普的“入境禁令”会助推恐怖组织招兵买马,在恐怖分子眼里,美国对穆斯林世界看得见的敌意是绝好的宣传材料。

站在民粹一边的特朗普,恐怕会陷入“越糟糕,越是好”的循环里

美国反禁令游行示威活动美国反禁令游行示威活动

“入境禁令”一经颁布,即在美国国内遭遇强烈的质疑和不满,社会活动人士、科技行业领袖、政界官员、司法界人士等纷纷发声抗议。

尽管反对声音很大,但根据路透社—益普索最新民调数据显示,有49%的受访者赞成实施这项禁令,而不赞成的比例为41%,同时有31%的受访者觉得禁令让他们感觉“更安全”。这像是选举投票结果的重现,特朗普背后沉默的支持者们要比精英们预期的多得多。为何会是这样的结果?政治学学者刘瑜曾提到,穆斯林极端分子恐怖袭击的浪潮是美国右翼民粹主义兴起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成为欧美各国“排外民意”不断上升的导火索。

而特朗普从一开始就选择了站在民粹主义一边。但如评论家罗斯·多特所指出的,民粹主义者往往自认为找到了正确的道路,和糟糕的过去不同了,从而得到了心理安慰。幻觉蒙上了他们的眼睛,让他们无法自我修正。可实际上,是陷入了“越糟糕,越是好”(The worse the better )的循环,当他们在把事情搞得越来越糟糕的时候,还认为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在对待反恐上,很多人正是掉入了“越糟糕,越是好”的陷阱里。近年欧美国家恐袭事件仍不断,增加了美国人的不安,他们对奥巴马政府的反恐策略表示失望,而特朗普“入境禁令”的激进策略,能让部分人感觉未来“更安全”,尽管这一策略效果有限,却更有可能会加深矛盾和仇恨,令恐袭反弹。

“入境禁令”无益于反恐,反而更像是投向“高危地区”的无声炸弹。但可预见的是,面临再坏的结果,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也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立场。

每添加一个题目需要新建一个ID,填写规则是ID之间用英文逗号分开。
如两个题:10600867,1060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