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0期 2017-02-02

陈词今说特别策划之5:低端人口论

王月兵  

晴耕雨读

2259
导语

陈词,代表着旧的思维与概念,并未与时俱进。一些旧思维、老思想,没成为历史的尘埃,活在集体记忆里,反而对今日之社会生活有着强大的影响力。值农历丁酉年来临之际,今日话题特推出“陈词今说”系列。今日为其五:低端人口论。…[详细]

陈词定义

陈词旧踪

城市的本质,是人的聚集。年轻人、农民离开小乡镇、农村涌入城市,以期获得向上生长的空间。城市吸引所有人,尤其吸引受教育程度低、劳动技能低的穷人。可以说,是城市化进程造就管理者口中的“低端人口”。典型的例子——国外超大城市的贫民窟,就是“低端人口”的集聚地。

中国城市化进程开启以前,长期的城乡二元利益分配格局使得农民成为事实上的“弱势群体”。但因为人的脚被死死固定在土地上,农民无法大规模流动到城市,也就不存在城市管理语境下的“低端人口”。改革开放后,由于“发展才是硬道理”,城市急切需要劳动力,农民也不愿再靠天吃饭,人的发展和城市的发展一拍即合。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为经济发展提供了最坚实的劳动力,也成为支撑中国的基础。虽然从上世纪90年代起,就有城市以现有人口规模已经超出水资源承载能力为依据,严控外地人口进入,但当时舆论中并未用“低端人口”来指代农民工或流动人口,而是用另外一个更加客观的词语——“廉价劳动力”来代替。

陈词今像

中国城市“摊大饼”的速度是惊人的,可能连城市管理者也难以想象,一旦稍微放开流动迁徙的限制,便会有庞大的群体愿意为更好的发展背井离乡。

近几年,迅速涌入的人口与“城市病”同步而来,几个超级大城市出现了“大城市病”的特征——人口膨胀、交通拥挤、住房困难、环境恶化、资源紧张等,而许多人把“城市病”归结于外来人口增长过快以及低端产业的迅猛发展。也是在这个语境下,“低端人口”的表述渐渐出现在公共政策和公共讨论中。

据新京报报道,有着“亚洲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之称的“动批”,2016年底已经基本完成搬迁据新京报报道,有着“亚洲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之称的“动批”,2016年底已经基本完成搬迁

城市管理者认为,疏解“低端人口”,首先要清理城市低端产业,诸如一般制造业、区域性批发市场和生活服务业等,都非城市需要的产业。与此同时,民间对“低端人口”的说法反应强烈。2016年8月1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发报道《超大城市,咋调控人口》,其中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顾宝昌,顾宝昌的原话是:“通过政策将外来人口特别是其中所谓的低端人口‘清理’出去,导致了这些地方常住人口出现增长放缓。但对超大城市来说,这不一定有好处,也不可持续。”随后媒体转载时将“清理低端人口”放在了标题中,当时就引起大量讨论。虽然顾宝昌的原意并非要“疏解低端人口”,但民间的反应也说明了对“低端人口”这一用词的极度反感。

陈词辨析

只要有人群聚集,就会有“高端”和“低端”从业者的区分,但这主要是由劳动力市场供求关系竞争决定的,并非通过行政力量和公共政策给人打上三六九等的印记。

城市是伟大的发明,但城市并非十全十美。一些人对城市病心怀恐惧,认为是“低端人口”带来了大城市病,让城市变得糟糕。这其实是一种错误的归因。

1.城市病不是因为“低端人口”,更可能是因为城市管理与规划的滞后。

2.大城市的人口承载力,不是一个固定不变的数字,它会随着人口的增长、技术的发展和生活方式的改变而变化。人口的聚集,反倒能提高资源利用率。

无论贫奢,每个人都离不开这些为城市提供大量生活服务业的劳动者无论贫奢,每个人都离不开这些为城市提供大量生活服务业的劳动者

3.虽然高端产业对标一个国家未来的潜力,但不意味着对低端产业的误读和排斥就是合理的。 事实上,一个城市的活力恰恰在于它的低端服务业。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陆铭曾援引美国的一项研究来佐证高端产业与低端产业并非对立——城市中一个高科技产业的就业, 可以带动5个其他行业就业岗位,其中2个是相对高端服务业,如医生和律师,另外3个都集中在消费型服务业,比如售货员和餐厅服务员。

4.任何城市都是高中低端人口并存,中低端人口偏多。那种只想保留高端的劳动力和赶走或减少低端劳动力的想法不仅涉嫌对低端劳动力的歧视,而且也是不符合社会经济发展规律的。

5.城市不应傲慢,城市应向每一个朝它奔来的人敞开怀抱,让自由竞争决定谁去谁留。

请认可每一个行业,每一个人对城市的价值。

每添加一个题目需要新建一个ID,填写规则是ID之间用英文逗号分开。
如两个题:10600867,1060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