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9期 2017-02-01

陈词今说特别策划之4:生活作风批臭

王杨  

亡羊补牢

2259
导语

陈词,代表着旧的思维与概念,并未与时俱进。一些旧思维、老思想,没成为历史的尘埃,活在集体记忆里,反而对今日之社会生活有着强大的影响力。值农历丁酉年来临之际,今日话题特推出“陈词今说”系列。今日为其四:生活作风批臭。…[详细]

陈词定义

陈词旧踪

几十年前,生活作风问题曾经和一个人的社会名誉、地位深深地捆绑在一起。如果乱搞男女关系(可能仅仅是现在看来正常的两性恋爱交往),发生婚外性行为,都可以被单位处分,乃至戴着高帽游街示众。一篇名为《男男女女五十年——关于“作风问题”的回忆》的文章对此有个概述:“破门而入,堵在床上,挂上破鞋,五花大绑。有信来定是情书,面带笑大约怀春。单人外出,可视密约,男女同行,疑似通奸。旅馆监督,严格审查。小脚侦缉队,警民大联防。人人都是卫道士,各个都是革命家。人人看牢了自己下身,人人紧盯了他人下身。”

而生活作风问题也特别容易变成把一个人批倒批臭,使其名誉扫地的工具。凡是私生活有一点点“瑕疵”,就可能整个人都被否定掉,变成“破鞋”(侮辱性词汇,指所谓作风“不正派”的女子)和“臭流氓”。尽管对“狐狸精”“奸夫淫妇”的反感与羞辱是很有历史的事情,有些地方还有浸猪笼的传统,但是如此地一元思维式批斗,却是非常不同寻常的。

陈词今像

现今社会,当街打“小三”乃至侮辱“小三”,都是不新鲜的事情了。体现出许多家庭妇女婚姻的不稳定与焦虑感。

因为生活作风问题,去对方工作、学习的场所“公开羞辱”并不少见因为生活作风问题,去对方工作、学习的场所“公开羞辱”并不少见

在去年一起轰动全国的新闻事件中,无中生有的“小三”更是让主人翁被千夫指、万人骂。先来看下面这张截图——

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老虎伤人事件中,受伤女子是“小三”的谣言传得似模似样,和她去世的妈妈是“医闹”一起,给予了这家人极度的恶意和道德羞辱。明明被老虎咬的女士已经非常不幸,丧母、毁容、疼痛,却还要承受着无中生有的生活作风污名,仿佛不把她批倒批臭,便不罢休。

光是风言风语或者满屏批判似乎还只限于舆论场里的道德压力,去年11月发生的200个媒体人联名上书,要求电视台开除“渣男和小三”事件,则是将生活作风问题诉诸于公权力的典型表现了。当时,一名女记者因为和在电视台工作的未婚夫发生情感纠纷而跳楼身亡,未婚夫是“渣男”,出轨“小三”逼死女记者的小道消息广泛流传。有一种说法是,未婚夫在女记者跳楼之前用一通28秒的电话刺激了她。然而,种种说法都是未经证实的。即使要法律出手,那也该由专业人士进行调查,在事实未清之前就举起道德大棒,高呼开除“渣男”。不得不说是一种一厢情愿的一元思维式批斗。将私生活与公共生活做了最大程度的混淆。

公开信中媒体人的签名,该信件写道:“我们恳请和督促相关部门尽快将这两个有损新闻操守的人开除公职”。公开信中媒体人的签名,该信件写道:“我们恳请和督促相关部门尽快将这两个有损新闻操守的人开除公职”。

陈词辨析

毫无疑问,崇尚美好的情感,维护家庭的传统价值,没有任何问题。而劈腿、出轨等行为则是不容于社会道德的,是让许多人反感厌恶的。但是,有几层问题必须弄明白——

其一,要区分普通人和公众人物。对于公众人物而言,他们的言行举止牵扯着公共兴趣,并因为公众关注而获利,是会适当地牺牲个人隐私的,被公共舆论所议论在所难免,公众的好恶也影响着他们的事业。例如过去一年里发生的王宝强离婚、张靓颖母亲公开信、刘恺威陈思成疑似出轨等好几起事件,都引发了全民议论,并或多或少对当事人的社会生活有所影响。但是,对于普通人而言,私事没有理由被无限放大化,并且和公共生活紧紧捆绑。

其二,道德谴责和道德私刑是有着天壤之别的,不能越位。普通的道德谴责代表着民众对公序良俗的维护,可动不动就生活作风批臭,以此来全面否定一个人,甚至要他因为自己的私生活而付出失业等社会代价,则是错位,是道德刑罚。

其三,私生活确实可能牵扯到法律问题,那么应该由司法人员来仲裁。如果一个人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而触犯了法律,例如确实存在恋人吵架,一方故意刺激对方自杀,并见死不救而获罪的案例,那应该由法律来做出仲裁,而不是悠悠之口,任意胡来。

其四,构陷他人存在所谓的生活作风问题,更是不道德的,甚至违法的。如果涉及到法律层面的名誉侵权等,被构陷者完全可以起诉。

总之,因为生活作风的瑕疵而把一个人批倒批臭,绝对是时代的倒退,而更恶劣的是,构陷他人存在所谓生活作风问题,而将其批倒批臭。

向往美好之情感,美好之生活,这是正常的、善良的朴素价值观。但是利用生活作风去批臭、批倒他人,则是一种绝对的糟粕思维,不该荼毒社会。

每添加一个题目需要新建一个ID,填写规则是ID之间用英文逗号分开。
如两个题:10600867,1060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