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1期 2017-01-24

特朗普上台,美国会退出联合国?

丁阳  

洋洋得义

2259
导语

特朗普甫一上台,就闹出了许多动静,除了继续与媒体打嘴仗外,还有一些实质性的举动。例如正式宣布退出TPP,推翻奥巴马的“气候行动计划”,让所有奥巴马任用的驻外大使全部走人,等等。昨日,一个看起来颇为劲爆的消息传来,联邦众议员罗杰斯在国会提出法案,要求新任总统特朗普终止美国的联合国会员资格,目前已有6位众议员加入联署。特朗普会让美国退出联合国吗?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不过,特朗普会让美国在多大程度上退出现有国际秩序,确实是个很严肃的问题。…[详细]

美国退出联合国或许不太可能,但这一提议其实与特朗普的就职演说相当契合

提议特朗普让美国退出联合国的,是众议员麦克·罗杰斯,属于共和党鹰派。他们长期以来认为美国作为联合国最大金主,在联合国组织章程下却无法发挥影响力,联合国反成美国的绊脚石。据华盛顿的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美国近年来对联合国的财务资助已达顶点,占联合国一般预算的22%,以及维和部队任务支出的27%。这笔钱很多美国人根本不愿意掏,所以美国国会几乎年年都在拖延缴纳联合国会费。

这实际上符合特朗普的观点。特朗普上任时曾说,“联合国不但没解决问题还制造问题。”在他看来,如果联合国不能发挥其功能,就是浪费时间和金钱。他还在推特上写到,“联合国不过是一些人聚在一起动口与享乐的俱乐部。”

特朗普曾经多次批评联合国特朗普曾经多次批评联合国

而在特朗普正式上任之后,“让美国退出联合国”这条建议陡然有了更为现实的色彩,因为与特朗普的就职演说十分契合。在1月20日的就职典礼上,特朗普进行了一次非常反传统、甚至可以说是震惊世人的宣言,整篇都以“美国优先”作为基调,在反省美国多年来的对外关系上面,特朗普是这样说的——“几十年来,我们以美国工业为代价养肥了外国工业;在非常可悲地削减军费的同时去补贴外国军队;不肯保护自己的边界却保护其他国家的边界;在美国基础设施陈旧不堪的同时把数万亿美元花到国外。我们使别的国家富裕起来而自己国家的财富、力量和信心却已消失。工厂一家接一家地关闭并迁到海外,对留在身后的数百万美国工人毫不关心。我们中产阶级家庭的财富被剥夺,重新分配给全世界的人。”

而联合国,在特朗普眼里看起来不就是导致“美国人亏了自己肥了外国人”的最大工具吗?

目前特朗普还没有对“美国退出联合国”这一提议进行表态,大概还是因为这个做法实在太过石破天惊,真要去做了,就相当于彻底颠覆了现有所有的国际秩序。虽然,也不排除特朗普有抛开联合国、联合自己盟国另立炉灶的想法,但可能性还是比较低。不过,美国大幅度修订与联合国的关系以及今后的策略是有可能的。

但更重要的问题在于,特朗普就职演说中反映的他对此前美国对外关系的厌恶,究竟到了何种程度,特朗普会在多大程度上,让美国退出现有国际秩序?

美国退出现有国际秩序可以说是“逆潮流而动”,但在美国有深厚的思想基础,特朗普本人多年来一直想这么做

不妨先梳理下美国与现有国际秩序的关系。现有的国际秩序,如大家熟悉的那样,其渊源来自欧洲,如历史上有名的《威斯特伐里亚和约》、维也纳和会等等,美国参与这个体系,是比较晚的时候。一战结束后巴黎和会美国总统伍德威尔逊提了个宏伟计划还被自己的国会否定了。1930年代,美国还盛行孤立主义,一些人要求美国置欧洲的战争于不顾,比如当时就倡导“美国优先”的林德伯格。

但美国参与二战之后,一切就不同了。二战后,美国自身的实力和声望都达到了顶峰,也埋葬了林德伯格“美国优先”的愿景。“联合国在旧金山诞生,在曼哈顿东河上崛起,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自由主义秩序试验,虽然可能尚未实现。”在美国评论家桑格看来,美国主导建立世界秩序的行动还包括,推动马歇尔计划让各发达国家与美国结盟,推动世界银行和一些其他机构成立,在世界各地传播美国的援助、技术和专门知识。美国还主导了北约的成立,在军事方面建立国际秩序。

二战后的国际秩序持续到今天,已经发展为一颗参天大树了,国与国之间的合作不局限于政治、经济与军事,在卫生、文化、扶贫、人道主义救援等许多方面,各国都在进行合作交流,也取得了很多成就。而近年来的代表性合作是应付气候变化问题各国所采取的一致性行动,2015年11月,将近150个国家领导人齐聚巴黎,参加联合国第21次气候大会,为了把握“拯救地球最后、最佳的机会”。

奥巴马极力维护美国参与国际秩序,图为巴黎气候大会上奥巴马发表演讲,很难想象特朗普也会这么做奥巴马极力维护美国参与国际秩序,图为巴黎气候大会上奥巴马发表演讲,很难想象特朗普也会这么做

然而特朗普在就职演讲中,丝毫没有提现有国际秩序存在的意义,而是一直在强调美国人已经受够了。这句话值得再看一遍,且不谈是不是事实——“我们使别的国家富裕起来而自己国家的财富、力量和信心却已消失。”无论如何,美国总统做出了这样的判断,标志着孤立主义回潮,处处强调“美国优先”成为美国的主导政策方针。

在美国知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托马斯·怀特看来,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不是吓唬人的,他拥有一套连贯一致的世界观,其痕迹可以追溯至近30年前,当时他拿出9.5万美元在《纽约时报》刊登了一整版广告,向美国民众发表关于美国外交政策的公开信。怀特认为,特朗普一贯相信美国的盟友和合作伙伴是在敲美国的“竹杠”,他希望美国退出国际秩序中的领导角色。特朗普一次次地质问,为何美国要不计报酬地捍卫日本、韩国、德国以及其他国家?

特朗普大概率会去做也能做到的,是让美国在经贸领域退出现有秩序,但其他方面还很难说

那么,特朗普能做到什么?

重头在经贸领域,这是特朗普愿意去做,也可以说是有相当多正当理由去做的。比如上台立刻废止了TPP,作为一项区域贸易协定,TPP对美国最大的风险不在于其一定会导致美国工人失业,而是其要求的附加标准太高,要求参与成员都进行高标准的市场经济改革,但这一点很多美国人没有信心实现,认为很多成员只会成为美国的负担,这项协议对美国没有好处。另外,这两天特朗普立刻着手准备了北美自由贸易区协定的重新谈判,在他看来,这项协定对美国非常不公平,美国需要重新检视与加拿大、尤其是墨西哥之间的经济往来。对此,特朗普也收获了不少来自学界、商界人士的支持。

特朗普在经贸领域的这些做法,是“逆潮流而动”还是“拨乱反正”,要留待时间来检验,但至少在促使人们反思现有各国经贸合作有什么问题方面,肯定是有贡献的。

在军事领域,特朗普会做什么则还很难说,因为他表述非常混乱。一方面,他自己对北约等组织非常不满,曾经质疑北约存在的“必要性”,甚至最近也还表示北约是“过时的”。但他提名的国防部长马蒂斯将军在批准其提名的听证会上极力强调北约重要性;而国务卿提名人蒂勒森和联合国大使提名人黑利也认为维护强大的美国联盟很有必要。另外,在面对伊斯兰极端势力等方面,特朗普也表现得极为强硬。合理的推测是,特朗普对美国整体的对外军事投入资源配置感到不满,认为效率低下,但他很重视一些“核心利益”,这些“核心利益”仍然体现“美国优先”的原则。

那在其他涉及人类发展的合作领域,比如气候领域,特朗普又会怎样?这个更不好预测。如果他真的打算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会招致巨大的反对声浪,可能导致他在科学界民心尽失,知识分子阶层不再愿意跟他合作。但假如特朗普坚信这些所谓“进步主义”的“合作”其实根本是其他国家拖美国的后腿,愿意取悦国内的民粹阶层,那他会强烈推进也说不定。但这种做法在国际上可能会损害美国的名声,在很多领域会将领导权拱手出让。事实上中国已经有这方面的准备,发改委经济司司长张军在达沃斯论坛表示,若中国在世界上扮演领导者的角色,是因为前方的领跑者退缩,从而给中国留出了这一位置,“而若中国被要求扮演领袖角色,那么中国会承担其责任。”

特朗普“退出国际秩序”思想存在一个根本问题:强调美国利益优先,他国会怎么看

在特朗普看来,强调“美国优先”不会损害他国利益,就职典礼上,他是这么表示的,“我们将寻求和世界各国的友谊与善意,但是我们明白,所有国家都有权把自己的利益置于首位。”“我们不会试图把我们的生活方式强加给任何人,而是会把它作为一个典范,让它散发光芒,任由大家跟随。”

特朗普表示“美国优先”不会影响他国利益,但问题在于,这真的做得到吗?特朗普表示“美国优先”不会影响他国利益,但问题在于,这真的做得到吗?

在一个商人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每个人追逐自己的利益,“看不见的手”自然会让所有人的利益都最大化。但是,在国际秩序方面,还会这样吗?要知道,很多国际上的事情不是共赢的,而是零和博弈,甚至负和博弈,若不合作各国都会遭殃。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看来,特朗普的说法是缺乏远见的,“杜鲁门和艾奇逊,以及之后诸位,都是把‘世界优先’而不是‘美国优先’作为政策基石的。”“狭隘的美国优先姿态,会促使其他国家采取同样狭隘的独立外交政策,这将降低美国的影响力,削弱全球繁荣。”

特朗普上台,美国不会退出联合国,但在很大程度上会退出现有国际秩序。这种做法对整个世界前景的影响,很让人担忧。

每添加一个题目需要新建一个ID,填写规则是ID之间用英文逗号分开。
如两个题:10600867,1060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