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6期 2017-01-19

政府造假民众买单:“高明”的数据注水贻害无穷

李敏  

哆啦A敏

2259
导语

前天,辽宁省省长首次公开承认经济数据造假,重点提到财政收入,引发公众关注。据人民日报报道,2011至2014年,辽宁省所辖市县虚增财政的比例占到当年财政收入的五分之一。经济数据“注水”一直以来饱受诟病,“皇帝新衣”式造假肆无忌惮发生,而这次终于有官方捅破这层窗户纸了。…[详细]

经济数据造假,辽宁省是典型,官方回应并不新鲜

去年前三季度,在全国GDP增速排名里,辽宁省垫底,2.2%的增速下滑也让它成为全国唯一出现负增长的省份,而且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个季度。难以挽回的颓势,意味着各项经济指标也不容乐观。不过,财政收入增速这项指标争气,1月17日,辽宁省省长陈求发在省人代会上提到“财政收入增长3.4%,超额完成目标”。而在去年,辽宁省财政收入呈现“断崖式下跌”,增速下降33.4%。对此,陈求发解释为,2011年-2014年存在财政数据造假问题,而“挤水分”让经济数据变得难看。

其实,这次的官方发声实在称不上是新鲜事,因为经济数据造假一直是“皇帝新衣”式的存在,辽宁省更是典型。早在2010年就有媒体揭露辽宁省财政造假的“潜规则”,一名县委书记接受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说“上级下多少指标就能完成多少指标,并且下什么指标都绝对能完成。”2014年和2016年两次中央巡视组巡视均反馈辽宁经济数据存在弄虚作假现象,“一个时期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而且审计署还曾经查到,2013年辽宁省的一个县虚增的财政收入超过其实际财政收入1倍多。

也就是说,辽宁的经济数据造假是长期“遗留问题”,新一届的领导没有责任包袱所以才“公开表态”,2015年才调任辽宁的陈求发,更是自上任起即反复强调给经济数据挤压水分。

那么数据“水分”是怎么来的呢?

辽宁省省长陈求发辽宁省省长陈求发

集体合谋促成数据造假,虚增财政收入的花样不少,最后都是民众吃亏

财政数据造假是集体合谋产生的。地方官员想要漂亮的数据来装点门面,因此向财税部门下达税收指标,接着上级再向下级要成绩,如果不具体考察地方的经济情况,就容易出现“忽悠”“造假”的情况。而且“注水”的数据报上去,只要不是凭空失真,上级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数据造假也有讲究。凭空直接修改数字的手段太过低级,也很容易露出马脚,因此必须玩点花样。

最省事的是征收“过头税”。即预收一年或者几年的税款,或者利用各类名目加重当年的税收。据半月谈报道,辽宁某地的县委书记就曾透露为了完成税收指标,存在“寅吃卯粮”的情况——“对一家企业今年应征300万元税款,但政府要征400万元,提前把下一年的部分税收也征了。”这种手段被广为应用,据2013年的新华社报道,山东省审计厅发现,截至2012年末该省有11个县的地税部门对40个纳税单位多征土地使用税、土地增值税等5.7亿多元;5个市县的地税部门对6户企业提前征收税费1.4亿多元。

征收“过头税”本来就是违规,而且不考虑企业运转的实际情况,就将完成税收指标的压力转移到企业身上,完全是一种赤裸裸的掠夺。

完成税收指标的压力转移到了个人和企业身上完成税收指标的压力转移到了个人和企业身上

另外一种常见的方式是利用“税收空转”达到虚增财政收入的目的。简单来讲就是财税部门将一笔税收上来后,再通过其他渠道返还给企业,以反复征收来达到纸面上合规的增收。2014年经济参考报曾报道,北方某市财政局预算科人士称,该市财政“空转”占全部财政收入的比率达到15%,而且这一现象在县级政府更为严重。具体做法简单却隐蔽,比如企业接受银行贷款用于向区政府缴税,之后区政府会以财政补贴、税收返还等方式将资金还给企业,企业再归还银行贷款,完成虚增地方财政收入。还有地方利用国资公司“倒卖”土地,钱从政府的左口袋进,右口袋出,但是这个过程中产生了税收。

一旦虚增了财政收入,这一注水的数字就会成为下一年的基数,对政府来说,下一年的财政收入一定要更大,造假的链条只能循环上去。如果可以一直“拆东墙,补西墙”倒也可以做到风平浪静,但是一旦经济下行,税收搞不定,就会戳穿财政虚假繁荣的泡沫。况且,一旦虚增的部分是和上级财政共享的项目,那么地方就要硬着头皮把资金交上去,而这些钱又是从其他地方想方设法弄来的,也就是“政府造假民众买单”。比如,学者贺蕊莉调研发现,许多乡 ( 镇) 政府在依靠上级对农村的各级专项转移支付维持运转。

挤水分非常必要,不过需要警惕将一切问题都推给数据造假

统计数据是一个地方的“晴雨表”,展示的是真实经济的运行状况,差数据能反映真问题。但是财政收入造假、统计数据失真的存在,无疑会让高层在宏观上产生误判,耽误地方经济问题的解决。正如国家审计署对辽宁财政数据造假的评价——“不但影响中央对辽宁省经济形势的判断和决策,还影响到中央对辽宁省转移支付规模,降低了市县政府的可用财力和民生保障能力”。从失真数据中的短期获利远远弥补不了长期给地方经济带来的损害。因此,当下“挤水分”十分必要。

但要挤出水分,真实的经济数据注定会很难看,这个时候在任者不该把“断崖式下降”的锅都推给以往的数据造假,而要关注造假以外的因素。对辽宁来说,经济衰落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问题,比如,企业经营严峻,去年东北特钢违约9次欠债58个亿。还有超低生育率、人口老龄化带来劳动力短缺和人才流失,经济缺乏增长的根本动力。面对不好看的数据,承认造假问题是个进步,但是不能以此掩盖掉其他问题。

戳破经济虚假繁荣的泡沫,是辽宁省找准经济问题的第一步。但财政数据注水、统计数据失真,并不单单是辽宁省的问题,其余的省也该“没病出来走两步”。

每添加一个题目需要新建一个ID,填写规则是ID之间用英文逗号分开。
如两个题:10600867,1060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