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7期 2016-12-21

特朗普绞杀中国制造?

张德笔  

笔哥

2259
导语

几乎每一年,中国制造面临危机的话题都要老调重弹。但竞争对象无外乎印度、越南、印尼这些发展中国家。这一次,却要把目光投向美国。在前两篇系列专题中,我们详细谈了“税重”的中国给企业造成的沉重负担,现在,由于特朗普的重大减税改革,中国制造业会被美国绞杀吗?本专题为“三问赴美办厂”系列第三篇。…[详细]

把企业最高所得税从35%减到15%,是非常激进的改革

正好还有一个月,特朗普就将宣誓就职。在特朗普竞选时,经济政策核心之一便是大规模减税。毫无疑问,这将是里根执政以来最大规模的税改。对个人收入所得税率的调整先不谈;在企业所得税方面,特朗普准备将联邦企业最高所得税率由目前的35%降至15%,并提议对美国企业海外利润一次性征税10%,用于投资经济困难的州。

特朗普宣称将把企业最高所得税率降低至15%特朗普宣称将把企业最高所得税率降低至15%

可以清晰地发现,特朗普减税之目的,是为了给美国人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特朗普的竞选口号中,最重要的一条是“把工作带回美国”。他大选时在铁锈地带(Rust Belt)获得巨大胜利,和此有关,因为“锈带州”汽车工业、钢铁工业等制造业的凋敝,是白人蓝领失业的核心原因。11月30日,特朗普新任命的候任财政部长史蒂芬·姆钦(Steve Mnuchin)表示,他的工作重点将放在通过税收改革,刺激经济增长,创造更多工作机会上。

为什么说大幅降税的改革非常激进?因为它的副作用和它的效果同样显著。一个显然的问题是,特朗普把企业所得税从35%减到15%,美国政府财政支出如何保证?

据美国税收基金会测算,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将使未来10年美国联邦政府的收入减少4.4万亿至5.9万亿美元。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一份报告称,特朗普的减税计划能降低企业的纳税压力,可以促进投资和增加工作岗位,这无疑会刺激经济增长。但从长远角度来看,这会增加联邦政府的债务压力,导致经济增长速度放缓,甚至倒退。

若特朗普的改革成真,受影响的可不止中国

把企业最高所得税率由目前的35%降至15%,幅度非常大。请看下图,降税后的美国,企业最高所得税率在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中,仅比爱尔兰和瑞士高。

数据来源:美国经济分析局(BEA)数据来源:美国经济分析局(BEA)

美国企业所得税是否真的会降到15%,目前无法肯定。但减税对特朗普而言,已经势在必行。12月以来,欧洲很多国家已相继发表声明,表示无法接受特朗普这么大规模的减税。

大规模减税和惩罚性关税带来的直接影响,是资本可能快速回流美国。特朗普的减税改革对欧洲层面的影响,已经体现在实处。上月,英国首相发言人表示,本届内阁已决定,至2020年将企业税由20%下调至17%;对中国的影响,在曹德旺宣布赴美投资后引爆,就连中国前任税务高官也不否认,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表示:“如果美国大幅度减税,就缩小了我们性价比的优势,国内会遇到更大的困难。”

对中国的影响有多大?低端制造业大量回流美国可能性低

中国制造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它是指玩具、纺织、制鞋、印染、造纸这些低端制造,还是指冰箱、玻璃、汽车、空调这些中端制造,还是指工业机器人、轨道交通、民用航空这些高端制造?

一般情况下,我们所说的“中国制造”和高端制造无关,主要指向低端和中端。自2009年开始,美国企业把生产线从低工资国家迁回美国的报道就屡见报端。但是,请看下图,在2005至2014年的十年中,美国制造业子行业就业份额的变化中,增长的是建筑设计、管理、计算机、销售这些,无一和低端制造业有关。

2005至2014年,美国制造业中各类别就业份额的变化,数据来源: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2005至2014年,美国制造业中各类别就业份额的变化,数据来源: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

尽管今年以来,山东太阳纸业、中国天源纺织都宣布要在美国建厂,而这些确属低端中国制造,但个例并不能说明低端中国制造回流美国的趋势。相反,可以拿来作为趋势的是下图,越南纺织、布料和成衣出口的增势迅猛,在去年已经和中国相差无几。

1995年至2015年,中国和越南纺织、布料出口份额变化,数据来源:FT中文网1995年至2015年,中国和越南纺织、布料出口份额变化,数据来源:FT中文网

从总体上看,即便中国、越南等地工人的工资今后出现快速增长,即便美国大幅减税,将劳动密集型企业迁回美国依旧在成本上不可想象。低端制造业更可能流向东南亚、南亚等地。

有人试图以“中国企业2016年上半年在美投资近290亿美元,打破历史记录”,来说明中国制造向美国回流。实际情况是,这些投资包括万达35亿美元收购传奇影业,包括阿里巴巴入股美国团购鼻祖Groupon。这些投资和“制造业回归美国”没有关系,更和大众理解中的低端制造业抛弃中国赴美办厂没有关系。从2007年到2015年,这8年间,美国以外商投资和制造业回流的方式,增加的全部就业岗位,区区25万个,不及一个郑州富士康。

过去8年,因为制造业回流给美国带来的工作岗位只有25万个 数据来源:《金融时报》过去8年,因为制造业回流给美国带来的工作岗位只有25万个 数据来源:《金融时报》

中高端制造业回流美国存在可能,中国跟随减税,是唯一选择

关于中国制造业的困境,工信部在2015年的表态非常中肯:发达国家高端制造回流与中低收入国家争夺中低端制造转移同时发生,对我国形成“双向挤压”。而2017年的新形势是,由于特朗普要大幅减税,可能会对一些中端制造业品类是否留在中国产生动摇,因为相比低端制造业,他们并不用雇佣数量多且价格昂贵的美国蓝领工人。

如果工信部在今年年末表态,或许应该这么说:发达国家中高端制造回流与低收入国家争夺低端制造转移同时发生,对我国形成“双向挤压”。

中国的中高端制造业回流美国,能否成为现实,能在多大程度上成为现实,目前非常有争议,也需要时间观察。就以曹德旺为例,他赴美办厂背后,有两个背景被媒体忽略了:1,曹德旺不仅投资了美国,也投资了俄罗斯;2,2014年,福耀玻璃收购了一家通用汽车的老工厂,在美投资玻璃厂是收购汽车公司的配套措施,是“汽车玻璃跟着汽车走”。这是非常符合逻辑的事。

但是,不管美国制造业能不能实现回流,多大程度回流,跟随美国减税,降低中国制造业成本,都是唯一可选的选项。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对手不只是美国。正如“双向挤压”论所说的,在中高端制造业,有我们的老对手——欧盟、美国、日本、韩国。低端制造业,也面临着越南、印尼和印度越来越激烈的竞争。

“三问赴美办厂”系列第一篇:美国制造更划算:中国制造何时能不为税费所伤?

“三问赴美办厂”系列第二篇:中国制造业不输美国,“假性减税”须根除

对中国制造业时刻保有危机意识是件好事;自身没有动力改革,由外部环境逼着改革,也是件不错的事;呼吁减税,降低中国企业负担,更是件必须要做的事。

每添加一个题目需要新建一个ID,填写规则是ID之间用英文逗号分开。
如两个题:10600867,10600915